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凌虐礦工工寮吧!

孟買春秋
2.3K 人閱讀

我是一個沒有經歷過大風大浪、一生大致順遂的人,猜想大多看到這篇文章的人也是,我們要如何去理解或是體會那些一輩子都處於弱勢的族群?或許可以從過去幾個星期來對礦坑工寮的攻擊開始,那些深深讓我感到憤怒的攻擊。

根據戶籍資料顯示,超過半個世紀前,也就是民國47年2月起,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賴清德的祖父賴萬發就住進當時的萬里中福里,賴萬發的職業記載為煤礦工。已經存在一甲子的工寮,合法取得門牌後整編為中福路85號,日後再分割為84及85號,賴清德的老家是84號。

要知道台灣煤礦坑採集歷史,可以追溯至日本殖民時代,早已超過百年,遠在國民黨來台之前。

入坑後性命就不再屬於自己的礦工生活,在此不多加著墨,因為沒有經歷過也不認識礦工家族,不論我再怎麼描述,充其量也只是文字堆砌。

遭到漠視的礦工生存權

萬里全盛時期有超過50個礦場,當時可以合法興建辦公室和礦工工寮的礦業用地,在礦業終止後沒有進行地目變更,造成既存工寮無處申請建照,陷入進退兩難的尷尬處境。鄰近的瑞芳和猴硐,還有許多散佈各地的礦坑,也面臨相同的難題。

金瓜石、九份地區早期也都採礦,老一輩的礦工幾乎都是就地搭蓋工寮,一代接著一代,行有餘力就修整改建,但幾乎沒有人有土地所有權證明。過去台北縣政府工務局曾以專案方式,為瑞芳金瓜石與九份地區現有的房屋取得合法身分,而在升格為新北市之後,這個專案似乎就無疾而終了。

這些由工寮漸漸演變成的簡單平房或是兩層樓房,始於上個世紀中期,遠遠早於政府實施計畫分區建築管制的民國70年2月。賴清德的老家是合法的職工宿舍,並非發布建築管制後未經申請卻擅自建造的房屋。然而因為政府在礦業終止後未曾變更地目,和賴家一樣的既有建築,可想而知無從申請補發合法建照。

在全國各地的舊礦坑附近,這種沒有豪華外觀的房舍隨處可見。隨手搜尋便可得知,賴清德老家附近的房價一坪不到三萬元,步行至最近的便利商店需要19分鐘。如果有能力,這樣的居住環境不會是我的選擇,我相信也不會是多數人的選擇。

家境清寒的賴清德靠著努力不再是弱勢族群了,他甚至當了台灣社會人人稱羨的醫師。從政後他歷經國大代表、立委、市長、行政院長,最後成為全國一人之下的副總統。他早已不屬於弱勢族群,但是他出身的背景是,至今留在他父祖輩生長環境中的人還是,並無太多改變。

在野攻擊的不是賴清德,而是弱勢沈默的一群

我看著在野黨對賴清德老家的瘋狂攻擊不敢置信,不是因為賴清德,而是因為那一類的房子代表了上一代血淚的過往,還有至今無法離開的辛酸。因為選舉,這些在山區不便的簡樸住所,成為嗜血政客淩虐的對象,人性何在?

即使於法不是違建,賴清德大可以和他的競選對手、在農牧地違法經營停車場收租的前台北市長柯文哲一樣,輕描淡寫說拆了吧,省去與對手的口水之爭。反正也不住在那裡了,不過是一間幾十萬的鄉下房子罷了。

但拆了的意義是什麼?全國數千間一樣情形、半個世紀前礦區工寮原址修建的房子,是不是因為政府未能即時變更地目讓他們補申請建照就都得拆了?

