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積極在南太軍事佈局──為侵台阻美做準備

賴怡忠
1,163 人閱讀

正當世界關注焦點放在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戰事狀態,與擔憂其進展是否會增加中國進犯台灣的可能性時,中國公佈其與索羅門群島簽署安全合作協議。至今這個協議內容未對外公開,更引發外界質疑,認為所羅門有意隱瞞協議內容,所羅門總理索嘉瓦瑞說指控索國與中國簽署安全協議充滿疑慮,就是形同對索羅門的侮辱,因為這是在否認索國的外交自主權力。澳洲與紐西蘭對此協議表示極度擔憂,密克羅尼西亞聯邦(非台灣邦交國)總統更寫親筆信給索羅門總理希望對簽署該協議要重新考慮,美國安會印太協調官坎貝爾飛到索羅門希望可以阻止這項協議,但希望極為渺茫。

表面上,在2019年索羅門棄絕台灣轉與中國建交後,馬萊塔省就出現強烈反對聲浪,也意圖發起對總理的不信任票,但該不信任投票並沒有通過。而索羅門群島最大的馬萊塔省從去年(2021)十一月底還開始出現暴亂,要求總理索嘉瓦瑞下台。索嘉瓦瑞聲稱馬萊塔省的暴亂是台灣背後煽動索羅門殘餘的親台勢力發動,也將台灣援助馬萊塔省應對疫情的物資扣留。但當澳大利亞協助維持治安的警察抵達索羅門後,澳大利亞外長說沒有證據顯示這個暴亂是因域外國家的煽動而起,澳大利亞總理也說沒看到該暴亂是特別針對僑居索羅門的中國公民與企業。在之後就出現了索羅門聲稱為了維持安全,與中國簽署以維持治安為名的安全合作協議。

在2020年中國就有意在索羅門群島建立軍事基地

根據一份在網上流傳的文本,該協議內容包括中國可以在索羅門部署軍隊,還可以在索羅門建立海軍基地。雖然索羅門總理與中國官方對此都矢口否認,但根據澳洲媒體《天空新聞》(sky news)釋出一份中國企業內部文件,指出早在2020年中國就已經和索羅門群島討論在當地建立軍事基地的計畫。該公司(中航國際成套設備有限公司)有份致索羅門伊莉莎白省前省長的合約意向書,該文件的日期是2020年9月29日,於文件中寫道 :「有意承租當地一塊土地,期限為75年,以推動開發中國解放軍海軍基礎建設項目」。

中國對索羅門群島很早就在動腦筋,不只2020年的軍事基地計畫,在2016年就傳出,中國華為與索羅門群島在2016年就簽署合約,要建一條從澳洲到索羅門群島首都的海底光纖電纜,但這個計畫在2018年當澳洲向索羅門提出興建海纜的對案後,索羅門就不把電纜合約交給華為。需注意的是,2016年華為與索羅門群島簽約時,索羅門群島與台灣還有邦交。因此2020年的軍事基地計畫是在中國成功將台灣的外交存在驅趕出索羅門後,在沒有顧忌下所發展的合作計畫。這也可以看出,中國對索羅門的作為已經不是為了奪取台灣邦交國,而是著眼於索羅門群島位置的戰略價值,因此才會處心積慮要與索羅門建交。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左)和所羅門總理索嘉瓦瑞。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所羅門群島戰略重要性

所羅門群島位於澳洲東北方,與澳洲首都坎培拉、美國在西太平洋第二島鏈的關島基地之距離,都在三千公里左右。要知道,關島到台北的直線距離是兩千七百五十公里,換句話說,索羅門群島到澳洲首府、及其到關島的距離,與關島到台北的距離差不多,是台北到東京距離的一點五倍左右。這個距離顯示索羅門與關島、澳大利亞的接近。如果中國在索羅門建立軍事基地,形同在關島後方埋下伏兵,還能直接威脅美澳的聯繫。這是為何二次世界大戰的太平洋戰爭,會有好幾場會戰都在索羅門群島海域,包括珊瑚海海戰、瓜達卡納爾島嶼爭奪戰等。

