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尋求面面俱到的葉倫訪中行

趙君朔
893 人閱讀

美國財長葉倫(Janet Yellen)昨天結束了訪中四天的行程,在最後的記者會中,她說她和中共表達了從國家安全和人權到中共還有美國企業採取的強迫性行動等各種議題的關切。此外,她說和中共官員強調了結束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重要性以及中共的企業不該提供俄羅斯援助或是協助規避制裁。

事實上,在上周五和許多美國企業駐中高管見面的場合,葉倫還表達了對中共上周一宣布將鎵、鍺兩種稀土進行出口管制以及中共用補貼支援國企和國內企業、設立市場進入障礙對美國企業不公平的關切。

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訪中。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美國的曲意求善,反倒中了中共圈套

而這種美國高官接連到訪北京(接下來會是拜登政府的氣候特使凱瑞,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也有可能會訪中),對同樣的行為表達關切、憂慮,但是什麼也解決、改變不了,然後忽然某一天中共又針對美國做出一些非常有挑釁意味的小動作,各大媒體在分析最新的衝突事件之餘,還會回顧之前的各種波折並對美中關係做出很悲觀的預測,最後是白宮或是其他部會的發言人出來對事件表達關切,並強調雙方高層對話、接觸以避免衝突的必要,然後一切就船過水無痕,直到下一次中共再度出手挑釁開啟這個幾乎是機械式反應的輪迴為止。

當然葉倫的出訪還有一些地方和這種幾乎是鬼打牆的美中關係輪迴並不一樣,首先她強調美國基於國家安全理由對中共推出的限制所針對的範圍有限,她還承諾美國對於何時要推出這種限制會保持透明,美國也願意聽取中共的憂慮事項。其實這個立場便是葉倫今年4月20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研究院(SAIS)對美中經濟關係發表演說內容的基調。

此外,她在釣魚台賓館和接替劉鶴職位的新任副總理何立峰見面時提到美中之間還有很大的空間讓企業增加貿易和投資,美中經濟各有相當大的部分應該以對雙方政府來說沒有爭議性的方式連結起來。這都呼應了葉倫在三周前到眾議院作證回答問題時說美中如果脫鉤其後果將是災難性的。

這兩種對中共來說相對悅耳的立場可能就是為何之前《華盛頓郵報》揭露北京把在葉倫之前到訪的國務卿布林肯看成是拜登政府中的對華鷹派,北京是希望美中之間的破冰應該由對中共最為友善的葉倫訪華開始,不過基於慣例,後來還是照美方所希望的由布林肯率先進行訪問。

最後,葉倫代表拜登政府表達希望美中能互相合作、推進的領域是關於協助開發中國家應對氣候變遷的資金問題(climat finance),葉倫希望中共能支持多邊的氣候變遷相關組織,如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和氣候投資基金(Climat Investment Funds)。

對於這種表達關切、希望雙方分歧不要演變成誤解、進而影響雙方關係的拜登政府外交動作,絕大多數的分析都只停留在難以對美中關係有所突破。這樣的觀點雖然不能說錯,卻忽略了另一個判斷美中關係甚至是國際情勢的標準:美國的政策、動作是否能改變中共侵害國際規則的行為。畢竟規則為基礎的秩序(Rules-based order)是拜登政府最常用的外交政策語彙之一。

改變中共的作為必須要強硬才有效

改變中共的行為是有前例可循的,就以今年4月27由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出版所出的新書《習近平經濟學:雙循環戰略對全球性企業意義何在》(Xiconomics: What China’s Dual Circulation Strategy Means For Global Business)為例,兩位都是在中國境內居住過很長一段時間,分別在學術界和實務界的作者在書中指出「雙循環策略在對抗中共的川普政府之後出現並非巧合」,還有「華為的手機業務在買不到高階半導體和無法運用谷歌的服務和產品之後受到重創」。

而值得回顧的是,不論是將華為放上禁售的實體清單(entity list)或是更早第一輪的貿易戰在中共針對美國課徵關稅反制後,美國決定對中興通訊祭出7年的禁售令,都是雙方在打互相加稅的貿易戰所延伸出來的戰場。換言之,川普政府的貿易與國安官員有非常堅定要靠政策改變中共行為的意志和決心,如果中共堅決不願意屈服,那麼就升高戰事直到有明確美國想要的結果為止。

