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人家林志玲」:催生暴力

盧郁佳
2,947 人閱讀

Netflix實境劇《璀璨帝國》中,比佛利山莊台裔整型醫師的妻子克莉絲汀.趙(Christine Chiu),每年主辦奧斯卡金像獎的熱場派對,封名店大街開春節趴,和軍火商百億千金Anna鬥富。派對贈送肉毒桿菌針任客人打;抓娃娃機塞滿Gucci包包讓賓客拿;每套華服10-30萬美元(280萬-839萬台幣)。做試管嬰兒12年屢戰屢敗,被公婆冷落羞辱。2018年生子Baby G,包下Cayton兒童博物館慶生,宣布捐1百萬美元給該館。她稱丈夫蓋布瑞.趙(Gabriel Chiu)為趙匡胤24代孫:「如果現在還有皇室,我兒子Baby G就是皇太子。」皇太子取名三世(Gabriel Chiu III),似乎三代都用同一個名字。

公婆下令繼續生,醫生警告這會要了她的命,叫她雇代理孕母。她23歲嫁給大她15歲的丈夫,此時已38歲,就算沒病都不容易,她說:「公婆很傳統,不要代理孕母。我在婆家剛走出冷宮,不想再來一次。」丈夫先來軟的,拿三歲幼子當腹語人偶,操偶代言,陪笑撒嬌說想添個弟弟。但一受挫,嘴臉就粗暴無情。豪門撤下假面具,觀眾恍悟,穿金戴銀是她賣命生子的獎賞,卻沒有拒絕再玩的自由,華服豪宅都是黃金枷鎖。

這齣戲她也是製作人,在第一季結尾絕地反攻,要脅踢爆丈夫隱私,擋下他凌厲攻勢,贏回子宮自由。

影集溫馨又勵志,克服一瞬險惡後重新維穩收盤。而在現實中,克莉絲汀.趙生下龍種那年,李靚蕾也終於生子。

李靚蕾嫁給大10歲的丈夫王力宏,2013年11月27日奉子成婚,2014年7月9日生女。哺乳期一年後,不到半年懷孕,2016年10月7日生次女。哺乳期都沒過又懷孕,2018年8月24日生子,五年三次孕產餵母奶。生到兒子就被離婚,怒控王力宏視她為生育機器。克莉絲汀.趙威脅踢爆丈夫隱私,李靚蕾終於實現。

新聞「林志玲47歲生子」標題凸顯年齡,以報導人類殖民火星成功的狂熱,鋪天蓋地頌揚高齡產婦奇蹟。持續做試管嬰兒的網紅「廣告小妹」發文說,媽媽、友人都拿林志玲的例子施壓她。然而她以林志玲未發布孕照,推定僱用代理孕母。沒有說、也不能說的是,所以媽媽不能拿林志玲證明女兒能生。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2019年尼泊爾登山家Nirmal Purja打破前人7年爬完全世界14座8千公尺高山紀錄,用6個月又6天爬完。這不是很好嗎,為什麼沒人以此勉勵廣告小妹用一個月爬完世界頂峰,為什麼她不需要質疑他紀錄造假?答案是公婆丈夫爸媽沒有要她爬山,所以恩准Nirmal Purja跟她無關。但他們看林志玲新聞,就像是華裔太空人、加大洛杉磯分校物理博士王贛駿的勵志自傳標題《我能你也能》樂觀暗示的,忽略一切差異,認定她有責任效法,否則就是不夠努力。像爸媽逼兒女用功,就說你看看人家誰誰誰考上建中北一台大,不說誰誰落榜或輟學。兒女可否拿爸媽比王永慶、郭台銘,把兒女沒成就歸咎爸媽,怪爸媽沒做到就是不夠努力?不行。

原來廣告小妹的丈夫和父母逼她懷孕,但她有心臟疾病,自稱「冒著事業、學業、健康三重風險在生孩子」。先是怕孕期住加護病房而不打疫苗;打後胚胎染色體異常,親友就怪她不該打疫苗。孕婦染疫喪命風險和抱孫,在家人心目中孰輕孰重,已一目了然。

她表面感謝讚美丈夫財力「生活有老公扛著。養家不靠我」、「我能再接再厲邁入下一次(懷孕)療程,只因我老公給力」;一面宣稱高薪者僱代理孕母才划算,自己做試管嬰兒「是因為我太窮」:你逼我做林志玲,我就拿你比郭台銘。生不出孩子,責任不在我不努力養卵養胎,在你不多賺點錢僱代理孕母。這是兒女拿爸媽比王永慶的反叛,克莉絲汀.趙向丈夫亮劍。

廣告小妹抱怨:生個孩子全家高興,不適一人承擔。但網民勸她不必冒生命危險生子,她回答孕產還不致命,很多像她這樣的人也生了。

發生了什麼事?她剛拒絕媽媽拿她和林志玲比較;現在她主動跟有同樣疾病的產婦比較,相信別人做得到、她也做得到,不能拿病當藉口不生。家人套到她頭上的責任,她一手剛推了出去,一手又撈了回來。家人的壓迫,她已內化:做試管嬰兒再痛苦,也沒有忤逆爸媽丈夫來得痛苦。這份痛苦,炸向了遠在天邊的陌生人林志玲。

讀者恍然大悟,廣告小妹沒要求改變現況,只是需要抱怨。她得把話講了,才會發現自己是怎麼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種種。而在講出來以前,所有痛苦都還不算數。

