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ME TOO而是台灣價值變遷的關鍵時刻!

陳健民
370 人閱讀

近期由李正皓涉及威脅、控制女性因而退選事件,引發台灣政治、媒體、藝文及學術等等跨領域的ME TOO運動,此外由於民進黨率先表態將受害者人身安全及權益放到最優先順位,更藉由總統候選人賴清德口中說出:受害者的「人身安全及權益是最重要的」這一重要的宣示,使得此一事件引發更廣泛的關注,形塑出友善的討論空間。

吹響社會價值變遷的號角

然而,這個事件會變得如此聲勢浩大,其背後所包含的不僅是ME TOO,它更是台灣社會價值變遷的關鍵時刻,吹響社會價值變遷的號角。

過去在戒嚴威權時期,台灣的社會力量是反抗威權反抗壓迫的,利用爭取生存空間的這股強大力量,撐出屬於台灣人的生存空間;然而在解嚴後,因為這個撐出來的空間,讓台灣社會喘了一口氣,從而有心力在生存之外,爭取各項權益,於是各種族群及社會議題運動開始風起雲湧,客家、原住民、性別、婦女、環境等等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此間雖然各項運動風起雲湧,但隨著局勢的轉變,國民黨為奪回政權(馬英九時期)選擇開始全面親中,那個過去壓迫所有人的威權政府,藉由與更加恐怖與巨大的專制政府合作而復辟,於是那股恐懼回來了。

中國因素開始藉由各種手段滲透進台灣社會各個角落。因此,在對抗國民黨與中國因素雙重壓迫的生存壓力下,所有議題都被迫退到第二線,而這股壓力直到國民黨以蠻橫的方式要通過服貿協議,引發318(俗稱太陽花)事件達到頂點,中國因素清清楚楚地擺在大部分台灣人面前。

318過後,因地方中央的政權接續輪替,這股反抗的力量暫時放緩,此外,由於仍有部分的人對中國抱有期待,因此仍有如果中國民主化好像也可以合作(談判)的想法,但這個幻想隨著香港雨傘運動及反送中後被徹底撕碎,台灣社會的恐懼達到頂點,因此,台灣人民以817萬的歷史高票選擇蔡英文,徹底宣告我們不願意成為中國人。

從這個時候開始,不成為中國人已經不再是議題而是共識。這個共識將足以影響台灣人數十年,以不成為中國人為基底建立的台灣人主體共識已然成形,雖然仍有部分人有不同的想法。但也正因如此,未來台灣社會對於社會價值的辯論,以及守護社會多元及民主的信念,將會是這股共識能否延續下去的關鍵。

此外,隨著美中貿易戰、武漢肺炎,世界各國逐漸看見中國的蠻橫,台灣也趁此機會開始積極參與國際社會,藉由成為亞洲第一個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展現台灣社會堅信多元平等的價值,躍入世界民主國家的眼中。而後,更藉著台灣半導體產業在國際間的優勢,建立共同的利益基礎,堅實的矽盾不僅防衛中國的侵入,更成為台灣參與國際社會的後盾。

圖片來源: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內外在情勢的底定,促使進步議題可以深化

雖然中國仍然使用各種手段促使原有的友邦斷交,但外交情境卻空前的友好,民進黨政府在各種外交軟實力上的各種努力及全力的對外宣傳下,台灣人的面目得以在國際社會變得清晰,不復過往遭受中國嚴重打壓的窘迫,國際上的朋友越來越多,使得中國威脅雖然仍近在眼前,但人們的恐懼已經不如以往。

而在國內,台灣社會原有反抗威權反抗專制的力量也逐漸在轉化,隨著局勢轉變,中國因素及威權壓迫已經不再使人們喘不過氣.以及過去關注的民眾在這段時間,逐漸從青少年走向青壯年乃至中年,逐漸開始面臨各項生活中的議題。

因此,這股力量開始轉為各種生活權益的想像,我們如何活的更像人?如何活的有尊嚴?這個國家是否值得我驕傲或認同?等等各種過去因為中國因素退居二線的議題又再次回到人民及政治場域的討論中,甚至以更貼合生活的方式,急切的進入所有人的眼中,試圖追上那落後數年數十年的進度,薪資、居住、性別平等、少子化成為民眾最為關注的議題。

時代正在向前,時代的價值正在改變,因為地緣政治的影響,中國因素或許永遠都不會消失,但要建立台灣主體意識,明確表達台灣不同於中國,光是中國因素或反抗威權是不夠的,隨著民眾的需求變得更加多元,並逐漸走向越來分眾的模式,台灣的社會力量將轉變為各種小群體的方式組成,彼此間也可能因為價值不同而有所競合,如何在不同的族群所呈現的不同價值需求間,尋求平衡甚至做出選擇,明確政黨及政治人物自身的價值以尋求支持,是在這個社會多元價值辯證的時刻,政黨或政治人物能否緊緊跟上時代的腳步,能否獲得支持的關鍵。

作者為政治工作者

留言評論
陳健民
Latest posts by 陳健民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