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劃紅線的拜習高峰會?

趙君朔
1.1k 人閱讀

本次G20最受矚目的就是拜登和習近平在各國元首峰會提前一天先進行的雙邊會談,因為這是雙方去年至今5度通話後的首度見面,也是疫情後美中領導人再度舉行G20的場外高峰會。川普時期曾經兩度在阿根廷首都和大阪和習近平舉行面對面會談,之後美中兩國關係便在疫情爆發後在2020跌至谷底,並一路延續到拜登接任為止。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對中共的政策變化

在討論本次拜習見面的可能成果前,有必要先仔細回顧美國的中共政策。拜登政府上台近兩年執行的中共政策和川普時期形成明顯對比:川普時代是他本人常在推特上對習近平大讚,第一年雙方也曾氣氛熱烈的互訪,但在川普團隊發動貿易戰後便開始一路往下,到川普團隊要卸任前的最後一個月還刻意丟出許多「絆馬索」式的狠招,如公布武漢肺炎美國情報機關收集到的資料、公布最後一波制裁香港官員名單、將中共在新疆的人權迫害訂為種族屠殺、派聯合國大使歷史性訪台(在最後一刻取消)等希望留給拜登政府一個難以轉圜的框架。

在美國政治氣氛緊繃低迷中上台的拜登政府則是在各種政策文件中清楚地列舉了中共各種對以規則為基礎國際秩序的侵蝕、破壞(但對於中共在美國國內的顛覆、滲透和收買則甚少公開談論,這和川普政府有所不同),將之視為美國面臨的挑戰,打算從三個方面來應對:(1)在國內進行各類型如基建、綠能轉型、鼓勵製造業回歸等投資來強化體質和中共競爭;(2)修復和盟邦的關係,以多邊主義打造、強化美國領頭的自由世界秩序並吸引在中共勢力範圍的國家投靠;(3)在全球性議題上還是希望中共能一起合作處理,但不會讓中共據此為籌碼要脅美國放棄基本價值。

拜登政府到目前為止的確是言行一致的按照這個戰略腳本來處理美中關係,在戰術上還強調要保持雙方元首和軍方高層的溝通管道暢通,以防雙方的競爭滑向衝突。這的確是個實際的考慮,也是暗中表達對川普時代衝突性越來越高的對中政策的否定。

那麼如此戰略和戰術的指引下拜登政府近兩年來執行對中共「軟圍堵」的成效如何呢?以目前的世界局勢來看,明顯是失敗的。原因在於拜登政府的戰略缺乏主動進攻的元素,而不論是剛出版《Danger Zone》 的兩位美國頂級戰略分析家Hal Brand和Michael Beckley或是去年出版《Getting China Wrong》的著名對中鷹派學者、普林斯頓的Aaron Freiberg都在書中強調要能有效對抗中共,需要有進攻性的作為。

拜登似曾想緩和對中制裁以救美國經濟

但拜登政府受限於川普政府最後設下的嚴厲框架,又希望靠軟性外交手段讓中共自覺的改變其各種破壞性行為只是給了中共舞台,一方面屢次表演義和團式的叫囂,一方面決定力挺普丁入侵烏克蘭透過代理人來挑戰拜登想重建的國際秩序。這讓中美關係舊的問題都還沒有解決但又多了一個新的衝突點。同時在美國國內又不幸因為失當的經濟政策讓通膨來到40年的新高點,為了緩解通膨,拜登政府一直在考慮要撤除部分中共輸美民生用品的關稅。

雖然已經有智庫出報告透過標準的經濟學可計算一般均衡進行模擬後,指出這樣做對降低物價的效果有限,但還是不斷有傳聞說拜登政府會對此做出決定,直到眾議院議長斐洛西不顧白宮反覆勸阻堅持訪台引發第四次台海危機後,才打亂了拜登政府對此的計畫(但根據《華爾街日報》的最新報導,白宮對此還是沒有正式放棄,只是先擱置,明年還是有可能宣布執行),還有拜習七月底第三次線上會談後雙方原本預計要在越來越多領域探索如總體經濟政策、糧食危機等進行合作的可能。

不過原本預期會引發持續高度緊張的第四次台海危機卻在短短一天內就結束,美中雙方的表現和90年代的兩次台海危機相比都堪稱溫和。中共最大的動作反而是在八月初宣布數項報復措施,其中包括美方最在意的恢復美中軍方高層溝通管道與氣候變遷等。換言之,拜登政府原本一心想要推進的競爭中維持溝通管道暢通並尋求合作的路線又被打回原點。

