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亂局預告2024混亂的國際情勢

趙君朔
458 人閱讀

聖誕節在西方世界原本是眾人放下一切工作,高高興興回家團聚的日子,但也就是在這一天美軍在伊拉克對伊朗支持的民兵組織真主黨旅(Kataib Hezbollah)進行了報復性反擊,回應之前造成三名美軍受傷的無人機攻擊。當然美軍回應的這場攻擊只是在中東對美軍進行的一連串攻擊其中之一而已。除外,在同樣是由伊朗所支持的葉門青年運動(Houthis)叛軍從12月起持續針對通過紅海的商船進行了共15波的無人機或是飛彈攻擊,甚至連印度洋西側也發生一起據信是由伊朗發動的無人機攻擊,被攻擊的對象是一艘掛賴比瑞亞國旗、由日本擁有的運送化學品油輪,營運這艘船的荷蘭公司Ace Quantum Chemical Tankers則和以色列船運大亨Idan Ofer有關。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2024中東戰火可能更擴大

因此可以合理預期,2024年國際政治形勢中東的戰爭會是重要的熱點,而會被影響的不只是當地平民和軍人的性命安危而已,如果戰事朝著擴大的方向走去,世界經濟一定會受到波及。雖然目前因為各國的天然氣、石油等存量還很夠,青年運動叛軍比較不可能攻擊運送卡達天然氣的油輪,還有因為價格因素所以美國的液化天然氣比較多是運往歐洲等因素讓能源價格暫時沒有出現大幅波動,但目前在中東的事態發生很難讓人樂觀,也形成竭力想控制中東局勢不要升高的拜登政府的一大挑戰。

中東戰事隨時會升高的最新證據就是美國時間12月26日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在《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投書,該篇投出的內容堅定地傳達以色列會持續在加薩走廊清剿哈瑪斯,因此該文一開頭就直陳「哈瑪斯必須被消滅,加薩必須被非軍事化,巴勒斯坦社會必須被去激進化。這是以色列和他的巴勒斯坦鄰居達到和平的三個必要條件。」

除此之外,對於以色列在開戰以來一直受到包括美歐在內各方批評,在加薩造成大量平民傷亡問題,納坦雅胡也是毫無退讓的提出辯護,認為以色列已經盡可能地用各種方法提醒加薩平民避免戰爭帶來的損害,反而是哈瑪斯用槍管強逼人民成為戰爭的受害者。

納坦雅胡還強硬的主張如果把哈瑪斯用人肉盾牌造成的傷亡不公平的怪罪色列的話,只會讓哈瑪斯和世界上其他更多恐怖組織有更多誘因使用人肉盾牌。因此要怪就只能把這些平民的傷亡怪到哈瑪斯頭上,國際社會更該認知到以色列正在打一場文明世界對抗野蠻人的戰爭。

美以矛盾會不斷升高

只是納坦雅的胡慷慨陳詞卻和拜登政府目前的想法並不一致,拜登本人已經開始在白宮之外的場合公開表現出對以色列政府的不滿,他警告以色列其無差別的轟炸加薩走廊的平民,造成2萬多人死亡已開始失去全世界的支持。雖然這樣的表態不代表美國支持以色列要讓哈瑪斯從加薩消失的政策已發生改變,但以色列這種殘酷的清剿戰爭讓拜登政府在國內外都遭到了越來越大的反彈。

在國內,《金融時報》便引用了民主黨的參眾議員對拜登政策所表達的不滿意見。馬里蘭州的Chris Van Hollen認為拜登政府目前無法節制以色列會讓美國看起來軟弱(feckless)。當初拜登去擔任副總統時接替他德拉瓦州參議員職位的Chris Coons也表示以色列在戰場上仍未改變戰術,說穿了讓美國感到非常憂慮和挫折。Coons認為現在該轉向進行重點式打擊的反恐戰略。而上周訪問以色列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和國防部長奧斯丁都清楚地向以色列傳達了這點。

眾議院有國家安全背景的溫和派民主黨眾議員,密西根州的Elissa Slotkin和維吉尼亞的Abigail Spanberger等人聯名發信給拜登要求他讓以色列改變戰術。而主張最激進的就是非常左翼的進步派參議員Bernie Sanders直接要求對以色列的援助需要加上條件,他直說這種對以色列開空白支票的方式必須畫下句點。

除了希望以色列立即做出戰場上的調整外,美國也希望戰爭結束後以色列不會直接佔領加薩並重啟兩國方案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談判。但這樣的期望從納坦雅胡投書的強硬內容來看是看不到一絲曙光的。

