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的危機控管與烏東戰事

王臻明
2,119 人閱讀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失利後,草草宣布第一階段的特殊軍事行動已經完成,部隊放棄進攻基輔,完全撤出烏克蘭北部與東北部地區,返回俄羅斯與白俄羅斯境內整補。但克里姆林宮表示,俄軍未來將聚焦於烏克蘭東部與東南部,特別是頓巴斯地區。衛星照片與情報也相繼顯示,撤往俄羅斯與白俄羅斯境內整補的部隊,有一部份的確已開往烏克蘭東部一帶。俄軍也加緊圍困東南部的城市馬立波,俄烏雙方極有可能在烏東地區,爆發激烈的攻防戰。

俄羅斯總統普丁(左)與新任指揮官德沃爾尼科夫。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普丁縮小陣線是為避免俄軍崩盤

不過,俄軍此舉其實是在進行危機控管,避免第一階段的嚴重挫敗,擴大到無法收拾的地步。將戰線集中在烏東,好處顯而易見,不只可以集中兵力,還能大幅縮短補給線,解決之前同時應付多個戰場,部隊過於分散,後勤不及等諸多問題。最重要的是能節省資源,壓低之前全面入侵時的龐大軍費支出,與人員裝備的不斷損失。畢竟無法奪下基輔是一回事,但如果為了堅持目標,而讓俄軍完全崩潰,那無疑是更大的災難,這是目前普丁極力要避免的。

此外烏東戰事持續已久,俄羅斯在之前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後,還煽動頓巴斯地區的頓涅茨克與盧甘斯克建立自治政府,宣布脫離烏克蘭獨立,讓烏東陷入戰火之中。烏克蘭政府軍與當地的分離主義組織,八年多以來一直處於持續交戰的狀態,俄羅斯雖然未直接介入,但在背後支持這些分離主義組織,不斷暗中提供武器與各種援助,也是人盡皆知之事。此次俄羅斯出兵,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想要一勞永逸解決烏東的問題。

普丁大舉入侵烏克蘭的前兩天,在政治上的動作是先承認頓涅茨克與盧甘斯克兩國,並宣布將提供軍事援助,隨後俄軍立刻開入頓涅茨克與盧甘斯克。當時許多人都認為俄軍應該會止步於此,可惜國際的譴責與制裁軟弱無力,讓普丁錯估情勢,決定全面開戰。現在普丁又將戰線拉回烏東地區,在某種程度上是間接承認擴大戰事是錯誤的,俄羅斯願意退回到國際能接受的範圍內,希望逐步降低反俄的輿論壓力,甚至是讓一些國家退出制裁行列。

控制烏東才是普丁的戰略要點

只是俄羅斯雖然放棄佔領基輔,不再尋求全面併吞烏克蘭,將接下來的戰事限縮在烏東,卻未放棄最重要的戰略目標。俄羅斯仍可透過佔領烏東一帶,來控制黑海,並持續削弱烏克蘭。普丁一旦成功拿下馬立波,亞速海將成為俄羅斯內海,烏克蘭大半的海岸線也將落入俄羅斯手中。雖然暫時無法奪下重要的港口城市奧德薩,但持續不斷地封鎖海岸,已完全切斷烏克蘭的對外航運,這對極度仰賴糧食作物出口的烏克蘭來說,是極大的打擊。

俄羅斯如果占領馬立波,不只將確保一條從俄羅斯本土直通克里米亞半島的陸上交通線,解決過去必須渡過海峽才能運補克里米亞半島的難題,這條陸上交通線與沿線建立起來的安全據點,也將形成一個側翼防護,讓烏克蘭部隊難以接近克里米亞半島,鞏固俄羅斯已併吞這個戰略要地的事實。這對俄羅斯未來重新建立黑海艦隊,將克里米亞半島打造成前進地中海的前哨基地,有非常關鍵的重要性,是俄羅斯重要的國家利益。

所以綜合來說,普丁是以退為進,認清之前的錯誤,承認目前的困境,改採更為務實的戰略。特別重要的一點,是過去八年的烏東戰事,一樣只在剛開始時獲得關注,隨後就慢慢淡出世人的目光,媒體的鎂光燈不可能永遠聚焦在烏克蘭身上。俄羅斯在縮小戰線,減少資源耗損後,將有能力拖長戰事,靜待大家遺忘,到時候烏克蘭獲得的國際支持可能會減弱。等到冬季到來,俄羅斯又能以便宜的能源,勸誘歐洲各國放鬆對俄羅斯的制裁。

以蘇芬戰爭為鑑,烏克蘭前景未必樂觀

借鑑過去蘇聯與芬蘭所爆發的冬季戰爭,蘇軍以優勢兵力入侵芬蘭,卻受困於冰天雪地的戰場上,在芬蘭全國的頑強抵抗下損失慘重。但芬蘭一樣無力驅逐蘇軍,取得最後的勝利,因此被迫選擇議和。芬蘭割讓領土以換取停戰,同時開啟了芬蘭在冷戰中,不與蘇聯為敵的政策方向。未來俄羅斯與烏克蘭也有可能走向這種模式,烏克蘭以間接的方式,承認失去克里米亞半島與頓巴斯的部份地區,並宣布保持中立,成為另一個「芬蘭化」的國家。

畢竟戰事延長下去,對烏克蘭不一定有利。首先是軍民財產的損失,是烏克蘭難以長期承受的,戰事一直無法結束更不利於戰後重建。即使烏克蘭其餘地區已經不再受到攻擊,只要未正式停戰,都很難讓撤離烏克蘭的外資返回,也讓數百萬難民繼續流離失所。同時,雙方在這場戰事中已結下血海深仇,烏克蘭政府很難保證,不會有憤怒的官兵或激進組織,在接下來的烏東戰事中,做出殘忍的報復,被俄羅斯抓到把柄,影響國際對烏克蘭的支持。

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日前警告,烏克蘭戰事可能會持續數年以上,要各個成員國有心理準備,同時點出普丁並未放棄完全控制烏克蘭的野心。就說明了俄羅斯目前將戰線聚焦在烏東,並拖長戰事,是想化危機為轉機,靜待再起的時機,俄羅斯仍然掌握戰場的主動權,畢竟沒有人知道普丁什麼時候會再擴大戰事。這還可能成為未來俄羅斯勒索世界的籌碼,不斷對鄰近烏克蘭的北約國家,施加更大的軍事壓力。

面對普丁的戰略,美國與歐洲國家的最好反制方式,是團結一致,堅定制裁的立場,以削弱俄羅斯再次擴大戰事的能力。各國若能持續援助烏克蘭進行戰後重建,協助其經濟復甦,改從陸路出口糧食產品,並尋求機會打破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海上封鎖,將戰場圍堵在最小的範圍內,就能挫敗普丁的計畫。問題在於北約並沒有那麼團結,美國的重心已轉移到印太地區,想明哲保身的西歐國家與焦慮備戰的東歐國家,遲早也會攤牌,這都是潛藏的問題。

普丁還未一敗塗地,危機尚未完全解除。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