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女人開車上路,都是在玩命

胡芷嫣
1.9k 人閱讀

所謂「動力的世界,男人主宰」,最近我益發覺得這句話非常正確。

學開車考駕照的這段日子,我宛如切膚之痛地體會到,這句話不是一句廣告台詞,不是一份價值主張,這句話,講的是一種生死交關。

想一個月前初初坐上駕駛座手握方向盤的那一剎那,我感到渾身說不上來的不對勁──眼前的方向盤,背後的座椅,四周的踏板,排檔桿……每個裝置的位置似乎都和我扞格不入。坐在駕駛座上的我,像一片拼圖,被塞進了錯誤的位置。我頓時感到一陣慌亂。

過不久就發現,一開始坐上駕駛座有這種感覺的女流之輩,並不只有我一個。現代汽車的設計,上從車體構造、使用者介面體驗乃至於最實際的上路安全,都是以男性使用者為判斷的產物。

先面對一件科學事實:女性整體平均體型比男性嬌小,因此,在以男性平均身形打造、為男性舒適體驗設計的小客車裡,女駕駛為了取得良好視野、讓雙腳舒適地踩上踏板,幾乎都必須將背挺到最直,將座椅調到最前面。視野是相對清楚了,腳是可以將離合器踩到底了,但伴隨而來的嚴重後果是,這樣的駕駛姿勢其實相對危險──當汽車遭遇事故,這個非「標準」駕駛姿勢,會讓女性腿部容易受傷;更不用說當駕駛人的位置太靠前,安全氣囊沒有足夠的爆開距離,不只無法發揮保護作用,反而構成嚴重生命威脅。

(我彷彿已經可以聽見有男人聳聳肩說,那女人就不要開車啊。)

英國女性主義作者 Caroline Criado Perez ,2019 年出版一本書叫做《被隱形的女人》( Invisible Women: Exposing Data Bias in a World Designed for Men),裡頭提及驚人的事實:歐美車廠自從1950 年代使用假人進行車禍撞擊安全性測試開始,至今最普遍的測試假人仍是 177 公分 76 公斤,具有男性中等體型、男性肌肉組織分布、男性骨盆、男性脊椎的,男性假人,直到 2011 年美國車廠才開始同步使用女性假人進行車禍撞擊測試。

正當妳以為這已經夠不可思議了,恐怖的還在後頭:那個「女性假人」嚴格來說也不能算是女性,許多車廠只是便宜行事,把原本的男性假人拿來按比例縮小,其比例、身形、骨骼組織……沒有一樣符合女性實際情況。甚至,世界的另一座汽車生產重鎮歐盟國家,還沒有硬性規定車廠在模擬車禍撞擊測試時,要同時測試女性假人;他們唯一一項明文規定使用女性假人的安全性測試,是把她放在副駕駛座。

2019 年美國購車車主女性佔了 60%,2021 年台灣交通部報告顯示本國自小客車車主女性佔 52%,即使如此,女性駕駛人的生命安全仍被「置之度外」。當她們(年長者與瘦小男性亦然)老老實實調整座椅、檢查頭枕、繫緊安全帶,有誰告訴她們,這些車內安全配備,主要保障男駕駛的安全?甚至萬一她是孕婦,當不幸事故發生,不管是正駕還是副駕,十有八九,那條應該保命的安全帶甚至會反過頭來,傷害她肚子裡的胎兒。

這或許是為什麼,根據統計,一旦發生車禍事故,女駕駛重傷的比例,整整高出男性 47%;她們不幸死亡的比例,更高出男駕駛 17%。

最弔詭的是,漠視女性用路人安全的車廠,當需要宣傳汽車乃至於任何動力裝置的安全性時,卻很愛利用女性作為行銷推廣的說服裝置。只消看看強調適合家庭使用的 SUV 廣告中,笑得幸福洋溢的妻子就好。或是,兩次大戰期間歐美媒體熱烈吹捧女性飛行員,並不是因為她們的飛行能力,而是「連女人都可以開長途飛機」,證明了飛機這種運輸工具很安全。

***

汽車乃至於任何動力機械裝置的背後,多的是被隱形、被消音的女人。

略懂車的人都曉得,名車 Mercedes-Benz 的創辦人Carl Benz ,是人類史上第一輛具內燃式引擎的現代汽車發明者;時至今日, Carl Benz 尊爵不凡的發明,幾乎和高貴的賓士畫上等號。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略懂車的人或許也聽過,Carl Benz 的妻子 Bertha Benz ,是人類史上第一位長途汽車駕駛;1888 年她駕著老公打造的賓士車,載著兩個青春期兒子,上路開了 106 公里。此舉讓賓士一戰成名。

然而,有多少人知道, Bertha Benz 不只是賓士的主要投資者,更是賓士的共同發明人。她參與了第一輛賓士車(也就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輛具內燃式引擎的現代汽車)從裡到外的設計打造,只是囿於當時法律的性別歧視, Bertha Benz 無法和她老公一起申請共同專利。

比起 Carl Benz ,她對於這項人類劃時代的動力運輸工具顯然更有信心──那趟 106 公里的歷史性旅程,正是 Bertha Benz 為了向她老公、向世人證明,汽車作為日用交通工具的潛力。在那 106 公里狀況百出的旅程中,千金小姐 Bertha Benz 曾取下帽子的別針去疏通油管,脫下腿上襪帶去纏封管線;當汽車的木製煞車來令片開始崩解, Bertha Benz 就地取材,用皮件製作了全世界第一個煞車襯。

一直到她花了一天抵達終點(她父母家)後,她才給被蒙在鼓裡、不知道老婆小孩跑去哪的 Carl Benz 發了簡單的電報。是因為 Bertha Benz 的壯舉,賓士汽車才獲得公眾關注、免於財務危機,於是有了今日威風凜凜的三芒星。

***

以超高安全規格為世人所知、曾經的瑞典國寶  Volvo 汽車,2004 年推出了一台由全女性工程團隊設計打造,以女性車主為主要客群的概念車款 YCC (Your Concept Car)。皎淨俐落的車體外型,超多彈性置物空間的內裝,搭配可自動調整呼應駕駛人身型的方向盤、座椅以及踏板組……根據 Volvo 官方宣稱,該車款不只吸引全球關注,拿下設計大獎,更創造無數好評。但於此同時, Volvo 也斬釘截鐵地說,「這部車永遠不會量產」。

這部專為女性打造的 YCC,永遠都只能放在博物館裡供人憑弔。

技術因素?商業考量?背後原因為何,代價是什麼,Volvo 沒有正面回答,但聰明的大家不妨試著從側面理解:有傳言美國高等法院將推翻保障女性墮胎權的羅訴韋德案,5月14日全美民眾聯合上街遊行,向高等法院施加壓力,捍衛墮胎權。演員 Julia Louis-Dreyfus 也是遊行人群其一,她舉著標語,上頭寫:「如果男人會懷孕,妳就可以在 ATM 進行墮胎。」( If men got pregnant, you could get a abortion at an ATM. )生殖也好,開車也好,這個男性中心主義的世界,之所以漠視女性身體的精神的各種權利,說破了,就是因為男人覺得不需要。

上一代人常說開車最怕「道路三寶」:老人,女人,老女人。不知道活在 21 世紀的你,是不是仍害怕「道路三寶」開車上路呢?

──老實說,我們比你更怕。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胡芷嫣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