拆的不是那些都市人看來簡陋的房舍,是幾千個無法離開的家庭。

因為一直住在還算熱鬧的城市裡,我不認識任何礦工家庭,但我從小到大在學校的同學,不乏住在眷村裡的。從到同學眷村的平房家裡去玩,漸漸地眷村改建了,還住在只有樓梯的公寓裡的我,去了他們在市區有電梯全新國宅裡的新家。眷村的故事,成為我那個年代電視劇最受歡迎的題材,而保存完整的眷村,也成為民眾最喜歡的拍照景點,賺進觀光財。

一邊照顧眷村,另一邊無視農工困境

眷村裡的人家,跟著國民黨來台已經有許許多多台灣人沒有的好處,不論在公家考試或是就業方面,眷村改建後他們還可以住進在市區精華地段的電梯國宅。一直到近日之前,我沒有認真想過這有多不公平,一直到賴清德的礦區老家成為新聞焦點。

為什麼同樣年代的眷村可以就地合法重蓋發給所有權,但原本合法的礦區工寮,在礦區廢止後因為沒有同步修法,不僅得不到所有權,還被稱為「違建」?為什麼跟著蔣中正來台灣住在眷村裡的人,自然而然取得土地住進國宅,而寫下血淚史的台灣礦工,卻在數十年後還要住在無法正名的簡陋房舍裡遭受凌遲訕笑?

不久前參選新竹立委的柯美蘭提出一項政見,承諾當選就要協助新竹的工業宅就地合法,幫助那些心存僥倖買工業宅當住宅的人,讓他們在新竹精華區的房子更值錢。那些在工業區裡所謂的工業宅,美輪美奐,柯美蘭要幫助他們變得更值錢。

就在幾天前,柯美蘭的哥哥柯文哲被揭穿買了嚴格規定不允許移作他用的農牧地,大剌剌破壞農地開停車場收租賺錢。再更早的幾天前,柯文哲臉不紅氣不喘大談農業政策,說要保護農地。

也是在這幾天,電視上播放著憂心忡忡的礦工家庭到處打聽,找協會找里長詢問家的未來。是的,找最基層的里長,住在荒郊野外的他們,應該也不知道要找誰吧?

已經住在那裡好幾代的礦工家庭,因為政客選舉操作,擔心害怕會不會要拆屋搬走,而低級卑劣的政客和好事的民眾,爭相前往他們原來寧靜的村落,揶揄拍照絡繹不絕,把他們前途未卜的家當成動物園。

圖片來源:翻攝自打馬悍將粉絲團

如果你是賴清德,你能為了杜悠悠造謠之口,索性拆了沒人住的老家,只因為要選總統?如果我是他,我不能,我也相信他不能。拆了就是屈服於沒有是非的輿論,就是為一己之私吞下屈辱,將處境一樣的數千戶礦工住家一併宣告死刑:副總統都認了非法違建,你們還不拆?

不談眷村吧,不論甘不甘心公不公平,這一切都有不可逆轉的歷史背景,再多的如果都回不去了,但這種不公平不正義只存在幾十年前嗎?

藍白政客的醜陋嘴臉徹底現形

放眼看看坐擁地方勢力的馬文君、謝衣鳳、顏寬恒等人,甚至柯文哲、黃國昌的老家,他們的經濟完全沒有困難,是社會的佼佼者,卻還是佔盡國有土地的便宜,蓋豪宅加違建。但除了八卦似的報導,他們的惡行絲毫不見輿論撻伐譴責。

他們以為攻擊的只是政治對手賴清德,報導的只是茶餘飯後,但被椎心刺骨傷害的卻是在某一段被人遺忘的歷史中,為台灣締造榮景獻出生命的台灣礦工族群。

選舉選到沒人性是一句陳腐極了的口號,但近日來這句話,幾乎天天在我腦海浮現。不要選舉選到沒人性,放過礦坑的工寮吧,讓他們保有應有的尊嚴,別再把違建二字套在他們頭上,那是莫大的侮辱與不敬。

作者在海外漂泊二十多年後,目前與同為路透社記者的英國丈夫,在八里左岸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希望兩人近半個世紀的國際新聞生涯,能提供些許真切看台灣的觀點。

留言評論
孟買春秋
Latest posts by 孟買春秋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