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歐盟商會主席的沉重警告

趙君朔
521 人閱讀

中共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在20大後連續接受了兩場訪問,一場是和德國的媒體《Market》,另一場是和美國之音。

伍德克的中國經驗從1982開始,也曾同一時期到台灣讀過書,他陸續在中國居住了33年,先在1988年加入瑞士科技公司ABB的北京辦公室。之後於1997年起擔任德國化學大廠巴斯夫的中國代表。這次是第三度擔任歐盟商會主席。他這一年來以他對中共經濟政策坦率的批評而享有更高的知名度。這兩場專訪更是毫不掩飾地透露出他這位長年站在第一線觀察中共政經情勢發展的老兵對於習近平大權獨攬下的第3任期的擔憂。

中共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習近平寧可犧牲經濟也要搞內外鬥爭

他在兩場專訪中直指以下各項警訊:

一,預期中的新任總理李強缺乏過去總理必要的歷練,從李鵬時代開始到李克強為止,朱鎔基、溫家寶和李克強都先當過副總理累積輔佐管理全國性經濟事務的經驗才升上總理。但李強只因為他是習近平長期的下屬,是靠和習的關係與忠誠得到大位。

他原本希望是由他熟悉,也肯定其能力的胡春華或是韓正擔任總理,因為就他的印象而言,胡春華是致力於改善外商投資環境的人,但這個期望落空了。到明年3月前,中共的經濟決策將出現空窗期,只能從12月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看出端倪,他提醒屆時誰主持這場會議,是由政治局還是總理值得關注。

二,受尊重的經濟官員如劉鶴都將全部退休,未來中共的改革開放將難以持續,將重視意識形態多於市場。對他而言習近平是個直言不諱,說到做到的領導人,他提醒說,習近平在20大的報告中提到了馬克思15次,卻只提到「市場」三次。另外一共17次提到鬥爭,其中12次是談到國際情勢時提到的,這些都是明顯的訊號。因此中共的發展很可能會走上另一條完全不同的路。他把最後的希望放在下周德國總理朔爾茲訪問中共,和習近平會談時,要觀察習表現的態度是想和歐洲國家領導人重新建立關係,還是只想進行鬥爭而採取攻勢。

三,關於中共的發展方向改變是否會引發和西方脫鉤,他回答美國之音的內容其實頗為矛盾,他一方面認為這很難做到,並舉出了光今年前8個月中國便向歐洲運送了400萬個集裝箱的貨物。但他又認為其實這過程已經開始,特別是在資訊科技的領域,再加上最近美國的制裁。更讓他覺得「可悲」的,是中共自己也想要脫鉤,如果真的繼續朝此方向前進,會對全球經濟產生負面影響,他希望理性和務實能佔上風去阻擋這個趨勢。

歐洲企業仍在,但不會拓展了

四,關於是否會有更多歐洲企業大批撤離中國市場,他回答是會有更多的歐洲人離開中國。之前在中國的6萬歐洲人中,已經有50%離開了,不過歐洲企業並沒有離開。甚至在中國規模前十大的歐洲企業,如汽車、化工和機械方面的公司和中國的接觸更多,這主要是一些除了中國之外沒有其他選擇的德國企業。但這些公司原本要在中國新增的投資和業務,已經轉移到其他地區。因此雖然暫時看不到歐洲企業大規模撤離的狀況,但考慮到中共的經濟成長前景不佳,這些企業的業績肯定不會好。

五,被問到他是否期望習近平為首的最高領導階層會意識到上述問題並出手挽回局面,他認為習就是刻意要把重心放到國營企業,去年還刻意出手打擊金融和科技領域的企業,這讓他認識在這些行業工作的友人很不安,因而不可能增加投資。他提醒了讀者,習近平的主要目標已經不是經濟成長,而是安全、穩定和財富的再分配,而後者他認為是習受到王滬寧在90年代觀察美國的貧富差距提出警告產生的影響。總之,中共現在追求的是穩定,願意在經濟上為此付出代價。

整體來看,當前的中共經濟只有處於隔離運作模式的工業部門受影響相對小,服務業受創很深,民眾的信心一樣大受影響。只有受國家補助的部門發展得比較好,但習不打算推出一般性的刺激政策來挽救經濟。政府無法再靠興建高速公路和歌劇院拉動經濟。需要建立好的社會保險體系使民眾不用擔心失業和生病問題。總之中國過去只歷經過一路向上的繁榮,但這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清零不會放鬆,對外只會更強硬

