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與中國、民主與極權之間的抉擇:雙英出訪的政治意義

黃涵榆
402 人閱讀

台美關係的新時代

總統蔡英文已於4月7日結速「民主夥伴,共榮之旅」出訪行程回到台灣。蔡總統與美國眾議院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於美西當地時間4月5日在加州雷根圖書館和跨黨派議員會面,並在具有象徵意義的空軍一號前發表共同演說,強調台美合作強化民主防禦的立場。

蔡總統此行稍早在前往瓜地馬拉與貝里斯友邦訪問前,於美東時間3月30日在全球領導力晚會獲頒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所設立的「全球領導力獎」(Global Leadership Award)。在蔡總統返台途中,外交委員會麥考爾(Michael McCaul)率團訪台。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媒體高度注目這一系列的外交行動,以“Taiwan President”稱呼蔡總統,高度肯定她所帶領的外交團隊的工作成果。駐美大使蕭美琴嫻熟的聯繫和溝通能力和低調的行事風格也顯露無遺,是一個值得台灣人期盼的政治長才。

台美雙方在這一波互動中充分展現穩健細膩的風格,同時也對中國和世界各國傳遞明確的訊息。麥考爾甚至把獨家專訪的福利給了中國協力媒體《中國時報》,表明美國軍事挺台沒有模糊的必要。

同時間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表示台灣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現任國務卿布林肯則強調台海非內政,這意味著美國在台海的軍事(也是均勢)戰略會採取更果斷的行動。

馬前這個的祭祖、抗戰和一中之旅

於此同時,前總統馬英九也沒閒著,刻意挑選蔡總統出訪期間進行他的「祭祖、抗戰和一中之旅」,配合中方政治宣傳,企圖反制蔡總統出訪的媒體效應不言可喻。

一個號稱哈佛大學法學博士、當過八年總統的馬英九在中國那一連串荒腔走板的政治演出,包括用湖南腔喊口號、這裡哭那裡哭,對照蔡總統率領的外交團隊進行的文明國家的外交互動和展現的外交成果,簡直無法想像是同一個地球上的事。

馬英九在參觀南京總統府的時候馬教授上身,教起中國現代史介紹孫中山出任中華民國大總統,然後支支吾吾地說自己在2008年也當選過「這個」,於是「馬前這個」的外號不脛而走。

即使他喊「中華民國」又怎樣,在中國媒體上若不是被消音,就是被蓋上「嗶嗶嗶嗶」,重點是沒有改變中國侵略台灣的野心和否定台灣主權(不管是不是叫做「中華民國」或其他國名)的事實,馬前這個還自以為那套「兩個地區」的說法有憲法依據,是什麼真知灼見,原來他當選的「這個」是區長或特首。「唾面自乾」恐怕都不足以形容這樣把恥辱當榮耀的錯亂。

更令人難以接受的是他那一番對中國防疫的歌頌,說是「對全人類做出了不起的貢獻」,完全不顧中國武漢病毒在全球擴散造成前所未見的傷亡。馬前這個為了自己的媒體曝光口不擇言、不擇手段,自戀自私的心態暴露無遺。

馬前這個的這趟中國行有許多抗日行程,就是沒有國共內戰,其血腥殺戮不亞於中日戰爭,在台灣與美日和世界各國互動日益緊密的時候,強化仇外的民族主義情緒和把台海衝突內政化的政治目的再明白不過,如同國台辦主任宋濤宴請馬前這個所說的,「兩岸的問題是家裡的事,不容外人插手」,馬前這個似乎也欣然接受,樂於配合演出。

多重宇宙的台灣政壇與媒體

這樣的行程和政治演出竟然還得到那群號稱反戰的學者的讚賞!說來也不意外,台灣似乎就存在著多重宇宙,是非黑白都可以任意扭曲。在蔡總統出訪期間,國民黨駐美單位集資刊登廣告表達抗議,和中國政府同一陣線以「竄訪」形容蔡總統訪美。

