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籍投票可行嗎?──面對恐懼,一起思索投票制度的下一步

林雨蒼
660 人閱讀

在台灣公投過後,民進黨大安文山區議員擬參選人趙怡翔拋出「公投不在籍投票」的說法,卻慘遭許多人反對,一時之間,不在籍投票又進入許多人的眼中。不在籍投票在台灣是否可行?這是一個值得大家一起深思的題目。在此我嘗試提出不在籍投票有哪些可能,也提出我的看法,歡迎大家一起參考。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台灣雖然一直都有舉辦選舉,但之前在國民黨獨裁時期的選舉一直有舞弊的嫌疑,包含做票、買票、或是開票時停電等等,不公正的做票也曾引發中壢事件,許多民眾包圍當時的警察局,還有便衣憲兵臥底在抗議群眾中帶頭縱火燒警局與消防局。

台灣人對選制的看法是防弊優先

目前台灣的選舉制度就是在這種對政府不信任中所產生的制度。除了嚴格控管印製選票與配發的數量外,當天投票完就直接開票,並開放民眾一起觀看開票,也避免做票與舞弊的可能。台灣目前確實做到可以讓民眾信任,也難有舞弊空間的選舉制度。

所以,我想無論對公民投票支持與否,各方應該都同意,不在籍投票不應該使選舉舞弊更為容易,也不應該減損台灣人對當前選舉制度的信任,更不能使境外勢力可以透過入侵等方式竄改選舉結果

台灣的《公投法》第25條規定,主管機關辦理全國性公民投票,得以不在籍投票方式為之,其實施方式另以法律定之。因此,今年九月,行政院就提出了《公投不在籍投票法》草案。這個「不在籍投票」草案,採的是移轉投票的方案。公投之前,選舉人要去登記自己要投票的投開票所,這樣當天才能前往領取、投票。

這樣的作法有個比較麻煩的風險。如果這樣的移轉投票用在區域選舉,若台北地區有某個投票所僅有一名台東選舉人,則他所投下的選票等同於被迫亮票。雖然這樣的狀況已經發生於平地與山地原住民上,但能避免還是要盡量避免。因此,行政院版的《公投不在籍投票法》草案,僅能用於全國性公投,而不能用於與總統或地方選舉合併辦理的公投上。

如果要避免被迫亮票,或許我們可以嘗試改變投票方式,比如在投票所設立投票機,使用投票機來投票。投票機有獨立的網路,較可以避免入侵與竄改,但這樣的作法在資安上還是要強化以避免駭客入侵,並要有完整的稽核方式。至於有些人倡議的網頁投票,我個人認為風險更高。一方面,網頁投票被入侵與竄改的機率更高,而且可以使用自己的電腦設備在不特定地點投票,也讓一些人可以使用他人eID等方式「幫忙」其它人投票(現在已經有很多人會幫忙別人報稅了),我個人認為風險較高,可行性不高。

通訊投票暫不用考慮

有些國家會採用通訊投票的方式進行,但通訊投票受限於郵務作業,會導致花上更多時間來開票,而無法達到台灣目前當天投、當天即開票完畢的作法,會減損大家對於投票制度的信任。因此,對此我也不認為可行。

不過,一路以來主張辦理不在籍投票的國民黨所期待的並非移轉投票,而是通訊投票,尤其是讓海外的人可以通訊投票。原因在於,海外的僑胞,或是在中國工作的台商,多支持國民黨,這樣的通訊投票可以增加國民黨的票數。對於這樣的討論方式,我認為僅是基於投票結果的輸贏,而非讓更多人享有民主的權利,我認為出發點是很有問題的。

如果僅是讓海外僑胞能享有民主的權利,因此在海外大使館設立投票所,當天投票、開票,或許可行。但是國外時區與台灣不同,可能開票時間會出現落差。另外,如果要討論國外通訊投票,就會涉及「在中國的台商能否投票」的問題。這是國民黨最主張開放的一點,但這也是我個人認為絕不能開放的部分。

中國嚴格控管網路通訊,還能竄改封包使用「大炮」(Great Canon)的方式狙擊境外網站。從中國當地所流出的郵件與網路訊號,都很可能遭到中國官方竄改。若是投票地點在中國,就更難保證投票者是否遭到中國官方威脅而非自願投票。因此,中國當地的通訊投票,無論是郵寄或是到特定地點投票,我都認為是對台灣民主的巨大風險,萬不能接受。

集思廣議討論可能的弊端,而非完全不討論

不在籍投票有很多種類,我想透過網路,針對不同的情境加以討論、防堵,或許我們有機會找到比較好的不在籍投票方式。不過,在網路討論的過程中,我看到許多網友反對進行這樣的討論。

有個說法是,「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為何要討論這個?」但事實上如果細究他們的想法,他們只是認為這個議題一旦討論就可能會開放,進而造成他們不樂見的結果。我認為,如果擔憂議題可能會失控,那就更應該參與討論,引導大家一起看見自己的擔憂,一起解決問題,無法解決的話就說服大家不要改變,而不是阻止大家進行討論。

有些人認為,沒有回去投票者就是沒有意願參與,為何要替他們多想?但我個人認為,許多人受限於工作地點,以及長距離移動所需的時間與金錢成本,確實並不容易行使投票的公民權利。無法有時間、金錢參與投票,並不等同於沒有意願投票,這樣的說法很有問題。

而且,通常這樣的人們屬於社會中較弱勢的階層,若他們一直都無法行使公民權利,也可能造成他們持續被公民社會排斥於外,而更難得到政治人物的關心。我相信,在不減損國人對於投票的信任、選舉也不會被竄改的前提下,若能讓他們有更簡便的方式投票,依然是好事一樁。

我看到有許多人擔憂不在籍投票的原因,在於擔心中國與國民黨可能從中舞弊,甚至擔心移轉投票開放之後,就會開放通訊投票。我個人認為,這樣的擔憂確實存在,我也同樣擔憂舞弊會發生,但我們不能因為恐懼就轉身逃避。我們反而應該正視恐懼,提出各種可能舞弊的情境,盡可能思考有沒有防範的方式,就像寫程式要debug一樣。若是無法防範,那麼我們就維持現狀;若是可以防範,那再來討論該怎麼前進一步。

但我們萬不能因為自己的恐懼,反而逃避這樣的討論、或是滑坡假設未來可能會門戶洞開,在恐懼下阻止社會有任何改變的可能。不要忘記,故步自封、毫無進步的台灣,絕對是中國所樂見的結果。

但我絕對反對的理由,是「這樣的選舉制度可能會導致我方輸掉」。思索投票制度,該思考的應該是盡可能讓更多人可以行使民主的權利,而不是自私的只想「贏」。這樣的討論方式只有輸贏,沒有民主,又跟中國國民黨或中國共產黨有什麼差別呢?

至於還有其它額外的議題,如公投制度中連署造假的問題、戶籍制度等等問題,我想這應該是額外的議題,恐怕還需要更多篇幅,就不在這裡一一論述了。

不在籍投票有很多可能,我認為這樣的討論對台灣社會都是好事。面對恐懼,一起持續討論,在審慎之中一起思索台灣民主的下一步,才是我們應該堅持的道路。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