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武林,無數人的江湖──莊智淵告訴了我們什麼?

蔡亦竹

莊智淵這次東京「怕周球」的旅程在十六強賽結束了。

雖然莊智淵40歲的年紀在體壇已經可以稱之為阿北了,但是這個阿北在面對高他一個頭以上還年輕10歲的埃及選手,奮戰到搶七最後的最後才敗陣。雖然沒有拿下任何獎牌,但是莊智淵的戰鬥意志鼓舞並感動了全台灣,沒有人因為他的落敗而有任何的責備。很難得地,這次台灣沒有出現任何「吃鍋貼」這種幹話嘲諷,而是所有人都用掌聲歡送這位賽事裡的失敗者離場。

連續5屆代表台灣進軍奧運殿堂,台灣桌球教父莊智淵雖然於東京奧運16強止步,仍帶給台灣無限的感動。圖片來源:翻攝莊智淵官方臉書粉絲專頁(莊智淵 Chuang Chih-Yuan

歡送他一個人離場

再怎麼對體育不關心的人,都知道這次從頭到尾莊智淵都是一個人出賽,身邊沒有教練或任何工作人員。雖然莊自己說是希望把教練位置留給自己同樣是桌球人的母親,但是再怎麼沒神經的人,都知道他的賽程被「不小心」漏掉和一個人出賽的原因,應該是跟奧會或是體協等「協會」有不愉快的結果。

說起來,我寫這篇也算很沒神經的。因為很多人也知道台灣桌球的大本營是在台南,我寫這個是很容易得罪人的。但是想想也沒差,因為我也不是體育界中人,而且很多話更應該由我們這些「界外人」來講給同樣是界外人的社會大眾聽的。但在那之前,我要先介紹更沒神經的人種。就是莊智淵落敗之後第一時間PTT居然一堆人在diss的是蔡英文跟民進黨,說莊智淵會這樣是「誰叫你要得罪民進黨」。

一日球迷也就算了,國球是贏球也就算了,但是低能破幹就真的罪該萬死。

用社會常識想也知道,在高雄會自費開桌球館,而且常常在跟桌協有言語交鋒的莊家人,不管是誰對誰錯,他們和桌球協會不對盤應該用膝蓋想都可以理解。但是這些在罵民進黨跟蔡英文的貨色們,我敢跟你打包票,這些就是平常在那邊拖累台灣平均水準,拿著民主和言論自由在那邊耍低能還沾沾自喜,日常生活裡叫他跟人大聲一點都不敢然後回家在網路上匿名的嘴炮呂布們。

我是台南人,然後我說我講這個很沒神經的原因,就是我可能會在支持莊智淵的過程裡,不小心自己得罪了桌協的台南幫也說不定。對,所有現在被稱為「邪會」的各種體育協會跟明明名字就是中國台北還在那邊自欺欺人的「中華奧會」通通都是「人民團體」,當你在那邊罵邪會欺侮莊智淵所以「官員」該死的時候,該死的就是你的智商和沒有常識,還有平常明明不關心體育就算了還不知世事又喜歡在體育賽事出來鬼叫的破幹嘴。為什麼?因為民主時代,凡事罵政府最可以顯現自己清高精神又不會有現實麻煩。不然你在那邊罵菜陰魂啦冥進黨的勇勁你拿去譙一聲你家外面半夜騎車大吵大叫的八加九,或是開瑪沙拉蒂併排停車擋住整條路的刺青呷K少年家看看。一聲就好。

