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喪鐘為你我而敲

李明哲
1K 人閱讀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今天(26日)正式對外公佈,台灣八旗出版社總編輯富察延賀因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正接受國家安全機關的調查。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既然大家多日來的擔心的事情已經被證實了,富察被拘捕的事件就已經不再是任何人可以私下處理的問題了,而成為台灣應該公開討論的「公眾事務」。

今日陸委會主委邱太三也證實:富察的家人都有被中國相關單位警告,因此可想而知富察的家人採取低調態度的可能性非常高,這屬於人之常情。另外,富察不只有台灣的妻女,他還有家人在中國,他在中國的家人必然承受更大來自有關單位的壓力。富察家人所承受的壓力我們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他們承擔,因此任何人沒有「資格」批評他家人採取的任何態度。(過去我妻子救援我所採取的方式,不一定能複製在任何人身上)。

拘捕富察涉及言論自由

但富察被中國政府被拘捕的問題,受害的不只是富察個人,任何人也不應該以富察家人的態度迴避掉「中國政府把打壓出版言論自由的手直接伸進台灣出版業」,這個台灣社會最應該被嚴肅面對的問題。

關心八旗出版品的人應該注意到八旗出版社最近出版的幾本書:《中國紀錄:評估中華人民共和國》、《新疆—被中共支配的七十年》,都是直指中國獨裁統治核心。毫無疑問:中國政府用「危害國家安全」為理由拘捕富察,打擊的對象不只富察個人,中國政府真正的目的在出手壓制華文世界最自由開放的台灣出版業。 殷鑑不遠,過去香港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桂民海,晨鐘書局出版人姚文田香港政論刊物《新維月刊》、《臉譜》創辦人王健民與雜誌編輯,皆因為出版中國政府不喜歡的書籍被用各種理由被中國政府拘捕判刑。去年10月,泰國獨立出版社「山雁出版社」(Sam Yan Press)表示,有位自稱來自中國的商人向其出價,要求關閉該出版社。對此,山雁出版社除了在官網公布此事,也強調:「無法再對這種侵犯新聞權利和自由的行為保持沉默。」山雁出版社在其官網上表示,「我們的使命是以泰語,向泰國社會介紹偉大的中國異議人士和其他民族知識分子的著名中文作品。」

很顯然中國正在以其強大的國力,不僅會控制國內出版言論自由,更會把手伸向海外,徹底消除影響他們的其他勢力。而台灣和中國同屬華文出版界,台灣出版業所承受來自中國的影響必然比其他國家更為嚴重,不管是在華文版權授權,或是書籍行銷中國這些問題上。

但今日中國政府徹底放棄過去私下施壓利誘等隱晦的方式,正式用拘捕出版業負責人的方式「公開」恐嚇台灣社會。現在的問題是:「台灣的社會如何反應?」是噤若寒蟬?還是讓台灣和國際社會理解這些打壓?

台灣社會必須有所作為

這是台灣社會自己的選擇了。事情既然已經公開了,家屬可以選擇他所能承受的方式,我們應該給家屬自主的空間。但台灣社會的作為與不作為都不應該以家屬態度為藉口,否則只是把我們必須承擔的責任推到家屬身上罷了。

富察被拘捕,被打壓的不只富察個人,中國的目標始終是台灣的出版業以及台灣的出版言論自由價值。台灣社會面對我們的核心價值被打壓,我們必須做出我們自己的選擇。

從這幾年很多被中國政府拘捕的台灣人例子來看,低調隱忍並沒有換來中國官方鱷魚的眼淚,李孟居至今未歸,楊智淵被調查了快一年也在近日被正式逮捕。對獨裁者的退讓從來換來的只是獨裁者的蔑視罷了。

中國對台灣自主意識的打壓不會停止,富察總編輯只是個開端。過去是隱性的施壓,現在是赤裸裸的抓人。面對這種步步進逼的危機,台灣社會應該展現出基本的反抗態度,否則軟土深掘是獨裁者最喜歡的方式。

富察擔任八旗出版社總編輯期間,八旗出版的書籍,有太多牽扯瓦解中國政府統治基礎「民族」主義的書籍。特別是突破大漢沙文主義的「內亞觀點」,破解華夏大一統神話的「海洋史觀」、「日本史觀」,也不乏討論中國政府對內打壓人權的報導書籍,和真實報導中國社會「非虛構寫作」的書籍。

八旗出版物。圖片來源:富察臉書提供

八旗出版物破除大中華史觀

這些對台灣人破除「大中華史觀」有非常大的貢獻,我們台灣必須感謝富察總編輯。因為史觀的根本重建,才是讓台灣有足夠對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內生動力。

拘補富察總編輯,錯誤的必定是中國政府。

當我們批評反戰學者對中國政府的蠻橫無限寬容,對台灣人民的反抗無限苛責時。我們應該用同樣的標準,追究中國政府為什麼拘捕富察總編輯?為什麼要打擊台灣的出版言論自由?而不應該苛求富察總編輯為什麼去中國?難道台灣社會還要對中國的步步進逼噤若寒蟬,但對受中國官方欺壓的對象錙銖必較嗎?這種對被害者苛責的錯誤思維,過去台灣社會已經討論很多了。

這個事件的核心問題應該只有一個:中國政府對台灣出版業伸出了她骯髒的手。

留言評論
李明哲
Latest posts by 李明哲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