《思想坦克》的「中心位置」是如何製造的?

蔡亦竹

先說好,其實我也是常在《思想坦克》發文章的寫手。

最近常在《思想坦克》發文的孟買春秋夫婦被三十多年前的國民黨金童、前新黨希望、現媒體大咖的趙少康先生點名說是「綠營側翼」,還把《思想坦克》列為是「認知作戰一條龍」的重要機關。雖然「綠營側翼」這個封號我也被掛了不少次,還跟PTT某族群因此對幹,結果要揪他們出來對賭看誰是真的側翼時,他們的回應非常經典。

圖片來源:翻攝自趙少康臉書粉絲專頁

用人海戰術檢舉我的發文讓我被FB禁言一個星期。

最近「認知作戰」大家都很愛講。不過本來台灣就很喜歡流行一個詞然後就從大學教授到巷口賣麵阿財都很愛亂用,從之前的「奈米」到「區塊鍊」,再更早的「大數據」到中古時代的「全方位」都一樣,好像嘴出這個詞就讓自己看起來很有學問很屌,尤其在罵人的時候更有diss對方的同時抬高自己身價的妙用。但是身為一個出了五本書的作者,還是要跟大家講一下,聽起來沒有那麼高端的骨感現實。

思想坦克的稿費又不好賺XDDDDD

大家真的可以去探聽一下啦。剛好我兩三年前也常到台北上政論節目,在《思想坦克》發一篇文的稿費,真的比去攝影棚唬爛兩個小時(而且還不是全都你講話!)還要少,根本CP值超低的啦。既然寫成文章,那麼就少不了基礎求證和準備,前前後後寫手速度再怎麼快,從0到完稿也得花上半天時間。如果真的《思想坦克》是認知作戰的大本營,那「綠營」還真是笨到一點成本概念和戰力都沒有才做這種神經病苦工。

剛好,我是《思想坦克》的寫手,也同時是台灣智庫的成員。如果照趙先生講的,那台灣智庫底下的《思想坦克》,簡直本領通天的台灣錫安會。但是骨感的現實是,台灣智庫根本就是2001年成立的親綠學者團體,大家平時就是開開研討會、聊聊學術話題,講難聽點就是之前韓粉最愛罵的「出一張嘴」或是「蛋頭學者」集團啦。智庫下的《思想坦克》就大家發表文章的園地,一篇幾千塊的稿費而且還寫手眾多又一天能上的文章有限,一個星期可以上一篇的話就算很活躍到佔到別人發表空間了。

所以趙先生你告訴我一個月賺一萬多的認知作戰戰士是要怎麼生活。

剛才雖然我解釋《思想坦克》的構成不是很莊重,但是我真的很熱愛這個可以認真針砭時政月旦人物、而且讀者也都很認真在看文章的發表空間。不過熱愛歸熱愛,剛才也提到了因為在看的讀者認真,那其實另一個副作用就是「擴散力不大」。很遺憾的,在台灣不管藍綠大家愛看、愛傳的就是爽文幹話──這點在FB上幹話連篇的我非常清楚。講難聽點,我認真寫一篇分析柯市長的文章,放上按讚數還遠低於一篇百字之內的幹譙文。再加上FB本身排斥外部連結的特性,在《思想坦克》上認真寫文真的要拿來認知作戰的話,效果根本差得要命。而要突破以上這些先天困境,只有一個辦法。

就是你要寫得精采而且很多人認同。

認知作戰的前提就是強大的擴散力。這點你去問問之前跟你一搭一唱的柯市長他應該就很懂了,因為PTT或是DCARD甚至巴哈姆特這種論壇型的平台才符合這個定義,而我相信他手下有不少傑出的相關人才。要在這些平台上進行認知作戰,重點就是內容要「簡單粗暴」,然後出動不管是買來的還是真的養出來的帳號大量去推出好像「贊成的人超多」的感覺。而FACEBOOK上最常被說成是側翼的粉專,的確某種程度上也符合這個定義,然後孟買春秋夫婦的粉專也相當活躍。所以趙先生飛躍式串連以上要件,得出了台灣智庫養《思想坦克》、然後《思想坦克》養孟買春秋粉專,所以她才常常在《思想坦克》發文這樣。