但這樣的僵局沒有持續多久,世界局勢又一次的急轉直下,終於可能讓拜登政府意識到這種只布陣、不進攻、靠外交的路線是行不通的。這個關鍵性的發展就是習近平在疫情爆發後近三年來首次出訪,到烏茲別克參加上海合作組織的會議並和普丁密談後不久,普丁便升高烏俄戰爭的規模,宣布全國部分動員。但最引人矚目的是,烏克蘭的戰場上出現大批伊朗製造的無人機,其中還有不少中共製造的仿西方無人機零件。接下來連北韓都開始在東亞動作頻頻,除了屢次發射砲彈和試射飛彈越過日本上空,讓今年飛彈試射的次數打破歷來紀錄外,連空軍都兩度大舉升空進行挑釁。

「邪惡軸心」一起鬧事

如此壯觀的「邪惡軸心」在歐亞大陸的兩端分進合擊,配上美國可能事先已經得到情報習近平將會在20大正式獨攬大權,開啟終身執政,終於讓拜登意識到現在的緊張情勢只是未來更大武裝衝突的前菜,畢竟習近平在自己還不方便和美國正面對決下,已經沒有顧忌地放手讓小弟出面盡量耍狠想讓美國備力多分。萬一普丁的戰線有潰敗之勢,加上中共國內的經濟持續惡化之下,習近平最後可能自己出手在印太的某個區塊挑起衝突絕對是合理的下一步。因此拜登政府需要迅速改變對中政策的某些做法,尤其在還來的及的時候。

於是就在中共召開20大前,拜登政府祭出了非常嚴苛、徹底的高階人工智慧晶片禁令,這是鑑於含有此類晶片的大量軍事裝置如無人機被運用在俄烏戰爭上以及對中共這幾年大力推進的「軍民融合」的強力反制。更是拜登政府上任後罕見的重手,讓中共之後在訓練人工智慧模型和發展超級電腦上都面臨斷炊的窘境,而且還難以做出任何對美國有殺傷力的反制。

在剛剛對中共發動上任以來最嚴厲的禁售令,與拜登期中選舉結果比想像中好很多的背景下,拜登可以說是很有底氣地和習近平首次面對面(也就是去年美中阿拉斯加會談上楊潔篪所說的站在position of strength上和中共談判)。而從目前拜登的公開表態來看,他的第一步是想打探什麼是會讓習近平不惜引發衝突的紅線並畫出美國的紅線,也就是釐清雙方的不可侵犯的核心利益在哪。另外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表示拜登會要求中共約束北韓的行為。

這樣的做法比較讓人擔憂的是會讓人想起歐巴馬執政後期的作法,在《天下大亂》一書中,作者Josh Rogin寫到「歐巴馬想要知道『我們紅線要畫在那裡,又如何和中國溝通』」。希望拜登在會談中要能強勢的和中共說武力侵台或是其他任何破壞台海和平穩定的動作,對美國來是說不可跨越的紅線,中共若是膽敢跨越這條紅線,那麼美國會祭出強度不比10月晶片和半導體製造設備禁售令低的新制裁。

中美兩車對撞,誰會先煞車?

當然對大權剛剛在握的習近平來說,他表面上並沒有示弱的空間,但實際上在面臨國內經濟嚴重下滑,外資加速出逃,盲挺普丁得罪所有先進國家集團,民間對漫無止境的封城累積相當多抱怨等不利狀況下,萬一真的拜登這樣給他下馬威,他很難像去年因為新疆問題遭到制裁或是拜登首次G7會後公報談到香港就加碼回擊一樣強硬,很可能會表面上不願意讓步,用隱晦的文字會後重彈老調說是美國搞霸凌,發動各類小團體圍堵中共,但開始在行為上有所收斂,減少類似上週一口氣出動63架次軍機繞台的動作。

但反過來說,也有可能是習近平察覺拜登還是以避免衝突為最高目標先聲奪人,想逼拜登作雙方各畫紅線的勢力範圍交易,從美國過去的反應來看,拜登政府會用重申一貫的政策立場來對應中共的逼迫。這樣雖然沒有犧牲台灣利益的憂慮,但會給習近平思考用別的辦法進行新一輪勒索的誘因,那麼也就重蹈了拜登政府執政近兩年來的覆轍─缺乏教訓獨裁者的意志而讓國際局勢陷入混亂。

到底最後結果會如何還難以判斷,往好的想是拜登政府終於有了強硬出招的紀錄,也意識到世界局勢越來越險惡。所以首次面對習近平會有較強的嚇阻力,往壞的想是不管拜登最近關於拜習會的發言或是美國剛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都還是強調要避免和中共發生衝突,並尋求在全球性事務上的合作。只能從會後雙方各自發表的公報和後續的行為,推測雙方在會談中是誰站在優勢地位開價,誰表面上守住底線但卻悄悄的開始往後退。

總之,這場會面只是美中在新局面下展開的新一輪互動的起點而已,但會透露不少有價值的蛛絲馬跡。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