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征服者的奴隸與幫兇──俄國治下的高加索民族

獵鷹之巢
760 人閱讀

當俄國在2月24日侵略烏克蘭之後,在相關的新聞裡,車臣派出一萬大軍加入俄軍行動,是最讓人訝異的消息之一,因為多數人對車臣人的印象,仍是「在蘇聯解體後為了獨立,不惜與俄軍血戰的民族」。筆者就讀高中時,地理課的老師還特別提到了車臣黑寡婦──那些為了替死去的丈夫與兒子們報仇,發動恐怖攻擊的婦人們,讓學生們對高加索留下了陰鬱、暴力、國名難背的印象。

曾幾何時,牢牢掌控了車臣的俄國,已訓練出一批忠心耿耿的當地戰士,他們以傭兵的身分,在2014─2015年時於烏東作亂,2016─2020年時於敘利亞打仗,由於他們的軍紀極差,四處燒殺擄掠、無惡不作,讓人聽到車臣傭兵就不寒而慄。車臣戰士從自由鬥士搖身一變,成為了獨裁者爪牙,聽起來頗為諷刺,但是,這卻是俄羅斯治下少數民族的宿命。

俄羅斯在18世紀晚期到19世紀中期,能夠接連打倒克里米亞汗國與鄂圖曼帝國,佔領高加索與克里米亞的大片土地,並不只是因為俄國擁有強大的軍事力量,他們以詭計挑動各地民族的衝突,是更有效的手段。

俄羅斯總理米哈伊爾·米舒斯京(左)於 2022 年 2 月在俄羅斯莫斯科與車臣共和國領導人拉姆贊·卡德羅夫(Ramzan Kadyrov)會談。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高加索地區地理人文複雜,極易被莫斯科操弄

從高加索地區到亞速海一帶,雖然氣候濕暖、土地肥沃,但卻因為地形破碎、位處交通要道,導致民族、宗教、文化組成複雜,且時常處在戰亂中。當俄國沙皇們想要往高加索擴張時,他們先是用伏爾加河下游的卡爾梅克蒙古人(Kalmyk Mongols),加上烏克蘭的哥薩克人充當先鋒,接著拉攏了信仰基督宗教的民族(喬治亞人、奧塞提亞人、阿布哈茲人、亞美尼亞人等),並以東正教守護者之姿發動聖戰,為驅逐、屠殺穆斯林與多神教民族找到良好的藉口。

高加索的民族分布圖:以語言可分為印歐語系、高加索語系、阿爾泰語系。由此圖可知高加索的民族之分布犬牙交錯,一旦同一區域內的各民族對俄國立場不同,即很容易被俄國利用來製造衝突。圖片來源: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作者提供

雖然阿布哈茲人(Abkhazians)、車臣人(Chechens)、奧塞提亞人(Ossetians)、卡爾巴迪人(Kabardians)、阿巴津人(Abazins)等居住在高加索山脈的民族(統稱為切爾克斯人,但是奧塞提亞人屬於伊朗系,而非高加索系民族),在19世紀初一度團結抗敵,但是仍處在部落聯盟的切爾克斯人(Circassians),往往受到帝俄的分化政策影響而自相殘殺。

信仰基督教的高加索居民,更是趁著俄軍擴張時打擊自己的鄰居,例如亞美尼亞人就曾要求俄軍將領格里高利.馮.札斯(Grigory von Zass),為他們驅逐切爾克斯人並設立殖民地,俄軍遂在1839年焚毀當地村落,設立了阿爾馬維爾城(Armavir)供亞美尼亞移民居住,如今,亞美尼亞人仍是俄國與喬治亞接壤的克拉斯諾達爾省(Krasnodar)的第二大族群。在山地作戰的過程,熟知地形的喬治亞戰士則是俄軍的得力助手,喬治亞貴族們樂意幫俄軍服務,以從高加索與土耳其穆斯林手上,奪得更多的領土。

看到這裡,讀者們應該會發現很諷刺的事,今日兩大最反俄的民族──烏克蘭人與喬治亞人,事實上都曾當過俄羅斯帝國擴張的幫兇;受到帝俄迫害的阿布哈茲人、車臣人、奧塞提亞人,今日卻大舉為俄羅斯聯邦而戰。「以夷制夷」的政策,一直是俄國擴張領土的不二法門。

自1864年開始,帝俄在高加索發動了種族清洗,屠殺、驅逐切爾克斯人,依照學者奧斯丁.澤斯里德(Austin Jerslid)與賈斯丁.麥卡錫(Justin McCarthy)的統計,單是1864一年來,被迫遷徙的切爾克斯人約有40─60萬,從1820年代算起,被屠殺、驅逐者則接近百萬人。帝俄在高加索的歷史留下了血腥的一頁,同時也使得當地各民族的仇恨更加深刻。等到蘇聯解體後,俄羅斯遂利用種族衝突,來控制高加索各國。

1992年,剛從蘇聯獨立的喬治亞的西北省分阿布哈茲,爆發了獨立戰爭,原因是阿布哈茲人渴望獨立,他們認為喬治亞人在1860年代的種族清洗,竊佔了他們的大片土地,不想要再受喬治亞管轄。在俄軍與哥薩克人的幫助下,阿布哈茲人在13個月的戰爭裡,驅逐了約20萬喬治亞人,成功脫離了喬治亞。此時,剛獨立的喬治亞國困民窮,喬阿兩地邊境雖持續有零星交火,但喬治亞尚不敢對老大哥俄羅斯翻臉。

普丁的伎倆就是煽動後再出兵

2004年,喬治亞的新總統薩卡希維利(Mikheil Saakashivili)有感俄國沉重威脅,遂提出加入北約之構想,引起了俄國戒心。2008年,普丁決定先發制人,以保護喬治亞北部的奧賽提亞人為藉口,對喬治亞發動戰爭,俄軍在12天內擊敗了喬軍,並擴大了阿布哈茲人與奧塞提亞人的領土,這兩民族的國家名義上是獨立國,實際上只是俄國的附庸國。打了敗仗的喬治亞,因為歐洲各國不想被捲入其與俄國的領土爭議,而失去了加入北約的機會。現在,食髓知味的普丁,再次想要在烏克蘭複製過去的勝利,不過這次他要的更多,並不是拿走頓內茨克、盧罕斯克、克里米亞三地就夠了。

俄國的確是個令人厭惡的惡霸,可是殘酷的事實是──高加索的弱小民族,為了保護自己的生存,往往不是選擇團結抗敵而是為虎作倀。阿布哈茲人為了獨立,不惜與昔日屠戮祖先的俄羅斯人、哥薩克人聯手,反過來壓迫喬治亞人。與俄國多年纏鬥,最終臣服的車臣人,現今也成了普丁的惡犬,在敘利亞、烏克蘭等地替俄國征戰。高加索人既是世界征服者的奴隸也是幫兇,當阿布哈茲人與喬治亞人,車臣人與烏克蘭人互相殺戮時,真正的勝利者只有普丁一人。

俄羅斯侵略他國的手法,自從蘇聯解體後一直沒改變,都是先煽動他國境內的親俄的少數民族發起獨立運動,然後再以保護該民族之名義出兵。要阻止普丁的擴張,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讓前蘇聯境內所有說俄語、親俄的民族瞭解,今日他們要投靠俄國,明日就要侵略他國,只能當獨裁者的砲灰,永遠無法獲得自由,就連俄羅斯人支持普丁,換來的也只有窮困與死亡。當奴隸們紛紛揭竿起義時,沙皇粉身碎骨的日子就不遠了。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