比較,就像把林志玲放進秤盤,秤桿會自動傾斜、控制秤錘往哪滑才能平衡。林志玲是好的,你就該學林志玲。世界上有一個人做得到,那就等於你也做得到。父母舉的例子確是事實,形成牢不可破的力場,像隧道困住了兒女,只能單向前進,無暇注意到這些事實經過幕後篩選、用於操控。林志玲能生,其他不能生的人,在證據上跟林志玲等值,媽媽卻視而不見忽略了她們。廣告小妹舉出自己和林志玲的貧富差異,證明兩人無從比較。母女背道而馳,共通的是研究「是否做得到」代替討論「當事人想不想生」。不想,就是衝突矛盾。

尾牙宴席上,推辭長輩敬酒,晚輩會說「我開車來」、「我肝不好」……總之是用「我做不到」代替「我不想喝」,勝在既能迂迴表達真心,又可避免冒犯對方。但如果長輩不放過你,開車來,那就叫車回家;肝不好,那偶爾喝一次也死不了。藉口被各個擊破後,晚輩此時要是吐露真心等於自承前面都是撒謊,繼續瞎掰也一樣會把長輩惹毛,只好認栽開喝。

藉口看似靈活趨吉避凶,其實早已經棄械投降。一接受「我無權不同意」條款,退守「我做不到」的大後方,就注定後方遲早被敵人攻破。晚輩說「酒量不好不會喝」是藉口,長輩說「練習喝酒量就會進步」其實也是藉口。長輩肆無忌憚緊咬不放,仗的就是晚輩不敢把「我不想喝」說出口。仗的就是晚輩知道,說「我不想喝」長輩就會發飆,而雙方都認可長輩有權報復。認可長輩對自己的情緒沒有責任,應由晚輩來負責收拾安撫。

比較的攻防戰,會燒到不相干的林志玲身上,也因許多晚輩避免說「我不想」,藉口推辭說「生不出來」。長輩說「林志玲都生得出來,你怎會生不出來」,用林志玲當藉口,去破壞晚輩的藉口。喪失藉口的保護,地面頓時變成光滑的陡坡,晚輩不願像彈珠般無助滾向以林志玲為名的深淵,要製造屏障,就必須破壞林志玲新聞的證據力。

關鍵不是林志玲本體如何,而是家中圍繞生育展開的權力拉鋸。林志玲是一把刀,看媽媽是拿來切烤鴨,還是往女兒背上捅,都不是刀所能決定。到處都有莫名其妙招人恨的林志玲,婆婆若告訴二媳婦「你大嫂兒子都生兩個了,你肚皮怎麼還沒點消息」,此時大嫂就是林志玲,足以否定二媳婦活著的資格,逼她想當個人就得快馬加鞭生。婆婆若告訴大嫂「你那點破薪水還沒二媳婦獎金多」,二媳婦也就成了林志玲,一樣不讓大嫂活。兩個媳婦都不恨婆婆,而是恨死對方、全力討好婆婆。此時誰是林志玲已不重要,反正大家一起活在假想敵的地獄裡,內捲到死。

生殖科技的進步,乍看中性,實是助紂為虐。原本媳婦生不出來就躺平停損不用生,超過35歲就是天然屏障,公婆認命閉嘴死了這條心。有了試管嬰兒技術,公婆的催生便可持續到媳婦50歲,痛苦無止境。如不立法禁止長輩逼生騷擾,醫療、科技就不可能中立,林志玲生子新聞必遭公婆濫用,不孕醫師也同樣淪為公婆侵犯人權的刀。

《璀璨帝國》劇中的台裔整型男醫師,用自己的名字為兒子取名三世,象徵媳婦的使命是製造延續公婆丈夫生命的複製人。公婆丈夫爸媽和媳婦之間是特殊權力關係;如果公婆丈夫爸媽喜歡用錢、用情、用冷暴力操控,就更加深權勢不對等,一路傾斜谷底無可挽回。兒女婚育猶如為公婆打開專屬遊樂場的大門,媳婦、女兒的子宮,有些公婆視為米老鼠遊行、花壇禁區,可遠觀不可褻玩;有些公婆視為雲霄飛車,沒佔上位子玩個過癮等於白來一趟,門票錢也蝕虧,嚷著「白養你了」義憤填膺組討債自救會。社會縱容後者,但克莉絲汀.趙為公婆丈夫設下了界線,社會應該改做她們的後援軍才是中立。

有人會解釋:因為克莉絲汀.趙丈夫有錢,她才願意拼生子12年。因為她有錢,才敢冒險得罪公婆丈夫,不怕被離婚一無所有。我和她不同,她能我不能。我不是她,她敢我不敢。想要財富自由,就要拿子宮自由去交換。

是的,人們一旦想到「林志玲有錢請代孕,我沒錢所以生不了」的差異,就已經站上與權威分離獨立旅程的起點。起步終究會發現,真實世界裡既沒有孝順的林志玲,也沒有逆媳李靚蕾、克莉絲汀.趙,她們不僅貧富,而是一切都和我不同,既非敵人,也非拯救。沒有女神,只有凡人。

真實世界裡只有我一人,每天靠八卦麻醉逃避我的秘密困境。若我以發言力挺李靚蕾,代替在現實中支持我自己。那麼死時也許我會恍然大悟:原來李靚蕾偷走了我的人生。

留言評論
盧郁佳
Latest posts by 盧郁佳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