六,關於惡名昭彰的清零政策是否會放鬆,他認為在大規模生產疫苗,以每天2000-3000萬人的速度接種疫苗,並放出與病毒共存的訊號前,還看不到有任何這個政策的退場策略。而現在這種一出現確診整個建築就要隔離7天的作法,還有連在中國內部不同城市間旅行有時候都還需要隔離,在他看來是帶來太嚴重的社會經濟衝擊。

七,那被問到這樣的新中共會如何對外,他認為中共的外交政策會越來越強硬和展現對抗的姿態。習是希望中共越來越能自力更生而不受外部力量操弄。習20大報告談國際形勢時屢屢用上的「鬥爭」在他看來就隱含這是一場只有贏家和輸家的零和遊戲。黨還會靠宣傳和口號將人民牢牢團結在黨四周以進行鬥爭。中共高層現在面對美國所展現的信心讓他覺得和20世紀初期一心想挑戰英國的德意志帝國很像。他甚至認為習迫不急待地想讓自己成為把中國變強的政治家而在歷史上留名。

八,至於為何習近平會走到這一步,他的解釋是習非常以當年蘇聯解體的教訓為戒,習首先認為赫魯雪夫那樣批史達林,否定蘇共合法性根本不該發生。其次戈巴契契夫所倡導的改革和開放導致蘇聯垮台的災難。最後是葉爾欽時代國家被寡頭所控制也讓他深深感到不安。這就是為何他要打擊馬雲等人。總之他要讓共產主義成為能和資本主義抗衡的模式。

九,對於中共是否有能力反擊拜登政府的晶片制裁,他直接將雙方在這方面的較量比喻為大衛和巨人歌利亞之戰,中共沒有什麼還手的餘地。如果中共敢制裁美國企業做為報復,同樣會傷害到中共自己的就業。中共真的要報復,頂多是禁止稀土出口,但這樣還是可能招來美國進一步的制裁。

十,至於被問到他如何看待胡錦濤被架出會場,他直陳這是代表一個舊時代的終結。舊時代是指過去中共的政治是由不同的派系共治,但今後只有習近平一人獨大。這點由當場沒有人敢出來聲援胡錦濤,沒有第一排的高管敢動一下還都面如死灰就看得很清楚。中國的未來只會變得更獨裁。

習近平新方向讓人看不到陽光

雖然伍德克只是歐洲商會和北京打交道的代表,但他接受專訪時都是直指習近平越來越集權後帶來的各種深層政治經濟變化,而這些對想在中國市場追求利潤的外商來說,沒有一件是正面的。他能對習近平的20大報告進行非常準確而悲觀的解讀,和他從疫情之後和中共高層的往來大幅減少還有雙方互動變得更形式化,難以坦率地交換意見也很有關係,不像過去常有副部長級官員的下屬會打電話給他請他對某個議題暢所欲言。

而他最近決定要挺身而出在各種公開場合直言不諱是因為他不希望有更多他的歐洲同行是在沒有人發出任何異議下就默默離開中國。不過到目前為止,他的聲音和沉重警告在中共內部還是沒有得到任何關注,只是在英文媒體上傳播。

換言之,從伍德克描繪的景象中,可以預見習近平在越來越鞏固的一言堂中,只會更大力扶植國有企業,以求在科技上加速自主,增加中共以科技實力向外擴張,並和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進行鬥爭的籌碼。因此中共將不再是拉動世界成長的引擎,人民的生活水平將陷於停滯,但習近平可能會以剝奪富人財產來緩和民怨,順便進一步削弱這些可能反對他的力量。

唯一伍德克沒有看透,或是不方便說出來的是,習近平之所以堅持清零政策,公共衛生體系缺乏足夠準備很可能只是表面的理由,習就是刻意不進口外國疫苗並大規模施打,如此才能維持非常便於控制人民行動的清零、封控手段,在未來經濟繼續出現嚴重下滑,萬一人民真的忍無可忍決心效法他國人民揭竿起義時,中共能以防疫為名直接將反對者關在家中或是以確診為名將抗議者強制送到隔離中心。

當然另一個值得台灣和中共周邊國家警惕的是,如果以防疫為名鎮壓人民的法寶也失效時,中共還能有什麼手段維持其一黨專制呢?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上周剛爆發的河南富士康工廠因為失控的隔離措施造成工人大舉出逃選擇回到老家就是一場預演,將來有可能在全國各地都陸續發生類似的情況,還會是升級版,那麼以對外動武為名對全國進行軍管恐怕就是最後的選項了。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