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橫柴入灶」入CPTPP,日本決策菁英如何接招?

郭永興
298 人閱讀

中國透過CPTPP的紐西蘭秘書處,遞交申請書。震撼國內政壇,之後台灣也迅速提交了申請書。在這個議題衝擊下,任教於美國的學界友人們,來信問筆者一個重要問題,中國到底有沒有跟CPTPP的十一個會員國,特別是今年當主席的日本,有打過招呼?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這些友人都是專家,他們的問題是關鍵。因為CPTPP的加入,有個默契條款,也就是新申請國要先跟十一國都打過招呼,才能提出申請。中國突然提出申請,如果是已經打過招呼,那就代表中國離入場談判已經不遠,進度上是遠遠超越台灣。

筆者從「申請儀式」來分析,中國應該是採取「橫柴入灶」法來申請。正常的入會申請是申請國已經跟成員國都打完招呼,大家都有歡迎其加入的默契,申請國的部長級官員,與主席國(日本)、秘書處國(紐西蘭)的部長級官員舉行會談(至少線上),啟動入會申請。英國就是今年二月一日,經過英、日、紐三國部長線上會議後,宣告正式申請參與CPTPP。

而中國的申請案,卻是沒有經過三國部長會議,而直接向秘書處的紐西蘭丟出申請書。雖然中國宣稱中紐雙方的相關部長,有進行電話會議溝通申請事項,但主席國日本被排除在外,就表示這不是一個已經全面溝通好的申請案。

再者,目前中國跟澳洲有強烈的貿易爭議,中國對澳洲出口的牛肉、煤炭、棉花等貨物採取高關稅或禁止進口的不友善措施,就在中國遞出CPTPP申請書的同時,其實也正跟澳洲在進行「中國對澳洲葡萄酒課徵反傾銷稅案」的協商,結果協商破裂,澳洲向WTO申請進行裁決。從這件事看得出來,中國也沒跟澳洲進行過入場CPTPP的協商,不然紅酒案就不會協商破局。這也難怪,中國申請CPTPP的消息傳出後,澳洲貿易部長冷冷說,中澳之間需要有部長級會議來協商的重要問題

就日本與澳洲政府的反應,看得出來,中國在申請之前,至少沒有跟這兩國打過招呼,並獲得兩國的同意,這是違反加入CPTPP的默契條款。而重點在於,CPTPP這十一國的多邊自由貿易協定,日本是最大經濟體,其次是加拿大與澳洲。日本加上澳洲的GDP總合,約是CPTPP十一國總合的一半。中國沒有獲得日、澳的默契性點頭,離CPTPP的入會談判還非常遠。

中國有沒有機會獲得日澳的點頭呢?目前有關中國申請CPTPP的各種論述百花齊放,有一種中國加入樂觀論的說法是,中國內需市場龐大,一定足以吸引CPTPP十一國為中國量身定做入場門票。如果用街頭智慧(Street Smart)或者組織心裡學的解度,去看日澳政府的想法,就知道中國市場吸引論根本走不通。當初美國出走TPP,日本跟紐澳合作,好不容易以CPTPP的方式,讓組織活了下來,當然日、澳成為這個組織的新老大。現在中國想要加入,以其世界第二GDP的實力,一旦進來之後,一定是新老大。

日本與澳洲好不容易在一個全球知名的大規模貿易自由區當了老大,他們會輕易放棄嗎?中國市場的經濟利益是很大,但是中、日、澳都已經簽署了RCEP,雖然RCEP的自由貿易程度不及CPTPP,但是就貨物關稅最終為零的角度,RCEP與CPTPP的差別,就大概是八成五零關稅與九成五零關稅的差別

光是RCEP這個自由貿易區,日、澳就已經享受大部分的中國市場經濟利益。要用經濟利益讓日、澳答應中國入CPTPP的機會不大。再者,中國與澳洲在2015年就簽署了《中澳自由貿易協定》,但是中國要停止澳洲煤炭、龍蝦、紅酒等商品進口,或施加高到離譜的報復關稅,說搞就搞,基本無視WTO法規。所以跟中國簽貿易協定要有效,還要加上隱性的不能忤逆中國的聽話條款。跟中國有國家安全矛盾的日、澳,怎麼可能會去吞聽話條款。所以日、澳也清楚,今天跟中國簽的所有貿易協定,都有可能明日在國家安全的衝突下被翻臉,簽的意義也不大。

站在日本的角度、中國突然申請CPTPP是不尊重主席國日本的橫柴入灶。再者,讓中國參與CPTPP,對日本的實質經濟利益也不大(因為已經有RCEP基礎),而且還有可能讓日本辛苦建立起來CPTPP的組織性成果,整碗給中國端走(老大換人做)。所以站在日本的國家利益考量,中國申請案的最好處理方式,就是直接退件,請中國回去走正統申請方式,先跟其他國家協商,完成默契條款。

日本在自由貿易區議題的重要學者,也是經產省重要諮詢對象的上智大學法學部教授川瀬剛志,已經在經產省智庫的網站發表文章〈中国のCPTPP加入にどう向き合うか〉,討論如何面對中國申請CPTPP,結論就是先退件再說。川瀬剛志教授的文章,已經引起社會大眾注意,主流商業雜誌DIAMOND也在網站專文報導。換句話說,對中國退件在日本的決策過程中,已經由專家意見,走向社會共識凝聚的階段。

當然最後的決策結果,還會有各種角力,而且日本工商界也出現歡迎中國參與CPTPP的聲音。雖然筆者認為CPTPP比RCEP來說,帶給日本國家經濟利益並不增加多少,但是對於汽車產業可能就不一樣。RCEP並沒有達成日本汽車整車出口中國零關稅的協議。而汽車幫在日本產業界聲勢浩大,所以未來中國會不會動員汽車幫去幫中國關說,還有需要觀察。再者,在實際的外交場上,日本可能用比較委婉的方式,比如說用「擱置」取代「退件」,但不受理中國申請案的事實是一樣的。

CPTPP成立後的部長級會議,過去最多就是一年開兩次,而今年兩次會議已經開完。加上台灣也提出申請案,情況複雜,短期間內難有結論。因此中國申請案的結果,可能要到明年的部長級會議才會有正式結論,那時候主席國已經換成與中國友好的新加坡,台灣必須時時關注各種可能的變化。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