國內的統派媒體更是持續散布各類假新聞、唱衰和包藏惡意的訊息。以烏龍爆料為專長的王鴻薇就和中國媒體一起散佈麥卡錫不會和蔡總統會面的假訊息。民眾黨台北市議員林珍羽看不懂各家美國媒體和麥卡錫的新聞採訪通知上「台灣總統」的稱號,硬扯美國連任何頭銜都不給蔡總統,此行是委曲求全。

反觀馬前這個訪中行對國民黨是加分,唐湘龍甚至上中國媒體以軍事專家的口氣預言蔡總統的專機無法降落,《菱傳媒》甚至發佈新聞指稱總統專機受到干擾差點無法順利降落。類此種種,連最基本的新聞倫理都棄之不顧,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和偏見,散佈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

世界與中國、民主與極權之間的選擇

國家間的互動交往當然都是以國家利益為前提,但文明的民主國家除了國家利益之外,還有互助、誠信和友誼,台灣和美國、日本、捷克、立陶宛等國的交往就是如此,但和中國的各種互動從來都不符合台灣國家利益,中國也從來不講誠信和友誼。

中國在蔡總統之訪期間各種野蠻的干擾和恫嚇,包括動員騷擾蔡總統寄恐嚇信給美國眾議員,軍機和軍艦侵犯我國領域軍事演習等等,台灣人和國際社會都看在眼裡。中方還宣佈制裁雷根圖書館和禁止駐美大使蕭美琴及其家人入境中港澳,在在顯示其野蠻的本質。

歷史的反諷是,被共產黨鬥爭和屠殺最慘的國民黨現在急速紅統化,配合中國宣揚疑美論、疑日論、疑所有和台灣外交日形緊密的國家,目的就是徹底孤立台灣的國際地位,為中國入侵台灣排除障礙。

主張「不要跟美國買物武器中國就不會打台灣」的郭台銘近日也趕搭出訪的熱潮,富豪嘛,私人飛機一飛就出去了,問題是去美國做什麼呀!說實在的筆者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戴著國旗帽領唱國歌,慷慨激昂地宣佈參選總統,還對幾年前退出國民黨深深一鞠躬表示歉意。

他誓言要為年輕人做事,令人好奇的是,一位自己經營的工廠接連發生跳樓和集體逃亡的企業主,也曾說過「年輕人領太多薪水是台灣最大的問題」、「民主不能當飯吃」、「勞團都是垃圾」、「血汗工廠沒什麼不好」,可以為年輕人做什麼,會把台灣帶到哪裡?

無獨有偶,同樣志在總統大位的柯文哲近日也啟程訪美。曾經以「(台灣)搶銀行(美國)沒發現警察(中國)在旁邊」這種不倫不類的比喻批評進黨執政的親美路線,現在為了選舉也要去報到。

就目前公開的行程來看,柯文哲此行包括看球賽參觀和訪問幾間大學,不知道對於台美的外交關係有任何施力或協商,美國人恐怕也不覺得這位長期主張「兩岸一家親」、認為台灣不能把寶都壓在美國的親中派代言人值得信任,而且台僑團體早就聲明不歡迎、不接待政治騙子。

柯文哲說此行是要讓世界更認識民眾黨,任何長期觀察他的人都知道,他從來沒有辦法完整而深入地提出什麼令人驚豔的政策論述,失言、謾罵和抹黑倒是很會,民眾黨也沒有政策研究專才,有的是和師父一樣的唯利是圖但腦袋空空又愛逞口舌之快的丑角。

說穿了,柯文哲一直把蔡總統當成既羨慕又嫉妒的「鏡像」,但是只有權力的野心和貪婪,沒有謙卑而扎實地做好功課,檯面上幾個志在總統大位的郭柯侯朱都沒有。即使東施效顰、畫虎不成反類犬,他們都還是要到美國去沾一下醬油,留下到此一遊的塗鴉,當作總統大選的籌碼,就看台灣選民有沒有這麼好騙。

台灣人要做的抉擇早已再清楚不過,這不是親不親美日或任何國家的問題,而是世界與中國、民主與極權,文明與野蠻之間的抉擇。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留言評論
黃涵榆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