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派的司法戰與立法戰:分析美國最高法院達伯斯判決

官曉薇
2.2k 人閱讀

2022年6月24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宣判推翻1973年作成的「露訴威德判決」以及1992年再次確認憲法保障墮胎權的「凱西判決」,認為憲法上並不存在保障女性選擇人工流產的權利,並明白表示人工流產應如何限制的議題,應回到「人民以及人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事實上,這份「達伯斯訴傑克森婦女健康組織判決」(以下簡稱達伯斯判決)在五月初時即於媒體全文曝光,判決宣判本是美國上下都可預期的結果,判決內容的討論也已經持續了近兩個月。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已承認的憲法權利被收回,後果非常嚴重

支持墮胎陣營原本期盼主筆阿立托大法官因外界壓力,會修改草稿朝向更溫和的立場,或是期待偏中間立場的羅伯斯首席大法官會發揮更重要的影響力將判決帶離極端,但令人驚訝的是,宣判的判決全文經比對後與曝光的草稿幾乎沒有差異,自由派陣營因而大失所望。這是美國司法史上首次將已承認的憲法權利收回,美國保守的反墮胎陣營因近五十年來的努力如願以償,在各州大舉歡騰。相反的,自由派陣營則在各地進行抗議活動

從近五十年前最高法院承認憲法保障女性墮胎權到如今以判決收回,美國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呢?回顧1973年露訴威德判決作成時,也同樣造成反墮胎陣營的譁然,他們旋即重整旗鼓調整原本以各州政治遊說的反墮胎立法運動,納入了推翻露訴威德判決的司法戰目標。

保守派培植法界人才點滴穿石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保守陣營首先從培育保守派法律人才做起,他們在偏自由派的法學院廣設「聯邦人社」(Federalist Society),成立學生支部、律師支部以及學者支部,吸引保守思想的法律人加入並長期培養。已過世的保守派史卡利亞大法官是聯邦人社的精神領袖,領導著在文化議題(如反墮胎、反同婚、反槍枝管制)上有使命感的法律學生,服膺史卡利亞倡議一輩子的憲法原旨主義,相信憲法解釋只能回到制憲者當時的原義,探究制憲時的法治和社會狀態,不得僭越制憲者原始的立憲意旨。

達伯斯判決即是典型以原旨主義為立論核心的一份憲法判決,認為法院並未明文保障女性的墮胎權,且在立憲當時各州普遍以刑罰處罰墮胎,並認為處罰胎動之後的墮胎是普通法的傳統,該判決從法制史的觀點切入,認為憲法並不保障墮胎權。多數判決並附有兩份文件詳列各州在1868年的墮胎法,作為前述立論的佐證。

有了人才,下一步是將他們送上法官的職位。在美國的法官任命程序中,州法官由州長提名,聯邦法官由總統提名,因此反墮胎團體在州長及總統選舉就要確保自己支持的共和黨人選在墮胎議題上採取反墮胎的立場,共和黨的候選人上任後,則要確保州長或總統提名保守派法官。這環環相扣的司法戰爭,使得選舉以及隨後而來的法官任名,成為兩邊陣營的政治攻防,一步都不可失。

例如在2016年希拉蕊大戰川普的總統選舉中,希拉蕊就表示:「2016年選舉結果會決定最高法院的未來」,川普也說:「如果希拉蕊當選並提名大法官,美國就會變委內瑞拉」。自1982年聯邦人社成立以來,這批保守派「司法大軍」透過共和黨總統和州長的法官提名任命程序,已經大舉進入司法界擔任法官

在川普任內,因為大法官辭世或辭職的偶然因素下,一共任命了三位保守派大法官,使得保守派大法官不但過了五比四的多數門檻來到六人。而如今簽署達伯斯判決的多數意見的六位大法官中,每一位都是聯邦人社的成員,這揭示了保守派長期以來的司法戰準備已經完全到位。無怪乎三位撰寫不同意見書的法官會提及,最高法院五十年來不斷確認墮胎權判決先例,並遵從判決先例遵守原則,忠實地遵守露訴威德判決和凱西判決,卻在達伯斯判決中一舉推翻判決先例,他們感嘆,其理由根本不是因為洋洋灑灑一百零八頁的多數意見多麼具有說服力,而是「一個原因,而且只有一個原因:因為本法院的組成已經改變」。

各州的反墮胎立法從未休止

這些司法大軍的準備,並不意味著反墮胎運動就放棄了政治行動,儘管這些反墮胎立法戰通常不會得到國際的關注,各州的立法戰卻是美國反墮胎運動的主軸。在露訴威德判決確認女性有墮胎權之後,並未使墮胎立法行動止息。反墮胎運動在各州近五十年來前仆後繼地進行各種類型的人工流產限制,包括禁止醫療扶助給付、父母同意權、配偶同意權、特定人工流產施術方式之禁止、施術前強制思考期、以及如本案密西西比州在孕期特定週數後全面禁止墮胎的各種限制規範。

在達伯斯判決作成的此時,已有十三個州採取除保障婦女生命安全之外全面禁止的嚴格限制,只是這些法規在通過時都附有「本法案於露訴威德判決遭最高法院推翻後生效」的啟動條件(trigger law),換句話說,立法行動已在這些州議會大獲全勝,萬事具備只欠最高法院這道東風。如今露訴威德判決的推翻將立即啟動這些州的法規。某些州如加州、伊利諾州和紐澤西州的最高法院曾經確認州憲法保障墮胎權,這些州短時間不太可能走回頭路,然除此之外,其他州的立法戰則如同門洞大開而預料將有更嚴格的走向。如今反墮胎運動的司法大戰達成了階段性成果,在排除了憲法層次的障礙之後,其立法行動將如添柴火般氣焰更勝,反觀支持墮胎權的陣營少了憲法權利之支持,在州立法之戰將較過去困難許多。

儘管達伯斯判決多數意見信誓旦旦特別聲明,本判決僅關乎墮胎權,不及於其他權利。然而本判決論理的原旨主義和推翻判決先例的檢驗方法,卻預示了其他承認個人自主選擇權的判決先例,例如避孕權、同性間性行為自由、以及婚姻平權等判決,將岌岌可危。

保守派大法官湯瑪斯在本判決的協同意見,已經揭示了保守派接下來的司法藍圖,目標就是推翻這些「明顯錯誤」的判決。三位自由派大法官因此憂心忡忡在不同意見書表達:「沒有人會那麼有自信以為多數意見就只做到這樣而已」(No one should be confident that this majority is done with its work)。美國法律史學會在達伯斯案的法庭之友意見書指出,其實不論在露訴威德判決之前或之後,墮胎議題即具有高度政治爭議性,兩極化爭議的源頭來自人工流產議題的政黨化。

這次司法大戰的結果,正好給自由進步派人士一個警鐘,原來即使曾在司法大戰大獲全勝取得憲法認證的權利,也能在一夜之間失去。因此,只要極化政治存在的一天,司法成果不等於終局勝利,基層紮實的政治行動仍舊是社會改革不可或缺的根基。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