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嘲諷是獨裁者的夢魘──從黃明志《龍的傳人》想起侯德健

李志銘
616 人閱讀

曾聽聞在台灣媒體圈內流傳著這樣的說法:政治人物最怕的並不是被罵,而是當你做什麼都不受注意、由於「沒有聲量」被徹底邊緣化(所以柯文哲過去每每要拋出各種爭議言論引發關注)。與此同時,政治人物也最怕「被當作笑話」,乃至成為「流芳百世」的笑柄(比如背棄「時代力量」投靠「民眾黨」的黃國昌扛著柯文哲人形氣球貌似「胯下求官」的那張著名照片,勢必將成為日後他一生揮之不去的恥辱形象)。

而在極權主義統治下,人民對於專制政權的嘲諷毋寧更成為民間反抗的普遍形式之一。誠如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那句名言:「每個笑話都是一個小小的革命」(Every joke is a tiny revolution.)。意即當人們開始用笑話諷刺那些獨裁者,嘲諷他們的權力、愚蠢及暴力時,這樣的幽默本身便具有顛覆性的力量。

回顧過去在前蘇聯時期(1950~1980年代),政治笑話蔚為風行,史達林、赫魯雪夫的高壓統治,並沒有扼殺掉民眾的幽默感,簡直是全民吐槽,反映出俄共專制、冷酷、無情、讓人窒息的社會現實。另外,同屬社會主義陣營、提及中共的政治笑話也不遑多讓,特別是習近平上台後的各種倒行逆施,更令其諸多外號如「包子」、「維尼」、「總加速師」不脛而走,坊間關於他的笑話亦是絡繹不絕。

面對專制政權,《克里姆林宮的餐桌》作者─波蘭文學作家維特多.沙博爾夫斯基(Witold Szabłowski)也總是不忘強調:「只要我們還可以嘲笑那些獨裁者,我們就是自由的人」。

不久前,為了迎接2024龍年的到來,來自馬來西亞的音樂創作鬼才黃明志推出生肖賀歲新歌,曲名就叫《龍的傳人》,不僅找來一名身穿龍袍、戴著維尼熊(馬賽克)面具並使用AI合成聲音的神秘歌手「小熊為你」參與合唱(明顯是在嘲諷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還在歌曲MV影片中加入各種(諧音)時事梗,包含從「白紙劍法」、「五筒(武統)天下」、「八九六四」、「反送終拳」到「(五月天)假唱」、「乳滑」(辱華)、「愛騙人」、「抖音真莖」、「科目三」等,諸多尖銳諷刺卻又彷彿充滿「正能量」的歡樂氣氛不禁令人朗朗上口。

黃明志:我們都是龍的傳人,有著我們long long的根

自從黃明志的新歌《龍的傳人》在YouTube影音平台發佈後,旋即獲得廣大迴響(至今一個月來已累積將近一千萬的點閱數),甚至被封為新一代的「辱華神曲」。許多聽眾網友紛紛留言「史上最暖心的賀歲歌」、「建議台灣各大百貨公司都要輪播」、「身為香港人聽得總是那麼解氣,必須反覆聽夠8964次」、「歌曲中的旋律和節奏讓人感到愉悅,無論何時聽都能帶來好心情」。

圖片來源:翻攝自黃明志臉書粉絲專頁

此曲MV影片一開場高唱主旋律「我們都是龍的傳人,一輩子的祖國人,龍蝦、龍眼、龍馬精神,人人都是龍的傳人,五千年來永遠的神…」,表面看似洋溢著一片樂觀進取的歡騰喜氣,搭配片頭空拍萬里長城的磅礡畫面,實際上卻是「以假亂真」,全程皆在台南白河「台灣萬里長城」古鎮觀光區內取景拍攝,幾乎讓人以為當真是在歌頌中國的偉大、皇帝的威嚴,以及源遠流長的中華民族精神。

但就在不到幾秒後,緊接著登場的副歌RAP說唱:「遙遠的東方有一群人,心在祖國,人在倫敦…」,頓時讓人聯想起前陣子在英國倫敦「聖潘克拉斯」(St. Pancras)車站發生「中國小粉紅騷擾英國鋼琴家Brendan Kavanagh」的國際新聞事件(後來Brendan本人看了MV影片後還特別留言,表示喜愛這首歌曲,並邀請黃明志到英國與他一起拍片)。這才赫然驚覺:原來這是一首嘲諷中共專制政權與獨裁者習近平的「高級黑」反諷歌曲。

如此「辱華」的內容當然不可能在(中國)牆內出現,有趣的是,卻有一些「不明就裡」的中國網友把它當作是一般慶祝龍年的賀歲歌曲,將其MV影片上傳至抖音,結果不到一天的時間,帳號就遭到中共官方永久封禁。

正所謂「魔鬼藏在細節裡」,觀聽黃明志《龍的傳人》新歌MV,不僅句句歌詞都是驚典隱喻,就連畫面中出現的各種動作、道具及標語都充滿了嘲諷的彩蛋(包含影片開場黃明志給「維尼皇帝」一個鐵達尼號式的背後擁抱,用來影射男男情慾的「龍陽之癖」)。又比如其中一段副歌唱道:「對面又老又窮逼,連海鮮都吃不起,就連山上的住民,都是喝黃河水的」,顯然是在諷刺台灣赴中國發展的藝人楊丞琳(說她小時侯在台灣吃不起海鮮)與蕭敬騰(自稱被黃河長江滋養)等「親中言論」。隨後MV影片便安排了一幕黃明志餵女藝人吃海鮮的畫面,包括在她臉上那顆明顯的痣都在暗指楊丞琳,可見導演拍攝確實非常用心。

