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兩周年──看不到曙光的寒冬

趙君朔
542 人閱讀

俄烏戰爭開打將近兩周年的現在,各方的情緒和去年此時相比只能說有天壤之別。一年前拜登總統意外出現在基輔,並且當面告訴澤倫斯基總統「你們提醒了我們自由有多可貴,不管這場戰要打多久,都值得打下去。而總統先生,不管要多久,我們都會陪你」。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烏克蘭快彈盡援絕

但知名保守派公共歷史學家Niall Ferguson 2月11日在《彭博新聞網》的專欄文章上先是引用了去年拜登總統頗動人的這段話,然後很諷刺地加上他的註腳「這段話搞了半天,最後的意思是美國只陪你到眾議院共和黨人把麥卡錫議長趕下台還切斷對烏克蘭的援助為止」。

的確根據《華爾街日報》談論美國政治為主的Podcast「波多馬克河觀察」(POTOMAC WATCH)上周四的節目中,身為該報評論版編輯的主持人也說他的軍方消息來源告訴他,烏克蘭庫存的砲彈和彈藥到了3月中再耗掉現存的85%,到6月彈藥就會全部耗盡。

而彈藥不足這個決定戰場勝負的決定性因素還是只有美國能提供充足的援助。目前剛和澤倫斯基在本周簽訂安全協定的德、法兩北約大國,還有更早在1月便和烏克蘭簽訂協議的英國只能提供金援以維持烏克蘭政府正常運作上發揮作用。

但目前援烏的議題不幸被美國政治兩黨黨爭所綁架而看不到曙光。雖然上週參議員以70票贊成、29票反對通過了包含600億美金對烏援助的綜合法案,其中有138億美金是給烏克蘭購買美國的武器和彈藥、148億美金是美國援助如軍事訓練的經費所需、80億美金是援助烏克蘭政府預算以讓其保持運作,剩下最大的一筆199億美金的經費則用來回補美國國防部的武器安全庫存存量。

援烏計畫和邊境政策加在一起的難題

為了處理不少共和黨議員對援烏經費使用妥善的疑慮,參院通過的法案中還有800萬美金是撥給國防部的審計長以監控美國援烏的經費到底是如何使用的。這個法案在參議院表決時有獲得22位共和黨參議員的支持。但是送進眾議院前,議長Mike Johnson曾放話說沒有邊境政策改革的援烏法案一送進來就會掛掉(dead upon arrival)。

的確眾議院在沒有對這個參院已經通過的法案進行表決便進入休會兩周的模式。當然為了要能讓這法案有機會在眾議院通過,以解烏克蘭的燃眉之急,眾議院的一些議員已經開始想各種辦法來解套。例如佛羅里達的共和黨眾議員Carlos Gimenez曾在美國時間本周二的共和黨黨鞭會議上提議把參議院的版本分拆成幾個針對不同國家援助的版本來一個一個表決。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Mike Rogers要求議長把參議院的版本加上邊境改革的條款後排上議程。

還有跨黨派的共和黨眾議員Don Bacon、民主黨眾議員Jared Golden把參議院的法案進行了修正,把對烏克蘭人道援助和支援烏克蘭政府預算的部分去掉,再加上邊境改革條款。修正後的663億美金版本加上了川普時代的「留在墨西哥」條款,讓申請政治庇護的難民在得到美國庇護許可前必須留在墨西哥境內不得進入美國。

烏克蘭戰士士氣低迷

這些經過修改的法案是否能獲得眾議院過半的議員支持還在未定之天,但烏克蘭軍隊卻因為戰場上彈藥吃緊已經出現退守的跡象,在本月16日烏軍已撤離頓涅茲克北方的阿夫季夫卡(Avdiivka),後續還可能會撤出其他和俄軍對峙的前線城市,而不得不如此的重要原因便是駐守當地的烏軍士氣低落還需要承受不定量的彈藥配給。

今天的窘境源自於烏軍去年延遲了幾個月才發動的春季反攻幾乎沒有進展,由於各種準備上的延遲,當烏軍真的開始發動攻勢時,他們面對的是俄軍佈下的大片地雷、壕溝、反坦克障礙物和鐵絲網所組成的防線。烏軍只能慢慢去掃雷、在壕溝上搭橋和剷平障礙物。

但他們在進行這類任務時,往往頭上很快出現俄軍的無人機然後便遭到反坦克飛彈和自殺式無人機的攻擊。地面的戰況是如此混亂以至於剛被澤倫斯基總統解職的烏軍總指揮官札盧日內曾要求他的參謀把一本名為《打破強化後的防線》的書找出來看,而這本書由一位蘇聯准將寫成的書是在1941年出版的!

