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才子」辭世,一代台語聲優殞落

陳文瀾
230 人閱讀

80年代的原味回歸

近來,由美國影星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主演的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Maverick),橫掃全球電影市場,也在台灣掀起熱潮。許多台灣民眾無視武漢肺炎疫情嚴峻,紛紛搶進電影院「朝聖」;中、壯年觀眾聲稱「重溫兒時記憶」,而在媒體、網路社群渲染下,青年、青少年也爭先恐後看片。

畫面華麗的《捍衛戰士:獨行俠》,雖然內容空洞、情節老套,卻鼓動起狂烈的的懷舊風。幾乎同時上映的《侏儸紀世界3》(Jurassic World:Dominion),縱使名不副實,螢幕上出現的,大多是白堊紀的(Cretaceous Period)恐龍,也獲得滿堂彩,讓懷舊風更加熾熱。

在台灣武漢肺炎疫情的高原期,《捍衛戰士:獨行俠》、《侏儸紀世界3》票房依然開紅盤。然而,在今年年初上映的霹靂布袋戲電影《素還真》,方方面面無不銳意創新,致力吸引年輕族群,票房卻相當慘澹,連原本的客群也不捧場。

《捍衛戰士》、侏儸紀系列、霹靂布袋戲,皆發跡於20世紀80代中至90年代初;雖同在2022年推出新作,結果卻是兩極。而在日前,霹靂布袋戲靈魂人物之一、被譽為「八音才子」的黃文擇辭世,更讓忠實的布袋戲戲迷備感唏噓。

黃文擇出身雲林縣布袋戲世家,曾祖父黃馬即是布袋戲操偶藝師,並創立布袋戲班「錦春園」,祖父黃海岱將「錦春園」更名為「五洲園」。創造布袋戲收視狂潮,並將黃家事業推上第一波高峰的,則是黃海岱的次子、黃文擇的父親黃俊雄;而黃文擇與兄長黃強華共同打造的霹靂布袋戲,則讓黃家事業站上新的高峰。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黃家獨樹一幟的布袋戲傳承

黃家布袋戲的淵源、流派考察,對台灣語言文化、布袋戲產業的影響,皆是台灣文化研究的重要課題。黃家與政治的糾葛,則是其爭議的淵藪;在日治時期,「五洲園」是台灣少數獲得日本殖民政府認可的布袋戲團,而在中國國民黨獨裁統治時段,黃家也是第一個登上「老三台」的布袋戲戲班。

中國國民黨打壓本土文化多年,但在解嚴後,黃家在政治立場上,卻一直偏向中國國民黨;黃俊雄的弟弟黃逢時,不僅曾是中國國民黨籍的立法委員,還被視為雲林縣張家班的要角。

而在商業模式上,黃家靈活多變、與時俱進,故當其他布袋戲班逐漸凋零時,黃強華、黃文擇創立的霹靂國際多媒體,卻已晉升為上櫃公司。在20世紀80年代末,有線電視、錄影帶產業勃興,黃俊雄不再固守無線電視,自創錄製公司、自建攝影棚,將事業重心轉移至錄影帶租借市場。

黃強華、黃文擇接班後,自20世紀90年代起,開啟霹靂布袋戲浪潮,他們掌中的素還真、葉小釵、一頁書、亂世狂刀,取代了父親賴以成名的史艷文、藏鏡人,躍居最受歡迎的布袋戲「明星」。接著,黃家兄弟取得有線電視頻道,並仿效音樂公司的經營模式,成立後援會,發行會刊、原聲帶,並廣泛進行異業合作,擴大霹靂布袋戲的影響力與事業版圖,並積極搶灘日本、中國市場。

霹靂國際多媒體曾以霹靂布袋戲的故事為藍本,與知名電腦遊戲智冠科技合推電腦遊戲,與城邦文化共同出版書籍,與香港玉皇朝合作刊行漫畫,也開發多樣化的商品。2000年,其拍攝的霹靂布袋戲《聖石傳說》,票房甚至壓倒同期上映的美國強片《玩具總動員2》。

黃文擇的口白成為台語範本

在霹靂布袋戲的影視作品中,黃文擇的口白猶如故事的魂魄,取代吳樂天、黃俊雄的聲音,成為台語的範本;或套用日本的術語,黃文擇乃是台灣第一台語聲優。不過,在《聖石傳說》之後,霹靂國際多媒體創作的電影,如《奇人密碼:古羅布之謎》、《素還真》,票房皆不佳,縱使黃文擇的音色再有魅力,亦難再創票房奇蹟。

霹靂布袋戲的成功,除了導入現代科技、特效,更因為自創時空、人物,堪稱台灣的奇幻武俠。早期,台灣布袋戲班演出的戲碼,多是中國歷史演藝、神怪傳奇、章回小說的橋段;黃海岱、黃俊雄的貢獻之一,正是跳脫此框架,《雲州大儒俠》系列故事多是自創,但若非資深戲迷,可能不知其時空設定在大明帝國中葉。

無法快意恩仇、被儒教道德綑綁、說教時間長於武打時間的史艷文,終究得將螢幕空間,讓位給新世代的布袋戲「明星」。只是,霹靂布袋戲的情節、角色不斷增生,彼此的恩怨情仇過於複雜、曲折,就連部分資深戲迷也感到心累,甚至就此放棄追劇,遑論在韓劇、日漫、美國電影薰陶下成長的青年世代。

況且,霹靂布袋戲雖較少儒教式的說教,隨著情節持續繁衍,也常見道教式、佛教式的說教,自然難獲新生代青睞,進軍國際市場的計畫,也止步於中國。更可惜的是,霹靂布袋戲走出了以中國為背景的敘事體系,霹靂國際多媒體的其他創作,大多又重走回頭路。

除此,霹靂布袋戲面臨的困境,也是台灣大多數家族企業的困境;雖然引進現代化的企業架構,甚至已是上櫃公司,但仍無法落實經理人制度,很難注入活水、開創新局,蛻變為具國際競爭力的大企業。

與當下電視劇演員的台語口白相較,黃文擇典雅的配音,代表了台語的深度、廣度。在教育體制中,雖有母語課程,卻無法有效遏止母語消亡的速度,雖不乏母語配音的卡通、戲劇,但常見配音人員對母語未臻純熟,若干辭彙從北京話硬翻,反倒增加學習母語者的困擾,也難這些辭彙重回日常生活場域。

精彩的母語文創產品,與優秀的母語演員、聲優,是活化母語的最佳利器。黃文擇雖逝,尚有許多為母語努力奮鬥的創作者,值得觀眾關注,並購買、消費其創作,讓他們可靠創作發家,才能創生更多優秀的母語作品!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