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友宜為什麼柯文哲化?

邵立中
713 人閱讀

在恩恩事件的錄音檔全面曝光之際,侯友宜和柯文哲連袂為2025雙北世界壯年運動會召開記者會。在這場記者會中,柯文哲不但對恩恩事件嘻皮笑臉,用戲謔的口吻來替侯友宜解圍,認為侯友宜在恩恩事件中受到批評是因為「他(侯)太紅了」、「沒有人打就表示沒有行情」。會場外,柯文哲也對媒體暗示民眾黨在新北市將不會提名市長參選人。這顯示出柯、侯兩人的合作似乎已不止於體育活動,至少在今年的縣市長及議員的選戰中,雙方應該是有結盟的默契。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從保持距離到接納柯文哲

侯友宜有志於總統大位,已經不是什麼新聞。曾經很長一段時間,侯友宜言必稱中央,特別是在防疫的議題上,他曾經公開說過:「中央怎麼說,我就怎麼做。」甚至在2020的總統大選時,也刻意與韓國瑜保持距離。侯友宜與民進黨執政的中央政府維持良好的互動,讓深藍韓粉氣得牙癢癢,質疑他藍皮綠骨,搞政治外遇。

但諷刺的是,這種市政為先,理性務實,與戰鬥深藍保持距離的態度,卻為他建立了超高的人氣。除了市政滿意度始終穩坐第一之外,在2024最適任總統人選的各項民調中,也有很長一段時間與副總統賴清德分庭抗禮,甚至侯友宜還時有領先。

不過,理性中道的侯友宜卻自今年初開始慢慢消失了,一個越來越像柯文哲的侯友宜漸漸成形。不但逢綠必反,經常砲打中央,而且在防疫工作上處處與指揮中心唱反調,凡事都要特立獨行,非要與指揮中心不一樣才行。這次導致恩恩枉死的新北獨特SOP,就是這種心態造成的。

侯友宜在恩恩事件中嚴重扣分

而在恩恩事件中,侯友宜變得驕傲、說謊、耍賴、死不認錯,簡直就是柯文哲的翻版。令人好奇的是,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讓侯友宜在短短半年不到的時間裡選擇變臉,向柯文哲看齊,甚至與柯文哲結盟呢?就讓我們回顧一下這半年來,台灣政治生態的微妙變化吧。

首先,今年年初,副總統賴清德出訪友邦宏都拉斯,並在行程中與美國副總統賀錦麗「巧遇」,創造台美副總統首次公開同台的歷史鏡頭,使賴清德的民調聲望竄高,擺脫了侯友宜的糾纏。隨後的四大公投案,賴清德更如猛虎出柙,從此對侯友宜保持8至10趴的領先,侯友宜的支持度必須與柯文哲相加,才能與賴清德抗衡。

不過,侯友宜並沒有因此立刻擁抱柯文哲。政治圈一度有個傳聞,說侯友宜尋求與郭台銘搭檔,甚至願意擔任副手。面對媒體追問這個傳聞,侯友宜只是使出了太極招式,倒也沒有否認。然而,就在前幾天(6月17日),郭台銘在回應媒體是否參選2024的問題時,明白表示:「政治不是我的選項。」看來,如果先前侯友宜真的曾向郭台銘提親,最後大概也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吧!?

另外一個可能對侯友宜心態產生影響的事件大概就是國民黨的市議員初選。為了鞏固自己在新北的地盤,侯友宜不惜得罪黨內同志,強勢推出幾位年輕的侯家軍,可是選舉結果卻是重重打了侯友宜一記耳光。除了最具代表性的市府副發言人蔡畹鎣中箭落馬之外,打著「侯友宜唯一支持」旗號的吳訓孝,也是靠著100%青年加權之後,才險勝第三名的對手兩個百分點。這凸顯了侯友宜在民間的高人氣,未必能幫助他在黨內保守環境中突圍,取得2024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門票。

虛有其表導致必須靠攏柯文哲

侯友宜的焦慮,終於促使他向柯文哲靠攏。在聲望頂峰的時刻,侯友宜是不會選擇柯文哲的,因為對任何想爭取首長職位的人來說,柯文哲的負面形象可能是個扣分因子,這也是為什麼將參選台北市長的黃珊珊至今不入民眾黨,因為民調顯示黃珊珊若是加入民眾黨,支持度反而更低(先前郭台銘的民調支持度也有類似狀況)。

然而,目前的侯友宜籌碼其實並不多,國民黨內各個勢力與他之間的新仇舊恨,想要在短時間內化解,本就不是容易的事,更何況他現在氣漸衰,體漸虛,很多黨內同志等著踹他一腳。所以,侯友宜一方面要回防後院,學習柯文哲站在民進黨對立面的策略,化解深藍選民對他的敵意,另一方面也要引進外力,藉由與柯文哲的結盟,刺激自己下滑的聲勢,進能逼宮黨中央,不得不提名他代表國民黨競逐大位,即使逼宮失敗,無法從黨內突圍,退而求其次,侯柯聯軍也能另立山頭,捲起千堆雪,讓侯友宜的總統大夢不致未選先幻滅。

至於柯文哲,與侯友宜結盟目前來說是一件nothing to lose 的交易。短期內可以增加彼此的聲量,互相拉抬;到了明年進入總統選局的時候,柯文哲可以選擇自己參選,當個犧牲自己照亮小雞的母雞,或是要用整黨的資源去交換一個做副總統的機會。

政治勢力之間的分合,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但是侯友宜現在的政治選擇,難免給人飲鴆止渴的感覺。柯文哲路線讓他從80萬票當選的人氣市長,支持度不斷崩解,落到今日負嵎自重的困境,不知道侯友宜有沒有從中學到些什麼?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邵立中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