因此若美國國會的僵局無法解決,面對普丁已經把整個俄羅斯經濟打造成「戰爭經濟體」─《金融時報》指出俄羅斯的國家預算已經有高達1/3是用在對烏戰爭上,撥出的款項從去年的9.6兆盧布上升到今年的14.3兆盧布─烏克蘭將會連守住現有的烏東防線都有困難。而這些經費除了用在戰爭的硬體上之外,還用在付款給到前線打仗的士兵和其家屬、以及用在俄羅斯佔領的烏克蘭領土上。

俄羅斯的大宗能源找到出口

而俄羅斯之所以有充足的經費來支應戰爭機器,主要的原因是俄羅斯的大宗能源出口成功克服了美國和北約盟邦發動的層層制裁,2023年俄羅斯的能源收入達到了8.8兆盧布,和最高的2022年相比掉了1/4但還是比過去10年的平均值高。

俄羅斯規避制裁的重要方法是運用希臘擁有的一些老舊船隻和非西方的海上保險公司組成的影子船隊來運送俄羅斯的能源產品,希臘政府表示對這在希臘海岸外的公海上進行的活動無能為力。這些希臘擁有的船隻在公海上航行一段距離後,會和另外的船隻會合,並把原油傳輸到另外一艘來接應的船上。去年12月初《彭博新聞網》得到的數據就發現希臘營運的船隻在2023年承擔了20%的俄羅斯石油運輸,還運送了30%俄羅斯等級最高的烏拉山原油。

而在背後組織這些影子船隊運油的公司一樣耐人尋味,扣掉知名的俄羅斯公司Lukoil PJSC、中共的中石油和印度的Oil Corp其他五家買最多俄羅斯石油的公司都是在俄烏戰爭剛開打時根本沒有人聽過的公司-如Bellatrix Energy(這公司名字的靈感似乎是來自《哈利波特》)和Nord Axis Ltd。

這兩家都和俄羅斯的石油生產商有密切關係。Bellatrix在去年前9個月就經手了Surgutneftegas─俄羅斯第3大石油出口商─20%的石油運輸,但Bellatrix在2021註冊登記成立的這年根本沒有處理任何這方面的業務。另一家在俄烏戰爭爆發前9天才在香港成立的Nord Axis只從俄羅斯的Rosneft PJSC賣原油,這家國營的俄羅斯頭號石油公司光2023年就用這家香港的新公司處理了將近1/3的石油銷售。

但在俄烏戰爭爆發,美國發動的大規模制裁啟動前,俄羅斯的烏拉山原油有40%都是由國際能源交易巨頭─Vitol、Glencore(中文名稱是嘉能可)、Trafigura-來處理其買賣,而俄羅斯成功地讓一些背景可疑的公司接手處理這些巨頭在開戰後退出的業務,就是其出口營收不被美國的每桶60美金限價制裁政策所影響的原因。

而更值得討論的是,即使樂觀的假設美國眾議員還是找到了讓一半的議員支持援烏法案的巧門讓烏克蘭獲得即時的軍援繼續和俄羅斯對抗,這並不代表世界局勢就會好轉,頂多只是避免了烏克蘭被迫求和讓各地的獨裁者紛紛想趁美國限於內政紛爭、自顧不暇的空檔趁機作亂撈好處罷了。

中東「抵抗軸心」的趁機作亂

更大的問題在於在俄羅斯一方面動員全國之力打這場輸不得的戰爭之餘,在中東戰爭上俄羅斯也開始給由伊朗撐腰的「抵抗軸心」─哈瑪斯(Hamas)、真主黨(Hezbollah)、青年運動(Houthis)更多的支持。《外交事務》上2月14日刊出的一篇新文〈俄羅斯危險的新朋友們〉中便指出俄羅斯在以巴戰爭開打後,加大了從其敘利亞西部基地發動的電子干擾作戰行動,擾亂了以色列的民航空中交通。俄羅斯的飛行員還恢復了在以色列-敘利亞邊境戈蘭高地的巡航任務等等。

重點是俄羅斯為了想分散美國的心力,會持續給予這些抵抗軸心組織支援,讓美國一直陷在必須要力挺以色列作戰的泥沼之中。另一位著名戰略學者Hal Brand稍早一樣在《外交事務》上發表的〈另一場全球戰爭〉文章中表達了類似的疑慮:這些發生歐亞大陸上的戰爭會互相強化,甚至有類似當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前,軸心國的國家慢慢走到一起變成對抗協約國的跡象。

因此對關注世界局勢的台灣人來說,支持烏克蘭反抗固然必要,但要留心的是如果只是提供烏克蘭足以和俄羅斯維持僵局的支援,以防獨裁者最終嘗到迫使烏克蘭割地停戰的甜頭,長期下來其實隱含著更大的風險,讓現任或是新任的美國總統用各種力量上的優勢盡速讓俄烏與中東的戰爭結束,才是讓世界局勢暫時平靜下來、以專心處理印太地區步步進逼的中共威脅的較佳解決之道,而不是徒然耗費美國國防部軍火庫中的寶貴彈藥重演西線無戰事的荒謬歷史,卻忽略了中共才是當今世界秩序的最大威脅。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