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個爺們一樣開腿佔位子:艾莉絲‧楊《像女孩那樣丟球》

蕭育和
1.6K 人閱讀

文化大學傑出校友管中閔卸任台大校長之後,近日出了一本書《大學的脊梁》,得到聯合報系的大力讚揚,甚至寫了篇報導稱其:「金句再現:爺們在乎這個?」管中閔十分喜歡提到自己是「爺們」,似乎不太有信心光從外表大家就知道他有Y染色體。

從上下文語境看來,爺們一詞出現的場合通常都是在為了表示自己很強、沒在怕,而舉證自己很強、沒在怕的唯一原因就是他「是個爺們」。爺們畢竟不是大部分台灣人常用的語彙,因此為了避免誤會管中閔,我查詢了教育部國語辭典,意思有三種:一,男子;二,有地位(通常是官職)的男子;三,女人的丈夫。這三個定義都不能說不符合管中閔的狀況,因此他確實可以自稱爺們。

爺們的雞雞Buff

若先不論曾經當過官員的人一直強調自己當過官是否顯得歧視百姓、有失教養,他對於自己具有男性生殖器的自滿感實在令人印象深刻。這種基於擁有男性生殖器而引發的莫名自信,在部分年輕世代女性之間有個生動但與爺們不雅程度相同的專屬詞彙,叫做「雞雞Buff」。

首先,我們必須了解Buff在這個情境中是什麼意思。此處的Buff一詞是電玩術語,意指給某一遊戲角色提供「超越原本自身能力」的額外加成,可能是基於魔法、招數、道具、角色特性等等理由而獲得增益;雞雞顧名思義是指男性生殖器。因此「雞雞Buff」意思就是「沒有什麼理由,僅因為某人具有男性生殖器而產生的無比高昂自信心」。

你大概可以想像是在什麼時候女性會用這個詞彙談論不在場的男人。範例如下:

女性A:「他剛剛一直告訴我怎麼投資股票,但是他講的情報根本就很過時。我不好意思請他住嘴,就一直點頭。」

女性B:「沒辦法,雞雞Buff嘛。」

當代政治哲學家艾莉斯.楊的論文集《像女孩那樣丟球:論女性身體經驗》中文版近期重出,本書收錄了她的八篇論文,時間向度跨越27年。中文書名來自其中第二章標題。在此一章節,她提到了女孩的身體經驗如何被男性研究者觀察為拘束、受限、斷斷續續、負面/陰性的,雖然本書旨在談論女性身體經驗,但目的並非頌揚女性身體經驗的獨一無二,當艾莉斯.楊敘述女性身體經驗,尤其是通常只有生理女性才具有的「功能」,諸如月經、懷孕分娩時,她並無意把這些經驗寫得很神聖,也無意把這些經驗寫得很負面。而這兩種極端正是社會大眾討論女性身體經驗(有時候他們在意的也非身體經驗,可能只是女性身體「功能」)時容易落入的兩種極端。

這兩種極端可能顯示為「貶抑女性的月經為汙穢不潔」,對上「頌揚女性月經為上天禮讚」,或者,「基於意識型態動機(無論是為了增益人口或者減少人口)而對懷孕的身體施以政治、法律、文化、宗教的限制」對上「把懷孕生產視為不可透過『父權醫療體系』侵犯的神聖天職,而鼓吹明顯會造成孕婦死亡率上升的在家生產,或提倡讓女性無法兼顧工作的長時間母乳親餵等等」。

很明顯的,無論把女性身體經驗看得很正面或者很負面,最後都會導致女性比過去更不自由。艾莉斯.楊的女性主義觀點有其獨到之處,然而因為她2006年就已經過世,以及她個人所屬的種族與社會階級之故,《像女孩那樣丟球》一書中難免缺少了某些21世紀之後更為流行的女性主義觀點,將性別以外的各種不平等因素全部一起納入考慮,白話而言就是指不再相信只要是同一個性別就能互相代表,且必然有共同的身體經驗跟利害關係。

無法像男孩那樣丟球…不只關乎身體…

《像女孩那樣丟球》毋寧是一本十分伊希迦黑式的女性身體經驗哲學書籍。畫龍點睛的正是「像女孩那樣丟球」一語。在英語語境中,「做…事情像個女孩」是一種負面貶低的片語,意思是指動作扭捏、猶豫不決、十分虛弱。為了抵禦這句話的魔力,在2014年前後甚至被美體品牌多芬挪用為廣告概念與標語──在這些號稱透過「重新定義」而達成「賦權」效果的廣告中,請來了許多十分有活力的女童,她們依照鏡頭外的指示跑步,進行種種運動,展現出高昂的自信與活力,再對照過了青春期的女性,她們在鏡頭前虛弱無力的跑步,企圖呈現女性是被社會觀念所限制而無法在運用身體時展現出堅決的意志。

