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最後的粉飾太平

趙君朔
2.1k 人閱讀

10月16日中共20大開幕,除了少數分析家還是對習近能否在本次會議上順利達成三連任有所懷疑外,各界的焦點主要在習近平所做的工作報告內容,希望能從冗長的陳腔濫調中一窺習近平要將共產黨和中國帶往何方。

而從本次較為簡短的報告內容中,很明顯可以看出來,習近平是鐵了心要回到正統毛澤東路線──繼續加強黨對經濟與社會的控制,集中全國資源和西方對抗,以完成「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在2049年讓中共成為世界強權。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大談復興美夢,不屑眼前困境

但在這些長篇大論所堆砌出來的民族復興大夢之中,完全看不到對當前中共所面對嚴峻形勢的深刻討論,沒有隻字片語提到俄烏戰爭,沒有提到加速放緩的經濟和創紀錄的青年失業率、沒有提到任何有關新疆的情況、更沒有提到讓習近平得以三連任的2018修憲。

就連引起廣大民怨的清零政策,在報告中只是用一句話匆匆帶過:群眾的生命和健康已得到最大的保障,維持抗疫鬥爭與社會經濟發展之間的平衡已得到正面而重要的成果。同樣對全國各地幾千萬曾被關在家中數周的民眾所經歷的噩夢沒有隻字片語。反之,習近平還是表揚了自己讓中國完成脫貧,邁向小康社會的功績。

習近平這十年越見高壓的統治讓他可以在國內大言不慚的粉飾太平,不用擔心來自民間的大規模抗議和政敵反撲。但原本還對中共市場充滿希望的外資用具體行動證明了他們對習家天下的觀感:在20大之前,全球第二大的中共股市成交量跌到今年新低,滬深300指數也已經下跌了22%,外資在一周內賣超8億7500萬美元的中共股票,是7月以來的最高紀錄。連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在九月底也首度貶破7.2,是2008年以來的低點。

即使這些難看的金融數據一樣無法對習近平形成警告,在他比上次短了一個多小時的報告中,經濟發展和經濟成長已不是他最重視的議題,反而是「安全」兩字在報告中出現了73次。在探討這對他接下來的打破慣例第三任的涵義為何前,很值得問的問題是為何習近平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習近平的學經歷差,讓他祇想學老毛搞整風

習近平是在2007年的17大上入選政治局常委,正式開啟起了他的接班之路。一年後席捲世界的金融風暴讓中共覺得美國模式已經行不通,中共以4萬億人民幣的基建計畫,帶動更多地方自主的基建投資讓自己成功緩解世界經濟嚴重衰退的衝擊,也讓東昇西降看來不再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但隱藏在形勢一片大好下的危機,準備接班的習近平其實了然於心,在他看來眼中再過不久就要交到他手上的黨已經徹底被物質腐化,和民間實況脫節,更沒有中心思想。黨內在胡錦濤的弱勢領導下變成山頭林立。但同時互聯網科技正在改變一般人的種種生活習慣和社會、經濟的運作方式。習對於21世紀第一個十年結束時的中共能否應對接下來的挑戰是憂心忡忡的。

然而習由於背景和經歷形成的嚴重缺乏學養,讓他註定無法像其他真正有眼界的改革者一般大刀闊斧的砍向體制的沉痾,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先保住他一生信奉的黨,同時將權力盡可能集中到自己手上好讓能全力救黨。

於是在他任上才有一波接一波在黨內的思想教育,除了讓黨員有正確的思想和信念外,還要警惕來自西方的普世價值。對於忠誠度可疑的對手,習則以鐵腕反腐的手段拉下馬。對於民間社會,習運用了科技的力量,結合陸續被美國列入各種制裁清單的科技公司如商湯科技、海康衛視等打造出無所不在的監控體系,預先防範任何異議的出現。還讓宣傳體系在封閉的網路環境內鼓吹狂熱的民族主義情緒、放大先進國家的問題來強化東昇西降的印象。

習近平的經濟思惟就是飲鴆止渴

在經濟上,習上任時面對4萬億刺激計畫的效果已經大幅減弱。他改推出一帶一路計畫想把國內過剩的產能出口到需要資金建設的開發中國家,並趁機換取對這些國家的政治影響力。

在國內,習根本沒有政治意志去推動其剛上任時要讓市場發揮更大作用的宣示。於是金融自由化原地踏步,但缺乏資金的畸形經濟體系讓影子銀行發揮很大的作用,為帶動經濟成長的火車頭─房地產部門輸血,直到17年才開始整頓影子銀行部門。同時靠著大城市市中心的棚戶改造重新創造大量需求撐住房地產的景氣。

