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臺兩國無產階級受苦群衆的共同敵人──中國官僚資本集團及其臺灣左統代言人

高思達
613 人閱讀

今日臺灣很多底層面臨生計困難,或是即將面臨失業等災難。從表面上看,是全球經濟蕭條和中美貿易戰導致。雖有晶圓等高端產業強勢帶來的總體經濟成長,但其他產業,特別是旅遊業和水果水產等非生存必須品出口受到衝擊。

但其根源在於中國加入全球化後,因其國內民主自由缺乏導致勞工權力長期被漠視,最終引發對中美以及包括臺灣在內深度全球化國家的反噬。同時中國政府不斷在全球勞動權力的輿論體系中製造混亂,收買各地社會主義者以破壞其協助或脅迫中國勞工提高勞動待遇,已經開始導致全球勞工失業乃至全球經濟蕭條。臺灣左派因與中國文字語言相通,無疑是其中受到收買最嚴重,行爲也最卑劣之一。

一,二戰後全球化發展與歐美日韓台的正常互動,促進了全球化的正常發展

二戰後殖民統治他國的模式遭到全球人民抵制,導致無法直接剝削亞非拉等新興獨立國家;發達國家資本也面臨本國勞工利用民主權力提高勞權的制衡。因此資本尋找到新的增值出路,即成爲國際資本進入快速發展的國家,利用其國內素質逐步提高但生活水準較低的大量年輕工人,投入到發達國家勞工不願意從事的辛苦工作中。這爲國際資本創造了大量剩餘價值,同時也帶來了日韓台等國的經濟奇蹟。

同時隨着存款增加日韓台勞工反剝削意識逐步提高,其勞動時間逐步減少,薪資報酬逐步提高。然而東亞勞工缺乏歐美勞動者對自身勞力的尊重,自我剝削程度遠高於歐美工人。其中日本利用該民意操縱匯率,雖然有助於其產品出口,但也使得日本勞工工資的實際購買力嚴重低估,遠低於美國同等工人工資。最終導致歐美工會施壓日本政府,強迫日本政府簽訂廣場協定。隨後在臺灣的多次勞工運動中,美國工會通過美國政府的施壓也使得臺灣勞工工時不斷下降,基本工資不斷提高。因此臺灣民衆得以大量購買歐美日韓產品,達到國際間的貿易平衡。

二,中國經濟發展與日韓台的本質區別在於缺乏民主更沒有工人控制的工會,勞動者無法得到其勞動足夠的所得,導致勞動者遭到更加嚴重剝削剝削

中國1980年代開始的改革開放初步複製了韓國和臺灣的經濟成長路線。但在臺韓經濟成長開始後不久,發生了成功的民主化運動,至今已成爲了世界上少數的穩定民主國家。而中國民主化運動在1989年大屠殺中遭到了慘重打擊,之後各地的民主化自由化運動,以及邊疆人民的自治自決運動也遭到了殘酷鎮壓。至今中國民衆權力相比1980年代並未得到改善,甚至在現代科技監控廣泛應用後,與40年前相比有所倒退。沒有民主權利意味着中國人無法通過正常的總統議會選舉限制統治者掠奪,也無法要求國家經濟爲其收入來源或生活幸福而服務。而底層由於缺乏中上層與官僚資本體系的裙帶關係,被剝削壓制的更加嚴重。

中國政府同時壟斷了工會組織,使之成爲中國官僚資本打壓分化工人的工具。中國民間左派則遭到最殘酷的鎮壓,2019年7月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發表《北大學生就深圳7·27維權工人被捕事件聲援書》,隨後其成員即遭到中國公安國安系統逮捕迫害。最終北大馬會遭到解散改組,其成員隨後被要求學習儒家思想。

三,中國政府迫害中國左翼工人運動同時,也收買國際特別是歐美日韓臺等發達國家左派,以減少其對中國勞動者的聲援。同時也使得各國工會無法施壓中國政府,提高中國勞工收入實現貿易公平。