改革不是空嘴薄舌就會水到渠成

沒有幾個人敢對不對?那我跟你講所謂邪會改革大概是一樣難度啦。

這幾年的資訊開放,讓奧會和各種協會的奇形怪狀得以公諸於世。但是別忘了,台灣有體育署,下面有全民運動組、競技運動組等機關,但是沒有桌球組、網球組、棒球組,更沒有奧運組。所謂的中華奧會,是國際奧會認可的民間團體。而81年的《洛桑協議》讓我們必須要用「Chinese Taipei」這種現在大家都嫌到不行的鳥名字,是因為之前中國抗議明明中華民國沒有統治中國大陸了怎麼可以用Republic of China,所以我們還用「台灣」的名字參加了三屆奧運。1976年的蒙特婁奧運,還因為加拿大不讓我們以「中華民國」名義入境,所以那年我們抗議拒絕參賽。但是那時候沒有人出來哭爸說會影響選手權益,為什麼?理由跟後來洛桑協議明明只要求我們不能用中華民國名義參賽而已,為什麼「中華」奧會會選一個現在你怎麼看怎麼賭爛的Chinese Taipei這個名字一樣。

因為那個時代總統都姓蔣啦你台灣人大聲一下看看。

好,你可能會說剛不是說奧會是人民團體了嗎,那幹嘛這麼在意政府「漢賊不兩立」和「正統中國」的招牌?因為答案就是剛才跟你講的總統姓蔣,你人民團體敢假肖的話試試看。所以如果你嘴裡的菜陰魂可以用蔣總統的那種方式整理人民團體的話,我就覺得你罵得很對。

酸民敢嗆敢動各類邪會嗎?

但是我覺得在那之前,你可能會被先整理。

既然是人民團體,那就是人的組成。既然是人,就有江湖。很多人說莊智淵這次出戰是「一個人的武林」,但我看來,他隻身出戰根本是「無數人的江湖」的結果。很多人覺得各項體育協會很腐敗很荒唐,但是真的要改革的時候,就是要你跟不會像政府罵不還口的其他人、甚至是你身邊的大人們對幹。你也知道要改革會動到既得利益的時候,請你也記得擋人財路如殺父奪妻之恨這件事。

光一個正名就好,那時候我在提出建議時擔心的就是現在奧會的這些人會向國際奧會告「台灣政府政治干預」的洋狀。他們為什麼不改名也很簡單,因為人家的政治立場就是沒有覺得台灣主體很重要,就是覺得被冠「中國台北」或「中屬台北」這種英文名沒差,而且到現在還一堆媒體在那邊中華隊個沒有完的時候,他們為什麼要去提正名作球給你民進黨政府?阿一群人在那邊邪會邪會的,但是人家各位會長機車歸機車但是人家就出錢的阿哥,你要平常阿哥照顧的選手為了「你們獨派」出來大小聲支持,難度自然很高啦。

改掉「中華隊」這種鳥名字重不重要?當然重要。說不重要的人,你現在去醫院再繼續叫人家「護士小姐」看看。「習慣了」從來都不會是不需要正名的理由。

孤身鬥武林各大門派

不要覺得我扯遠了。因為莊智淵就是身在渦卷中心,勇敢跟這些人組成的「江湖」在對抗的人。這也是為什麼這次他會帶給大家這麼強烈感動的最大原因。大家都知道我們的體育環境有些事不對勁,但一般還在那邊「中華隊」的人們也說不出到底哪裡不對。莊智淵給我們的,是運動超越這些狗屁倒灶的原始感動,也就是戰鬥意志和運動精神。

這也是為什麼全國會守在電視旁,看著兩個大男人圍著一張桌子一邊鬼叫一邊把一顆小白球揮來揮去還跟著喜怒哀樂的理由。是的,運動很純粹,而人的江湖鳥事很骯髒。但是為了守護這種讓人感動的純粹,或許我們也應該了解、試著參與去改變這些鳥事,而不是只跟你平常一樣罵政府止口乾又未礙胃了?莊智淵的勇敢,不只於他在場上的奮戰,還在於他隻身在對抗這些人的組成。

再說一次,我無法知道莊和他對抗者之間的絕對是非。但我可以確定的,是日後像這樣堅持走自己的路、走對的路的選手們,只會越來越多。就像這次莊智淵傳達的精神一樣,不管多困難,不管跌倒幾次,我們都應該繼續往前走。而我們應該做的,也正如利物浦足球隊的著名應援歌曲一樣。

“You’ll Never Walk Alone”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