當然這種挖東牆補西牆的成長模式無法永續,習在2015年野心勃勃地推出以國家力量為主的《中國製造2025》,希望在十個關鍵的高科技領域有所突破,讓以代工組裝為主的龐大製造業順利轉型,但這個計畫最主要的內容其實是用大筆資金到美國矽谷為主的科技中心以合法或是灰色的手段獲取技術,在啟動的前兩年16、17年的確成果豐碩,中資成為矽谷各種收購案的主角,直到這種手法被川普政府發動貿易戰前公布的301調查報告揭穿為止。

換言之,習靠著撐住國內地產泡沫的方法維繫了經濟高度成長、國力持續壯大的表象。並利用這一波榮景積極強化軍備,打造了全球最大的海軍艦隊,在海外更是擺明了放棄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方針,趁歐巴馬政府一廂情願以為誠心交往便能避免激起中共的敵意時到處擴張。結果是到了2019年,中共的債務已經是GDP的335%,和2008相比成長了8倍之多。

美中衝突加上武漢肺炎,習近平只能火中取栗

這套看似威猛,讓習近平在國內統治更鞏固,在海外形象讓人敬畏的策略從19年貿易戰確定升高後開始出現問題,習沒有料到他正和一個有史上最強硬對華政策的美國政府交手,更讓依靠美國經濟成長的出口部門還有依賴美國技術的半導體部門面臨脫鉤風險。好不容易在2020年1月雙方簽訂對中方而言非常嚴苛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後又馬上爆發武漢肺炎,但疫情中正常經濟活動的停頓讓房地產投機變的更暢旺,讓中共經濟處於將來隨時有可能被天文數字的債務拖垮的風險之中。

於是沒有選擇的習近平只好在2020年下半準備緩步戳破房地產泡沫,但從中共房地產巨頭恆大於去年10月出現違約後中共基於各種理由決定不出手救援,這讓信心危機迅速擴散到整個房地產部門,各項指標如成交價格、成交的案件數還有地方政府拍賣售出的土地案件數等都出現多年來一路漲勢的首次下滑,這窘境被《金融時報》稱之為慢動作版的金融危機。

於此同時,面對各地輪番復發的疫情習近平仍堅持以鐵腕封城、普篩的「清零」來應對,這讓經濟活動遲遲無法回復正常,更形成對人民正常生活權利的持續重大侵犯,違反了中共和人民的長期隱形契約-只要人民在政治領域保持沉默,共產黨會提供一個人民追求更好生活和享樂的環境。此外,習近平為了贏回和美國對抗的籌碼,決定暗中力挺普丁的侵略行為讓原本出現和緩的美中關係又出現變數,而裴洛西8月出訪台後引發的短暫新台海危機又讓美中第三次拜習會露出的和解曙光熄滅。

也就在這樣內外交迫的背景底下,習近平要展開他的第三個五年任期。嚴格的說,他甫上任便面對一個兩難:透過改革削弱共產黨的權力讓經濟社會有新的動力發展,或是強化黨本身並加強控制社會以避免黨被各種力量所淹沒,但以犧牲經濟升級所需的創意與自由為代價。他非常乏善可陳的學經歷讓他很固執的選擇了後者,同時出於失去權力的恐懼,他的方向越錯,就越用加強控制、壓制反彈的方法來掩蓋問題,到週日的20大報告中還是一樣,面對內外都是迅速惡化的環境,他還是堅持維繫黨國的安全最重要,也不願意用隱諱地承認眼前的挑戰艱鉅。

高壓再高壓已是習唯一能做的

在這樣的心態下,可以預期他只會延續用壓制、應急式的方法來處理眼前即將來襲的各種風暴,也沒有動機趁換屆的機會重用有辦法解決問題的能人。忠誠還是他選擇新領導班子的首要考量。20大後接下來最迫切的挑戰是一些偏遠內陸省分隨時會爆發財政和金融危機,中央如何有效處理不讓危機擴散是一大問題,因為這是中共改革開放以來沒有經歷過的大考。

但在缺乏痛苦的全面調整、改革下,中共以防疫為藉口持續鐵腕壓制不滿還是最可能的結果。但如果連這種史上最嚴厲的手段都開始出現破口(20大前北京四通橋上出現的抗議橫幅和餘波就顯示了這種不人道政策背後潛藏的民怨不小),那麼習近平很可能只剩下一張牌─對外挑起緊張情勢甚至戰爭來彌平國內的不滿和各種問題。 所以除非新任命的經濟官僚能有效解決問題或是在G20的場外拜習會能把回到低點的美中關係救回(但從拜登政府剛祭出上任來最嚴厲的晶片禁令來看,機會不大),否則明年將會是中共國運、印太地緣政治情勢和世界經濟都非常關鍵的一年,習近平無新意的官僚演說只是火山口上的平靜表象!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