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謊言蠶食台灣的民主基礎

Phil Smith
1,812 人閱讀

我們活在後真相時代。

我至今還在繼續說這個陳腔爛調實在可悲,但更可悲的是這並非誇大其詞。我們只能希望後真相時代有其局限性,期待說謊者最終會名譽掃地,讓真理和正直獲得勝利。

我曾寫過政客要撒謊是如何輕而易舉,以及我觀察到在台灣發生的一些情況,但重新審視這個議題的時候到了,因為我發現一些政治人物變本加厲公然說謊,他們毫無忌憚以謠言誤導大眾,而且表現得好像說謊根本是一件無所謂的事。

和其他國家一樣,無視真相這個瘟疫已經進入台灣政治的日常,煤氣燈效應(Gaslighting)也在台灣越來越猖獗。

媒氣燈效應愈來愈普遍

煤氣燈效應是一個心理學術語,操縱者使用否定、誤導、矛盾和錯誤資訊,漸漸使受害者不再相信既有的事實,進而懷疑原來的認知並溫馴地被誤導。

這個術語起源於1938年的舞台劇《煤氣燈下》,以及1940年和1944年發行的電影改編版中,對受害者的系統性心理操縱。在故事中,丈夫試圖通過環境中的小細節來操縱妻子和其他人,並堅持讓妻子認為她自己錯了,錯誤地記住了事情或在指出這些變化時有妄想的可能,從而說服妻子相信她自己瘋了。(取自維基百科)

政治人物重複發表一些荒謬的言論似乎已經成為日常,他們在對凡事不願深究的人們腦中播下懷疑的種子,讓他們懷疑一些既有的認知。如果這種誤導針對的是那些願意相信謊言,或是有既定政治信念的群體,就會更加有效。

真相永遠追著謊言辛苦跑

英國政治家邱吉爾(Sir Winston Leonard Spencer Churchill, 1874-1965)說過不少至理名言,其中之一是:在真相有機會穿上褲子之前,謊言已經繞了半個地球。(A lie goes halfway round the world before the truth has a chance to get its pants on.)

英國前首相邱吉爾(左)。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謊言在台灣的情況又何嘗不是如此?從有限的英文報導,我得知有些政治人物隨意編造新冠病毒確診的數字,推翻自己過去說過的話,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話術包裝謊言,讓民眾誤以為真。

川普、強生都是謊言操弄者

雖然美國前總統川普對中國的立場讓他在台灣有不少支持者,但不可否認的是,談到煤氣燈效應他是最好的例子之一。所謂美國大選不成立的大謊言(Big Lie),因為他一再重複,已經在一群相當愚蠢的人身上奏效,他們仍然相信上次美國大選被偷走了。川普在這方面的無恥,是一種傳奇。

再看看英國首相強生,他的膽大妄為似乎也是無窮無盡,以至於他成為英國近代史裡,第一位因向議會撒謊而被調查的首相。

強生已經因為違反新冠疫情期間的封城限令開趴而被警方罰款,但他繼續找一個接著一個的藉口,試圖掩蓋說謊的痕跡。他現在還辛苦地坐在首相的位置上,但已經有政治觀察家預測,他在不久的將來因此辭職並非不可能。

因為罰款和多次說謊,英國媒體現在戲稱首相(Prime Minister)稱為犯罪部長(Crime Minister)。我很高興強生被調查的不是違反封城禁令開趴的行為,而是對國會撒謊,這是道德問題。

不是那麼久之前,政治人物做出像川普和強生這種說謊行為,會導致他們很快辭職,從政壇消失並且留下污名。令人擔憂的是,現在撒謊被視為沒什麼大不了,即使他們撒謊了下台了,許多人只是聳聳肩覺得和呼吸一樣自然。

媒體的例子是美國福斯新聞頻道的明星主持人卡爾森(Tucker Carlson),這個人因為在節目裡說謊被起訴,而他在法庭上辯護該節目是娛樂性的,與「事實」無關。這種撒謊的常態化和接受撒謊的意願,是最讓人擔心的。

在美國還有很多其他的例子,例如國會議員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 和博伯特(Lauren Boebert) 說出令人震驚、赤裸裸、無恥的謊言,而她們是國會議員,不是一般市民。

在這方面,我認為有些西方國家已經過了頭,特別是在美國。地平說學會(Flat Earth Society)認為地球是平的,在過去幾年他們的人數有驚人成長,甚至在世界各地召開的會議也有數百人參加。似乎如果你說的次數夠多,並在一些人的腦中播下懷疑,他們就會開始相信地球是平的。

雖然鼓吹地球是平的這種離譜事在台灣還不常見,但不可否認這種荒謬也正在台灣發生,形成潛在的危險。政治人物不斷重複謊言和誤導民眾,錯誤信念就會開始凝結。這尤其對台灣的年輕人是非常危險的,而且會開始蠶食穩固的民主基礎。

打擊這種對民主的陰險破壞,投票是關鍵手段之一。台灣在上屆總統選舉中的投票率為74.9%,選出了多數台灣人認同的總統和執政黨。這個投票率很可觀,但顯然還有不少人錯誤地認為不值得出門投票。

好的缺乏信念,壞的充滿激情

愛爾蘭詩人、作家和 20 世紀英國文學的最重要人物之一葉慈(William Butler Yeats,1865-1939),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大屠殺和流感大流行導致數百萬人死亡時,寫了一首名為《第二次降臨》的詩。

詩裡最後寫到:最好的缺乏信念,而最壞的充滿激情。

The best lack all conviction, while the worst

Are full of passionate intensity.

葉慈寫詩之際歷史正翻向下一頁,舊時代讓位,新時代上場。但不到20年的光景,一個獨裁者帶領一個充滿「熱情」的國家,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揭開序幕。

如果多數人都缺乏信念以無所謂的態度看待一切,最終就會讓糟糕的人,以其高度的熱情開始控制眾人。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Phil Smith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