但中國不僅在索羅門佈局,2019年中國同時也奪取吉里巴斯,吉里巴斯就在夏威夷隔壁,因此當中國於2019年一次奪取吉里巴斯、索羅門群島等兩台灣邦交國時,可以看出為何中國特別挑這兩個國家為奪台外交戰的重點。因為這形同可把美國與澳洲的聯繫一次斬斷,有意影響美國在西太平洋的軍事行動自由。

但中國不僅對索羅門與吉里巴斯動手,2018年也傳出中國會幫澳洲另一個鄰國萬那杜,興建大型深水港基地。由於萬那杜的人口有限,也不是像斐濟這樣是南太平洋重要的航運中轉中心,因此這個深水港一定無法能持續商用運轉。如此外界也擔心是否萬那杜會因此陷入一帶一路債務陷阱的爭議,讓中國可因此直接取得萬那杜深水港的特殊使用權,進而成為中國軍艦位於南太的前進基地。

2018年亞太經合會在巴布亞紐幾內亞召開時,中國對巴紐的控制已到了令人側目的程度,包括其駐巴紐外交官可以直接踹開巴紐外交部長辦公室大門,逼使巴紐外交部長回答中國提的問題。當時美日澳聯手對巴紐提供基建資金,使巴紐可以不再事事聽從中國。前兩年還傳出前兩年還傳出中國有意幫巴紐一個偏遠的達魯漁村港建立深水碼頭,一般估計這個就是在中國決定為萬那杜港的計畫破局後,開始轉向巴紐的。

這些軍港或軍民兩用措施,幾乎都集中在澳洲的北邊或是東北岸,具有監視美澳合作,甚至必要時給予阻礙等功能。這可以看出北京對於澳大利亞的動向是高度關注,也想要快速掌握澳大利亞的及時軍事情資。

中國意在偵控澳洲,防美澳連防

這個對澳大利亞動向的重視,除了與澳大利亞是四方安全對話的成員外,澳大利亞也是美國在西太平洋,唯一在二十世紀與美軍共同打過幾乎每一場戰爭的盟友外,去年九月還出現美英澳(AUKUS)同盟,這些發展更讓中國芒刺在背。因此去年底中國開始對索羅門群島的作為,也可能是針對去年九月澳大利亞參與AUKUS的回應。

在拔除台灣邦交國後,中國反而更積極與這些新建交國家發展各式各樣的合作關係,未因達到建交/斷台灣邦交之目的後就原地踏步,或是如往常一般輔以更緊密的經濟合作來維繫邦交。北京反而提出一個又一個具有軍民兩用意涵,商業邏輯說不通的大型合作計畫。這顯示中國與這些國家建交的作為充滿了戰略性,目的是針對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同盟體系,有意偵查、干擾、牽制、甚至可能在未來一旦中國對台發動戰爭時,北京可以這些基地為依託,擾亂或是伏擊有意馳援台灣的美、澳軍隊等。正是軍事意涵極其顯著,中國的作為才會這麼引發關注。

台海安全議題已經進入國際化的階段,不再是兩岸關係,也不可能被兩岸關係的架構所支配。隨著美國及其他國家的參與及影響日多,中國的反制也必然會擴大。以中國對於四方安全對話(QUAD)與美英澳同盟(AUKUS)強烈的不滿,認為這不僅針對中國,也有馳援台海的安全意涵。北京在二月四日與俄羅斯發表共同聲明時,更將其與北約東擴對俄羅斯的威脅等相提並論,顯示中國對此必然會有針對性作為。

中國透過強化與東協關係,反向宣布要加入CPTPP等,有意從政治、安全、經濟的層面來迎戰美國在西太平洋的部署。中國與索羅門群島的安全協議,中國對南太國家所提出一個又一個的基建計畫,這些作為就不能以單純的「一帶一路」計畫視之,而必須將其視為意欲從太平洋抑制美國區域影響力的戰略鋪陳,安全處境直接受其影響的台灣,對此更不能掉以輕心。

留言評論
賴怡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