除此之外,黃明志更在歌曲《龍的傳人》到處大開黃腔,將原本被中共視為「中華民族」象徵圖騰、為了宣揚實現「大一統」政治野心而把所有不同族群背景的中國人民綑綁成為「黨國一體」想像中的「龍」,取而代之為具有強烈猥褻及情色意涵的「龍根」(意指皇帝的生殖器─陽具),且為了呼應一開場的主歌詞:「我們都是龍的傳人,有著我們long long的根」、「所有愛國的膠膠(雙關語,意指雞雞與中華膠),快來挖呀挖呀挖,大大的整天刷抖音,一邊高潮抓著龍筋,太暖心了」,黃明志甚至還配合在MV畫面中做出「打手槍」的動作同時唱道:「我的龍根,能屈能伸」(此處亦為諷刺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的言論,稱中國是能屈能伸的世界老二),再加上這段歌詞:「報告皇帝,首富的錢已經動態清零,那些過氣的明星,都來舔我的幣」(以諧音「舔我的B」來隱喻「舔陰」),諸多帶有「性暗示」的諧音梗,擺明了針對中共獨裁者及其黨國體制進行各種「性侮辱」的冒犯、貶抑和嘲弄,堪稱全曲的神來之筆!

侯德健:我從不認為把共產黨打倒了之後中國就能有民主

黃明志有才情、有膽色,先有單曲《玻璃心》暗諷「小粉紅」和中國政府,此前他也曾因多部爭議作品被馬來西亞政府起訴,如今又有《龍的傳人》直接挑釁中共獨裁者「維尼皇帝」(習近平)的底線,難怪收視爆棚!

這首新歌最厲害之處在於,以後再有人自稱「龍的傳人」,尷尬氛圍便不請自來。(譬如看到「龍」就不禁聯想起黃明志的「龍根」)。像這樣的影射嘲諷,必須要對中共統治的各種折騰,以及習近平的荒謬作為都需要很明瞭,才能理解其中的幽默。

巧合的是,早在46年前(1978)因受到「台美斷交」事件影響、最早創作《龍的傳人》原始歌曲的侯德健,後來(1990年)也曾發表一首以模仿四川口音作為對白唱腔的主打歌《下去不》,用來諷刺當時(1989)在「六四學運」下令開槍的中共國家主席鄧小平。

想當初陸續創作出《捉泥鰍》、《龍的傳人》、《酒矸倘賣無》(電影《搭錯車》主題歌)等歌曲而聲名大噪的侯德健,由於不滿國內歌曲審查制度壓迫,再加上當時新聞局長宋楚瑜擅自為《龍的傳人》更改歌詞而引發反感,致使他在二十七歲那年(1983)兩岸仍屬戒嚴的時刻毅然決定「叛逃」到中國。六四學運期間,他與劉曉波、高新、周舵等組成「天安門四君子」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絕食,翌年(1990)即被中共當局從上海強行遣返台灣。

近幾年來,在中國有許多節目很喜歡在晚會大內宣時找台灣人一起合唱《龍的傳人》,以宣揚中共大一統思想。該曲最初於1980年代由民歌手李建復擔綱演唱,及至2000年再由李建復的姪子─歌手王力宏翻唱了重新編曲後的《龍的傳人》,成為當今中國年輕一代聽眾所記得的版本。

然而,根據侯德健在《禍頭子正傳》這部自傳裡所描述,他一直覺得最初李建復演唱的版本過於雄壯、激昂。而他始終認為,「人們不應該把《龍的傳人》當進行曲來唱,頂多只能小聲地哼哼」。侯德健指出「歌裡說的是一個民族的沒落,受欺侮而不是光榮、偉大的事跡,這才是《龍的傳人》百數十年來的歷史真相。」(侯德健,〈「龍的傳人」的修改〉,《禍頭子正傳》,台北:聯經出版社,1990年,頁79-81)。

此外,侯德健還在《禍頭子正傳》一書表示,他把歌詞「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劍」改為「四面楚歌是奴才的劍」。原作姑息是養奸的意思,可惜文意欠明確,所以在六四民運那年(1989)為了抗議北京李鵬政府的戒嚴而改作「獨裁的劍」,後來又再改為「奴才」實際上是點明了中國人的悲哀所在,實在不是野心家們千方百計想當皇帝,而是奴才太多,奴性文化、習慣太深,骨子裡需要個皇帝。

侯德健一再強調,阻礙中國民主的人,並不是鄧小平、李鵬、楊尚昆或任何個人,卻是中國人自身的奴性。「我從來不把他們簡單地情緒化地畫作壞人,也從不認為,把共產黨打倒了之後中國就能有民主,天下就果真太平了」(侯德健,〈「龍的傳人」的修改〉,《禍頭子正傳》,台北:聯經出版社,1990年,頁79-81。)。

歸結而論,只有當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民開始明白,「中國共產黨」並不代表「中國」,以及那個在大一統「政治謊言」虛構下的「中華民族」,才有可能寄望一絲中國未來的民主。而黃志明的歌曲同時也不斷提醒著我們:只要有才能,站著賺比跪著賺的市場還大。

作者為作家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