因此可以合理預期接下來美國和以色列隨著這場戰爭往加薩走廊的南部推進會持續出現齟齬,也讓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處於更艱難的境地。只要接下來的戰爭出現同樣慘烈的平民傷亡,來自美國民主黨陣營、西方陣營和發展中國家陣營的反彈都會越大。

以色列反擊愈力,美國在中東就愈勢孤

事實上當以哈戰爭爆發後,白宮、國務院和其他政府機構內部的人員便出聲對拜登政府的以色列政策表示反對。還有一位國務院政軍事務局的人員Josh Paul在十月戰爭爆發後直接辭職還說政府內對於如何對待以色列有強烈的反應意見。不久之前,連美國的親密盟友-英國、德國和法國也一起出聲呼籲達成「有持續效力的停火」。12月初在聯合國美國也成為唯一一個否決由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支持的停火決議的國家,這進一步疏離了美國想從中共、俄國手上爭取過來的發展中國家。

此外,針對目前在紅海的連續攻擊事件美國所號召多國組成的繁榮守護者行動(Operation Prosperity Guardian),只有巴林一個中東國家參與。其他美國希望能加入的沙烏地阿拉伯、阿聯和直接在經濟上受到蘇伊士運河過路費減少損失的埃及都還做壁上觀,因為這些國家不願意在中東世界呈現出在以巴衝突中站到美國那一邊去的印象。

因此2024開局拜登政府面臨的處境可以說是比2021年面臨俄羅斯大軍壓境烏克蘭還要艱難:一方面需要節制以色列對於加薩或是中東其他地區有太激烈的行動讓戰事擴大,捲入更多國家。一方面又要自己出手阻擋中東各地伊朗所支持的民兵組織趁亂加大對當地美軍、以色列甚至商船的攻擊,以防止美軍受到更多傷亡、以色列採取太強烈的報復行動,還有世界經濟因為航道受阻受到衝擊。

援烏行動並不順利

但讓拜登政府兩面不是人的中東戰爭只是外交政策考驗的其中一環,為了能讓參議院先有60票的支持通過明年一整年對烏克蘭的軍援經費,兩黨的參議員在聖誕假期依然透過遠端協商共和黨議員堅持要綑綁在一起的移民政策改革,目前共和黨方面是希望設下更嚴格的尋求庇護規定並設在邊境設立新的機構可立即決定將非法移民驅逐出境。

但民主黨內進步派和西班牙裔的議員對於任何可能達成的協議都非常憂慮,認為白宮和民主黨參與協商的議員做出太多讓步,反過來在共和黨這邊則是抱怨民主黨太晚開始協商,目前只願意做出很有限的讓步。因此究竟是否能很快順利協商出一個版本,然後在1月初和軍援烏克蘭、以色列和台灣的法案綁在一起進行投票還很難說。

另一個讓人憂心的新事態勢出現在印太區域,本周一中共的官媒《人民日報》出了一篇評論指控菲律賓在美國的幫助下持續挑釁中國,以極端危險的行動嚴重破壞了區域的和平穩定。更早些在上周中共外長王毅還直白地說和菲律賓爭端中出現的任何誤判都會召致中方的堅定回應並呼籲對話來處理難解的問題。

中共若趁機在南海挑釁,美國會更頭大

其實圍繞在仁愛暗礁的中菲軍艦和補給船隻的對峙從9月開始便持續不斷,但中共官媒此時卻用聳動字眼主動放大此議題讓人不得不懷疑中共是在為下一步在南海挑起更大的事端做準備,對中共來說,此時鬧事是筆穩賺不賠的生意:如果美國因為分身乏術不能及時對菲律賓提供強力支援,中共就有機會逼迫菲律賓做出讓步,強化中共對南海的違反國際海洋法主張﹔如果美國決心要力挺菲律賓的話,那麼等於是讓美國同時對付三場區域衝突。

若再考慮到拜登總統新的一年還要面臨艱難的連任保衛戰與國內的各種議題,美國若是一改過去兩年多年希望美中關係和緩的做法在此議題上強硬起來勢必需要投入更多心力、資源,那麼中共可以藉此測試拜登政府的決心和挺菲的力道有多強。

從以上的敘述便可看出,對於2024的國際情勢絕對不能掉以輕心,特別是中共對於最有可能當選的民進黨候選人賴清德比蔡英文有更多不信任之下,如果賴清德在1月13的投票日順利當選,在5月20日正式就職的交接期這段時間,如果中東戰事擴大波及到國際經濟和貿易、俄烏戰爭因為軍援還是被卡關而進一步有利於俄羅斯,那麼中共勢必會在印太製造事端以求給處於權力交接期的民進黨政府一個「下馬威」,蔡英文總統與賴清德的國安外交團隊應該要對此先做好準備,在和美、日協商後預先擬出具體應對措施。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