同樣的概念在1995年也曾被運動廠牌Nike運用,這支知名的廣告叫做「如果你讓我一起打球」,在短短的時間內出現多位女童跟青少年女性,她們俐落地投接棒球、奔跑、玩盪鞦韆,要求男孩不要排擠女孩參與運動,但更為震撼的其實是這些不同膚色跟年紀的女孩對著鏡頭說的話:

「如果你讓我一起打球,我會更喜歡上學。」

(這是從一個約莫十四歲的女孩口中說出來的)

「如果你讓我一起打球,我罹患乳腺癌的機率會減少百分之六十。」

(這是從一個約莫九歲的小女孩口中說出來的)

「如果你讓我一起打球,我會更有可能離開一個會打我的男人。」

(這是從一個約莫六歲的小女孩口中說出來的)

「如果你讓我一起打球,我在自己準備好之前就意外懷孕的可能性會下降。」

(這是從一個約莫十六歲的少女口中說出來的)

影片最後,全部的孩子們的聲音以卡農的方式不停迴盪:

「如果你讓我一起打球,我將學會怎麼變得堅強。」

「如果你讓我一起打球」廣告訴諸的是特定性別受到壓抑而產生的社會問題。當然,運動不可能是治療中輟、家暴、癌症、未成年懷孕的萬靈丹,但是被指稱「像女孩一樣丟球」的女性,她們遭受到的並不只是肉體層面的歧視,就像是艾莉斯.楊引用梅洛龐蒂所指出的,身體經驗不只是關於肉體的狀態,更與靈魂有關。被認為「生性柔弱」而無法加入棒球隊的女孩,她們不僅是因為肌肉分布或者荷爾蒙之類的生理機制而被拒絕,她們同時也被否認了具有強悍的意志、不畏縮的精神等等正面人格特質。如果這些否認累積得夠多、夠久,她們也會相信自己「天生就是如此」。

問題可能不是「娘們」,而是「爺們」

同樣的,近來網路上受到熱烈討論的「男性開腿惡習」,揭示了雄性空間霸佔的問題:在大眾交通工具上,當兩人比鄰而坐,大多數女性會考量到旁邊有人而好好收斂自己的四肢,讓出空間,但她們卻常常無法得到男性同樣的尊重。無論什麼年齡段的男性,都更有可能無視鄰座有人,而把雙腿叉開,甚至到了會碰觸到旁邊已經把雙腿收攏到極致的女性的地步。

在這類的論爭中,經常有男性表示:「但是我們天生就是比較需要把腿張開,因為我們有男性生殖器需要散熱。」

這實在是非常不可思議的論調,而且聽起來就是「爺們本來就必須開腿」,講得好像其他願意尊重他人身體空間的男性就沒有生殖器需要照顧似的。把自己可以控制的行為推給生理因素,還主張那是基於科學,完全就是教科書等級的性別歧視。美國哲學家凱特‧曼恩在《不只是厭女》寫道:「性別歧視是科學的,厭女是道德的。」並不是真的有科學證據顯示男性更需要開腿,而是某些男性(為了不拖其他良善的男性下水,以下把這種人尊稱為「爺們」)不想修正自己給別人添麻煩的開腿行徑而去找科學證據支持。

「爺們」想要保護自己開腿的權利也不僅是為了方便舒適而自圓其說,而是「男性需要更多空間」似乎是個社會習慣而且默許的狀態,無論這個佔領而來的領域是物理層次還是心靈層次。當女性開始主張空間平分的時候,「爺們」大呼小叫好像是自己合法持有的地產被人闖入那樣吵著要拿槍捍衛自己的權利。

而當「爺們」總是可以被某些人護航為「率性」、「爽朗」、「幽默」,來掩飾他們其實只是「自大」、「粗糙」、「乏味」時,說別人「像個娘們」自然也就變成不言可喻的貶抑。坦白來說。身為「娘們」或者像個「娘們」本身沒有錯誤,但問題就是把「爺們」風範奉為圭臬的有眼無珠之人,或許直到今天數量都還嫌有點太多。

(本篇靈感來自張茵惠,受她啟發,唯文責作者自負)

作者興趣是政治思想與歐陸當代思想、被深刻思索過的一切,以及一切可以更有深度的物事,留心閾界、間隙與極限成癖,深信自由起於文字的繼受、交鋒、碎裂、誤讀與訛傳。

書名:《像女孩那樣丟球》
作者:艾莉斯.楊(Iris Marion Young)
出版社:商周
出版時間:2023年2月

留言評論
蕭育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