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之於台灣,想想病毒吧…

王丹

「六四」三十二週年之際,看似如煙一般已經漸行漸遠的歷史,其實也是鮮活存在於現實中的巨大變量。對此,很多台灣人不以為然,認為「六四」與台灣無關,那是另一個國家的另一段塵封的歷史。事實真的是這樣嗎?恐怕並不盡然。距離中國這麼近,說中國的事情,中國的因素,跟台灣一點關係都沒有,顯然是自欺欺人之談。問題在於兩個面向:這樣的關係在哪裡?這樣的關係對今天的台灣的意義是什麼?

首先,「六四」事件是認識當下中國的一個關鍵,對於了解中國近三十年發展的軌跡和背後的脈絡非常重要。這裡的認識,又包括了兩個部分:第一,中國,其實本來可以不是今天這個樣子的。如果按照八十年代的發展路徑走下去,如果不是鄧小平集團悍然使用武力鎮壓了1989年那場民眾的和平示威,中國有可能真的開始從極權到威權,甚至逐漸進入開放社會。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六四」就是中共發褽的分水嶺

認識到這一點的意義在於,對中國未來發展的全盤絕望是沒有事實根據的,是經不起歷史經驗的檢查的。當年中國曾經有過機會,只是因為各種主客觀因素的綜合作用而沒有把握住那次機會。這說明,這樣的正向發展的潛能是暗含在中國社會的各個角落的,它曾經在1989年爆發出來,然後沈寂到現在,我們沒有理由也沒有證據說這樣的潛能已經完全消失,1989年的事情絕對不會重演。認識到這一點,會影響到各個方面的中國政策的討論和制定。

首先,我們必須看到,今天中國所有日益嚴重的問題:腐敗,社會不公,道德淪喪,知識分子的集體犬儒化,警察濫用暴力等等,以及,更重要的,權貴資本主義的形成和發展,都來自於1989年的「六四」鎮壓。那一夜的槍聲,畫下了時代的分號。之後的中國,是在「六四」的陰影和影響下走到今天的。如果不談「六四」,就不可能清晰地梳理出中國為何走到今天,變成這樣子。中共用今天的中國,證明了當年的學生運動的正當性,那就是:中國不應當僅僅有經濟改革和發展,也要有政治改革和發展,以使發展的成果為全體中國人民分享,而不是為少數權貴集團壟斷。1989年的開槍鎮壓,是理解今天中國的一把鑰匙。

其次,對於台灣人來說比較重要的一點就是,通過1989年的「六四」鎮壓,應當認清中共的本質,而不要對之抱以任何幻想。

舉例而言:最近國際輿論熱議中國武力攻打台灣的可能性,反觀台灣,社會上倒是一片寧靜,似乎並不覺得問題有這麼嚴重。這裡當然有台灣人已經被恐嚇了幾十年,已經習慣了的原因。但同時,也有不少人,內心還是不相信中共真的會做出這樣損人不利已,喪心病狂的事情。對此我必須說,沒有比這更鄉愿的觀點的了。

中國共產黨對自己的人民,對自己的子弟,都可以出動正規軍,在自己的首都的大街上進行血腥屠殺,這樣的一個政黨,它對台灣人會更加客氣,更加理性,更加文明嗎?從1989年的北京到今天的香港,歷史的教訓,流血的代價,都告訴了我們一件事:中共不是一個理性的政黨,他們會做出很多我們正常的文明社會無法想像的事情。當然,我不是在這裡判斷中共一定會對台灣動武,但是我認為,反過來看,回顧「六四「事件,可以證明一點:認為中共絕對不會對台灣動武的觀點,也是錯誤的。

鎮壓香港再到疫情,就是「六四」翻版

最後我要說的是,「六四」真的與台灣沒有關係嗎?這個問題要看你怎麼解釋什麼是「六四」事件的深層含義。1989年發生的「六四」事件是政府出動軍隊鎮壓示威民眾的問題,但還有很多事情,性質與「六四」相同或類似,就發生在今天。

今天,中共在香港的所作所為,本質上就是另一次「六四」鎮壓,只不過沒有出動軍隊,沒有大規模殺人,這些,其實就是形式的不同而已,本質是與1989年的「六四」事件一致的。如果香港發生的事情,有的人認為也跟台灣無關的話,那麼,要如何看到這次危害到全世界的疫情呢?這次疫情造成那麼多人的死亡和人類社會正常生活的停頓,現在越來越多的研究指向中共的武漢病毒研究室的「意外」洩露。就算這是「意外」,疫情剛開始的時候的隱瞞呢?縱放武漢住民全球旅行的呢?讓世界衛生組織幫中共洗白呢?這一切的操作,是不是另一種形式的「六四」?而現在,台灣也開始承受疫情造成的傷害了。 那麼,還有什麼理由,說「六四」與台灣無關嗎?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王丹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