中國政府在早期繼承了蘇俄政府宣傳虛假的社會主義,通過欺騙各國左派,收買少數左派領袖以分化對其侵犯人權行爲制裁的目的。同時中國政府以最嚴酷手段迫害中國工人階級,因此能剝削中國勞工得到的大量金錢,特別是來自全球的不平等貿易所得,這使得中國政府強化控制各國工會的能力。臺灣的「左派」在面對中國政府侵略時「反戰」的奇怪表演,可能是這種收買的結果之一。

更重要的是,除了分化瓦解臺灣,利於其侵略。中國政府收買臺灣社會主義者也使其威脅消失,雖然有臺商臺幹等很多接觸中國工人的渠道,但無意對中國工人進行理論和宣傳上的支援,無法引發對中國政府統治最根本的威脅。顯然他們清楚歐美工會在改善日韓臺勞工待遇中發揮的巨大作用。

四,中國勞工勞動所得過低,導致購買力嚴重不足,最終導致全球經濟失衡。習近平全球爭霸野心也實現了其應得的國際制裁

中國政府即使能壓制勞工,最終也因大部分屬於勞工階層的中國人收入過低,發生嚴重的經濟問題。勞工雖然產生了大量國際化貿易商品,但因剝削深重無法購買提高生活水準的大量商品,導致中國表面長期對外傾銷得利,但國內經濟循環也遭到嚴重破壞。最終在疫情時代導致全球購買力下降,無法維持出口;同時中國經濟由於底層長期接近破產,無法實現習近平設計的「內循環」。現在中國經濟已經陷入購買力下降,收入減少的通貨緊縮循環。

中國勞工。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同時,習近平放棄鄧小平「韜光養晦」策略,扶植朝鮮核試驗,協助俄國侵略烏克蘭,以及對臺灣、菲律賓的侵略野心也引發了全球的警惕。其官方組織的技術竊取引發了歐美企業的不滿,受其不平等貿易影響的美國產業工人則投向川普以實現全面抗中。最終在拜登執政時期美國實現了對中的大量技術制裁,中國開始被剝離全球化。這也加速了中國經濟的崩潰。

五,今日中國年輕人躺平的應對方式,是對中國政府殘酷鎮壓的最後無力反抗,這也重創全球化,同時損害了臺灣中下層勞動者的收入。

中國人特別是受過一定教育能看清這嚴重不平等社會的年輕人,少數勇敢者在「白紙運動」等抗議活動中遭到打壓。大部分人選擇「不買車,不買房,不結婚,不生育」的新時代非暴力不合作與之對抗。其最初的表象是民間「輕奢」產品的消費減少,以及汽車手機等可更新換代產品更換速度的降低。例如今日中國除了少數大城市核心區,大部分附加值高的奶茶店倒閉,麥當勞、肯德基的廉價套餐則廣受歡迎。最終的後果是汽車等大宗產品滯銷,工人失業或收入降低導致進一步減少購買,隨後更多工人失業的通貨緊縮循環。

而臺灣由於勞動時薪較高,只能生產高檔海鮮水果等奢侈消費品,旅遊費用也遠高於中國國內旅遊。這些產業在中國通貨緊縮的當下,根本無法通過對中國全面投降帶來的貿易自由實現復甦。臺灣勞工面對中國勞工,相較於歐美勞工面對日本勞工,缺少通過政府施壓改善其待遇實現貿易公平的行動,甚至對是誰造成了自己的收入下降而不自知。

而以上這一切的罪惡,除了始作俑者的中國政府,臺灣左統無疑是罪孽深重。他們擁有言論自由且掌握最多中國內部資訊,但其並沒有利於所學的社會主義理論能力維護中臺兩國勞工權益,而是成爲了中國共產黨和其官僚資本的幫兇。

作者為在上海打工的台灣人,現已返國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