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亂局下的台灣將走上那一條路?

趙君朔
657 人閱讀

「為了讓台灣問題在聯合國順利推進,美國國務院中國事務司在1950年十月底完成一份詳細研究報告,完整檢討台灣問題糾葛,也提出具體建議。……研究報告總結,中國對台灣的主權宣稱效力十分強大,唯一可以對此構成挑戰的就是台灣人民的意願。……」──《重探戰後台灣政治史》陳翠蓮著,p 81、83

殊途定然異歸,本周末是重要的分水嶺

本周六將舉行的台灣總統與立委大選,其重要性和4年前相比只是有增無減,雖然在台灣的社交媒體、網路和街談巷議中的熱度並沒有如4年前韓流席捲台灣時高。關鍵的原因就在台灣面對的國際環境變得更加險峻。在習近平積極打造「雙循環經濟」,以國家安全為重的自力更生體制之下,加速和了和世界經濟脫鉤的速度,使得世界政治格局邁向新冷戰的味道越來越濃。

而且在中共於印太地區頻頻做出各種試探、挑釁,想逼迫尋求和緩美中關係的拜登政府做出實質讓步之際,美國政府還面臨俄烏戰爭陷入僵局但援助烏克蘭的彈藥裝備經費在國會卡關,以哈戰爭逐步往中東區域戰爭升高的危局。在這種狀況下,如果台灣大選結果是選出一個親中的總統與由親中政黨掌控的國會,那麼未來四年不光是台灣2300萬人將面臨中共更強力的威脅利誘,拜登政府矢言維護的「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也會出現更嚴重的破洞。

民進黨的總統參選人賴清德副總統對於冷戰加速成形的格局有很清楚的認知,在接受各種專訪和電視政見發表會時都強調台灣要加強和對岸之外的其他國家的經貿關係並強化國防、增強經濟實力、強化和其他民主國家的合作,他同時批評國民黨主張支持「九二共識」和重啟ECFA之下的服貿、貨貿協商是在政治經濟上都走回頭路。

圖片來源: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國民黨祇想混水摸魚,徹底沒有擔當

國民黨對這樣的批評當然是不服氣,其總統候選人侯友宜便反擊說民進黨的選舉招數只有抹黑和抹紅,國民黨的兩岸關係主張才能化解雙方的緊張並維護和平。這樣的觀點的第一個問題是國民黨始終不願意正視習近平對於何謂「九二共識」已經有和當初完全不一樣的詮釋,習近平只選取共識的一中部份加入他完成民族統一大業的論述之中。但國民黨對於如何讓更為強勢的中共接受當初談好的各表始終不置一詞,只是很天真地認為和對方用相同的語言、面對面坐下來談話便能維護和平。

第二個問題更為嚴重,其本質一樣是國民黨不願意正視現實。國民黨明明自己在總統副總統的選舉公報中寫明了其政見包括嚇阻、備戰還有提升國軍實力及軍人加薪。但侯友宜的副手趙少康卻公開反問既然賴清德說自己當選是和平的、戰爭風險降到最低那為何兵役從4個月變成一年、國防預算從3千億加到6千億是誰加的?國防特別預算5200億是誰編的?

從這種自相矛盾的動作便可以看出國民黨真正的想法和唯一主張就是與中共這隻全世界都知道越來越惡霸的老虎謀皮,還很天真的覺得自己這套一定比民進黨有用,更不會浪費國家資源。但往往在國內外各界不停地質疑嘲諷下,只好應付了事的在國內外一些場合,像是誦經一樣地說自己也堅持民主自由並重視國防,卻幾乎講不出具體的內涵和做法,而是以指控民進黨或是美國挑釁來掩飾自己的缺乏論述。

國民黨若復辟成功,將對中共大開方便之門

如果抱持著這樣心態的政黨真的贏得了總統甚至國會大選,那麼台灣就會在缺乏對等、尊嚴的前提下和對岸重新展開協商,並擴大和對岸的往來,卻忽視了對岸的經濟實力已經大不如前、北京當下想扶植的重點產業台商根本難以分一杯羹、青年失業問題更是一大不定時炸彈。而且一旦重新加大對中共的經濟依賴,中共只會等適當時機將此轉化成對台促統的政治武器。

中共拿經濟為籌碼想逼迫其他國家在政治議題上讓步的例子已經屢見不鮮,從對挪威、南韓、澳洲、立陶宛甚至報復美國都是。但只要問國民黨的任何政客、幕僚對此有何應對之道,他們只會倒因為果的說多對話就能解決,卻不敢面對中共就是要在對話中來步步進逼促統的司馬昭之心。

