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諜影》:浪漫的極限,就是這樣了

但唐謨
258 人閱讀

它就是靠片始祖

《北非諜影》或許是最早的靠片之一(cult film,一種歷久彌新,擁有另類粉絲群,且永不退流行的電影次類型)。在靠片這個字眼還沒正式被定義之前,這部片就締造出靠片現象,當時的觀眾進戲院看這部片的熱烈反應,彷彿看球賽一般熱烈。許多早期製作的靠片都是事後被挖掘出來而形成風潮。《北非諜影》卻是從它誕生的當下到現在80年之後,都不斷地被人一看再看。

圖片來源:翻攝自IMDb

《北非諜影》的故事背景在1941年二戰期間,納粹正在歐洲霸道橫行;這年也發生了日軍轟炸珍珠港。而電影拍攝於1942年,隔年初正式公映,然後在1944的奧斯卡大放光芒。對於沒有經歷戰爭的世代,實在很難想像看到一部正在發生的戰爭電影(台灣以前的軍教片不知道算不算)。故事的空間摩洛哥,當時還是法國殖民地;法國投降納粹之後,摩洛哥雖然也受控於德國,還是法國佔領的暫時「自由區」。

來自美國、捷克、保加利亞、俄羅斯、法國、德國的等地方的人都來到這地方暫居,他們只想拿到文件儘速離開卡薩布蘭加。這裡馬上就要被德國全面佔領,到時候就逃不掉了。因此這地方危機重重,緊張刺激,龍蛇雜處,還有各種地下交易。這是一個詭異的空間,一個過渡的中介地帶,儘管納粹的控制力越來越強,卡薩布蘭加依然是一個「獨立」的領土,你還是有自由選擇立場,決定自己命運的能力,還是可以高唱《馬賽曲》。或許,片中卡薩布蘭加獨特的時空特性,也讓戰爭下的觀眾投以熱烈的情感。

聽起來,這地方好像是個難民營;但是故事中的卡薩布蘭加,卻充滿了許多帶了大筆銀子來這裡避難的歐洲人。所以雖然外面正在砲火連連,這裡依然可以香檳鬢影,歌舞昇平。女主角英格麗褒曼有一句台詞:「那是砲聲,還是我的心在澎澎澎」。每當這句出現,台下觀眾就嗨到不行。所以《北非諜影》的世界,無論台上台下,彷彿都是個奇妙的,幻覺的,懷舊感與科幻感並存的世界。

不以藝術成就的電影經典

其實以所謂「影評」的標準,《北非諜影》並不是什麼藝術成就多高的電影。這部片有好人壞人,有愛國主義宣傳,芭樂到不行的愛情,太飽和的音樂/主題曲,還有動作,驚悚……等等。然而或許正因如此,《北非諜影》形塑了史上最厲害的電影經驗。

《北非諜影》讓人著迷之處多如繁星;永遠銘刻不忘的還是男女主角。亨佛瑞鮑嘉飾演酒吧老闆瑞克,一個只會做生意,對政治沒興趣,好像也沒有性生活的性感大叔。他在酒吧內跟各種人周旋,卻總是一個人喝酒,從來不笑,一張臭臉配他不是很帥的臉,加上他低沈的聲音,卻結合出了一份受不了的酷。對於戰爭,他一副淡定,彷彿事不關己。在女主角出現之前,他就是個又討厭又陽剛的男人,沒有人知道他的心底,是一顆執著於愛情的心。

於是,女主角艾莎像一陣的清風般地出現了。原來瑞克和艾莎曾經在巴黎相戀,約好一起搭火車;但是艾莎卻爽約了。我們終於知道瑞克為何如此鐵石心腸,原來他也受過傷,而且傷得很深。而清風般出現的艾莎,身邊卻伴隨了一個男人——拉斯羅。

拉斯羅是個堅定的捷克抗納粹勇士。片中的美國人、法國人對納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捷克卻是二戰中最早被納粹控制的國家。拉斯羅代表著正義。可是很無奈,在這樣一個戰爭下的迷離空間,愛情、慾望、國家榮譽、正義善惡,以及誤會、錯過、因緣等等,糾結交纏,也創造了許多浪漫動人,以及緊張刺激的電影時刻。艾莎的出現,揭開了難解的三角習題。夾雜在兩個陽剛銳氣,但是個性屬性迥然不同的男性之間,艾莎的角色展現了一份柔美、溫暖,以及美。英格麗褒曼最美的時刻全部都收在這部電影裡了。

片子裡體現的犧牲

《北非諜影》的錯綜複雜的浪漫,體現在這三個角色的「犧牲」。離開卡薩布蘭加的通行證只有兩張,表示只有兩個人可以離開。艾莎希望如果瑞克可以安排拉斯羅逃離卡薩布蘭加,她願意留下來跟瑞克一起;拉斯羅為了艾莎的生命安全,願意讓她和瑞克一起離開,寧可冒死讓自己陷入危險;他們都在搶著犧牲自己,成全他人。而瑞克,他終於領悟到,為了更美好的未來,他選擇犧牲掉他最珍愛的東西,他最愛的艾莎。整部片最後的終極大英雄,還是被瑞克收割了去。這三個人,為了深愛的人,都選擇離開自己深愛的人。這種犧牲這種浪漫,根本很難存在於人世,只有在電影中才能體會。

這部片也是英格麗褒曼與亨佛瑞鮑嘉唯一合作的電影,卻塑造出電影世界裡最不可思議的銀幕情侶,儘管他們並沒有在一起,儘管艾莎本來就不是瑞克。鮑嘉剛硬、陰沉、冰冷又尖酸刻薄;褒曼溫暖、美麗、充滿著愛心,給人安慰。兩個人在一起是如此的不搭嘎,卻又如此的搭嘎。

《北非諜影》會歷久彌新的一大原因,也來自於各種不同角度的解讀以及隱喻。例如瑞克一開始一直堅持二戰中立,但是到後來,他還是不得不選邊,加入對抗納粹的行列,他就像美國;而片中重要的角色,法國警察長雷諾,他一開始彷彿是站在納粹的一方,但是最後,他並非如此。雷諾就像法國。而全片最後一句著名台詞:「這是一段美好友誼的開始」彷彿在隱喻美法兩國終於在珍珠港之後聯手對抗納粹。

雷諾上校的「性向」也頗耐人尋味。整個卡薩布蘭加,他只和瑞克一個人混,他好像很喜歡,很崇拜瑞克,甚至會對他說:「如果我是女人,我會愛上你」,很顯然他對瑞克的感情有點超越友誼。而最後一起在卡薩布蘭加相依為命的,也是瑞克和雷諾。

對於瑞克與艾莎,他們的愛情本來就是一個無奈的,美麗的錯誤,儘管他們愛得死去活來,終究無法一生一世。我們懷著熱淚,欣慰又窩心地看著他們在卡薩布蘭加重聚,看到他們短暫的第二次浪漫。一切都值得了。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但唐謨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