實際上不光是貿易戰衍生出來的對中共通訊巨頭的科技封鎖,2017年12月年福建晉華和台灣聯電被美光科技控告竊取技術後,福建晉華半導體竟然在2018年1月向福州中級人民法院反控美光侵權,結果同年7月福州中級人民法院判決禁止美光在中共境內銷售十餘款產品,這種靠法院體系為中共民間企業進行報復的行為在過去往往能得逞,讓被欺凌的美國企業敢怒不敢言,但根據好書《晶片戰爭》中的描述,這次晉華的行為引起了川普政府官員的注意,於是美國商務部在2018年將晉華集成電路公司放上禁售的實體清單,這是首次美國政府出手協助民間企業對抗中共官民的聯手無理報復。

對照川普政府時期的這些前例便可推論接下來會是拜登政府手法很不同的中共政策的最大考驗時期:究竟這種一方面要恢復兩大經濟體的重新交往,並保持高層密切溝通以了解雙方歧見、避免衝突,一方面美國出於國家安全需求,還是要繼續針對特定的高科技(或是人權)領域推出新的制裁,能如拜登政府所願去改變中共的行為嗎?還是如川普政府所經歷過的一樣,引發中共各種形式的反制讓美中關係變得更緊張呢?

為了怕破局而忍讓,反讓中共稱了心

的確為了怕先宣布會破壞布林肯和葉倫的破冰之旅,據主流英文媒體報導美國已經推遲宣佈下列幾項針對中共的高科技限制:(1)將對有國家安全疑慮的美國對中共投資進行審查。(2)限制中共企業租用美國雲計算大廠如亞馬遜和微軟提供的服務,因為這些雲計算服務用到了去年禁止輸往中共的輝達(Nvidia)最先進A100晶片,以堵住中共企業繞過去年禁令的漏洞。(3)輝達針對去年十月晶片禁令所推出的頻寬較窄但效能和A100相同的A800晶片可能也會被列入禁售給中共的品項。

事實上,中共因為在高科技領域和美國的實力差距太大,因此在遇到前述川普政府發動的科技制裁後,中共只是做做樣子或是口頭上發出抗議,例如華為在2019年5月16日被放上商務部的實體清單後,習近平在五月20日馬上到江西巡視稀土工廠傳達如有必要,中共不惜切斷這種由中共幾乎壟斷全世界大部分供應量的半導體和其他高科技業會用的重要物資。

之後中共在2020年9月19日仿照美國正式宣布針對外國企業推出不可靠實體清單,但這些當年都是雷聲大雨點小沒有真正實現禁運稀土或是把任何美國企業放上不可靠清單,卻偏偏在美國派出內閣中對中共最首善的閣員來訪前,真的公布了稀土出口的禁令。

換言之,拜登政府這種想要開誠布公說清底線,希望雙方回到正規好好交往的政策其實只會讓中共認為,針對美國新的科技封鎖措施進行報復不會有像之前一樣換來更強的反擊,因此葉倫在北京對中共表達過關切的各類事項,恐怕未來只會出現更多不會更少,而且葉倫傳達的都還是和她的職掌相關的經濟、金融議題。在其他國安、外交、軍事等方面,只要面臨美國新的制裁,中共便很可能伺機生事做為報復,然後在輿論擔心美中關係繼續惡化的一片擔憂之聲中,拜登政府又正式派出國安顧問、國務卿或是私底下派出外交官出身的CIA局長前往北京,或在第三地溝通化解緊張,最後又淪為雙方各說各話,美方強調持續溝通的必要,然後各大媒體例行性的寫上「沒有突破」完成這個鬼打牆美中關係的新一個迴圈。

美國不該輕易露底牌,這只會讓中共有恃無恐

上述的分析很容易被主張拜登政府繼承了川普政府強硬路線的人士所質疑,是支持川普甚至是共和黨鷹派路線的偏狹意見,但如果願意去聽聽葉倫在結束訪問返美前在美國駐華大使館所召開記者會前面13分鐘的陳述,會很明顯看出葉倫花了很大篇幅闡述美中關係、美中經濟的重要性和脫鉤的危險性,也就是在美國很天真的把底牌都亮出來之下,之後再說對中共有某些行為不滿意、基於國家安全理由必須要對中共祭出一些限制。

但這只會讓中共放心地把自己繼續描繪成美國霸權、單邊主義的受害者,然後之後視情況繼續針對處於半導體供應鏈的稀土或是太陽能面板材料等中共有優勢的原料宣布更多禁運措施,配合瞄準更多個別美國公司祭出莫須有的處罰、逮捕或是針對印太海域上的美軍機、美艦進行更危險的挑釁,然後坐等白宮、國防部打電話來或是美國飛來化解緊張的專機,應該就是接下來美中關係,和之前模式都一樣的具體發展,而且在中共內部經濟越來越不好之下,這種順道能挑起國內民族主義情緒的反擊力道說不定會越來越猛。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