當然這還不是最嚴重的,如果國民黨重新執政,在中共已經遭到兩屆美國政府出於國家安全理由接力祭出非常嚴格的高科技封鎖之下,佔全世界高階晶片9成晶片產能的台灣必成中共以恢復交流之名,行彎道超車派人來台灣大偷特偷晶片製造機密之實的大破口,然後把機密帶回對岸換取高額補助來扶植習近平現在最重視的本土半導體產業供應鏈。

屆時美國在別無選擇上只能加速扶植本國、韓國甚至是日本的晶片製造商來取代台積電,這對台灣的經濟絕對會是重擊,等於是被逐步在供應鏈中被邊緣化以降低關鍵技術外洩給中共的風險,那麼國民黨一直批評的民進黨執政八年讓民生凋敝恐怕只會變本加厲。

這樣的擔心在親藍營的人士眼中當然會被視為危言聳聽或是網軍側翼的抹黑,但其實台灣的某個重要鄰國去年由政界重量級人士所親自參與的兵棋推演中,其中一個劇本就是若是本周的大選由國民黨重新執政該如何應對,也就是說國民黨的親中路線注定會給區域帶來的風險,台灣的重要鄰國早就意識到並開始討論應對之道。

最後一個新浮現的政黨輪替風險則和台美關係有關,現任的拜登政府由於民調持續低迷,最重要的幾家英文媒體如《經濟學人》、《金融時報》和《華盛頓郵報》最近都有報導對民主黨今年年底大選的選情發出警訊,如果這樣的趨勢無法逆轉而是由川普重回到白宮,而且重組一批類似上次執政的對中鷹派/對台親善內閣,在鷹派內閣回朝後面對已由親中政黨掌權的台灣。

那麼不只不用期待第二任川普政府再度做出打破歷來台美關係天花板的決策如首次賣給台灣攻擊性武器、派遣國務次卿和衛生部長來台、還曾決定派出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進行歷史性訪台(但在最後一刻取消)還有在國防部的報告中直接稱台灣為盟邦(這點被葛來儀等三位重要中共學者在剛出的《外交事務》專文中批評),恐怕除了前面提到的在供應鏈中被邊緣化外,在軍事合作和外交關係提升上一樣會出現倒退、甚至成為防範的對象。

萬一台灣成為中共傀儡,屆時各國祇好與台灣遠離

換言之,本周的大選絕非只是某些不同政策內容的選擇,而是牽涉到兩條方向完全相反而又環環相扣的政策路線之爭,而且這兩條很不同的政策路線在當今越來越兇險的國際形勢下各自會產生的後果將是十分巨大又不可逆轉的,那麼台灣有足夠多的選民對此了然於胸並在周六投下正確的一票嗎?

在總統大選方面似乎可以保持著審慎樂觀的態度期待賴蕭配的勝選,但如同賴清德在大受好評的競選廣告《在路上》中所提到的,國會能過半也一樣非常重要,只是目前的國會選情較難讓人樂觀,要看本次選戰中冒出的一隻奇兵「搶救王義川大兵」組合,在最後一周的環台車掃是否能拉抬選情55波的立委選區並衝高民進黨的政黨票。

即使未能順利贏得過半的席位,只要最後獲得的立委席次越接近過半,新總統就有施展政治手腕在重要法案中拉攏他黨關鍵幾票倒戈的空間。當初拜登總統在擔任歐巴馬的副總統時就是以其在參議院二十多年的經驗幫助歐巴馬在某些法案上拉到一些共和黨議員的票而讓歐巴馬印象深刻。

總之,台灣的下一任新總統是在俄中伊朗北韓組成一個非正式的鬆散同盟在全球各地挑戰美國秩序的亂局中登場,中共只是因為融入世界經濟體系的程度遠高於其他三位邪惡軸心的夥伴,只能隱忍不和美國正式撕破臉。但習近平已明顯對這套美國主導的體系充滿不信任而積極另起爐灶,同時又想從繼續從這套體系中得利壯大自己,為某一天和美國在印太對決做準備。

如果台灣人選擇了國民黨,那麼在國民黨的政綱下,勢必變成另一個香港,變成中共用來獲取西方思想、技術的跳板還會被迫往統一的方向走,但屆時全世界的民主富裕國家將會無計可施,只能冷血的以去風險化為名從各方面減少和台灣的聯繫以建立防火牆。畢竟如同本文一開始的好書引文所言,若是台灣人民用選票表達出和中共靠攏的「意願」,那麼這些台灣的民主夥伴能不加以尊重、接受並採取應對之道嗎?這是個答案很明顯的問題,希望本周六在各地投票所內蓋下選票之前,有足夠多的台灣人知道台灣該選擇走在哪一條路上。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