對啦,台灣智庫養《思想坦克》好像沒錯,但是你拿不出《思想坦克》給了孟買春秋除了難賺的文章稿費之外的酬勞的話,你的「認知作戰一條龍」就整篇都是幻想的鬼扯。

認知作戰在台灣存不存在?當然存在,不然你看PTT捧柯的文章發在半夜還可以瞬間被留言推爆,或是各種LINE群組裡低能到笑的各種假消息跟假會消息是怎麼來的?但是低能歸低能,人家是不是「拿錢做事」在故意講唬爛的,沒抓到人家金流或是直接證據的話都是鬼打牆。不管藍或綠,你怎麼知道人家不是「反正我就爽我就義勇軍」?之前韓流還在紅的時候,一堆韓粉網紅直播還會開抖內,我反而覺得這種還簡單明瞭一點。

然後之前疫情再起的時候,民進黨網路相關人員還在那邊拍優雅照或是練肖話,我罵個幾句就有人出來說我是「拿不到錢心態崩潰」。結果我揪他們出來對質看說誰有拿錢的話就切腹,該幫人種馬上用不實檢舉這種爛招陰我,誰是側翼誰是單純看不爽出來譙的,大家可以自己判斷一下啦。

講結論,《思想坦克》在眾多的親綠聲音裡面,本來就是認真但是根本曲高和寡的清流存在。今天要不是趙先生抬舉塑造出這個平台高深莫測的大內高手形象,除了一些比較有在關心國家社會議題的朋友外,一般大眾鬼知道什麼《思想坦克》。但是利用一般大眾對這個平台沒有印象這點,去塑造出幻想的極惡綠營打手魔鬼智囊團然後綁稻草人在那邊打的,才是真正不入流的認知作戰。

你開電視節目開廣播不時在那邊練政府練民進黨,然後說我們這個本來沒幾個人在看的平台是認知作戰機關,真的太小看自己也太高估你心裡萬惡的民進黨。然後《思想坦克》這個本來只是小小的義勇軍砲陣地,這下真的因為你的大力宣傳一下子好像變成綠營最強主力戰車了。不過這種現象也正好反應台灣許多人在經過長年的黨國教育洗腦之後,凡事只要不爽就先怪民進黨再說,然後民進黨好大好獨裁好可怕的奇妙心態。

你真正怕的是你的自以為是和偏見被現實打破好嗎?

之前顧了一年多好好的都沒人情,因為一個混帳不守規定讓疫情再開要怪的是3+11怪沒有超前部署。

疫情突然升溫,之前拜託大家打疫苗都不打然後現在鬼叫說沒有馬上有疫苗台灣人會死光。

疫苗來了,突然又開始不會沒疫苗馬上死,然後開始挑三捒四打了好像會死會變萬磁王。

自己疫調亂搞連累整個台灣陪你補考,然後只要有人嘴你就是綠營側翼就是認知作戰。

我並不認識孟買春秋夫婦,但是你說人家不能自稱是「前路透社主編」而硬要扯人家是「綠營側翼之夫」,這種鬥臭老九的手法才真的是師承共產黨鬥爭的認知作戰典型。就像我再討厭趙先生,我也不會說他是「前黨國時代主播之夫」,說他太太時也不會說她是「趙少康的……」之類的。

這種有意置入先入為主觀的定義論,才是反動又充滿惡意的三流認知作戰。真的不要因為一個粉專踢中你好朋友的痛腳,就在那邊有一個影生一個子,這樣真的有損我從小看您到大的知識份子風範啊。

然後這篇文章的稿費我會捐給救狗狗的徐園長護生園,不然又會有人說我是綠營側翼拿錢在認知作戰了。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