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補選—告別地方封建,兩黨總統佈局起步走!

沈有忠
634 人閱讀

南投第二選區的立委補選,已於四日結束,最終民進黨提名的蔡培慧以1925票險勝國民黨回鍋參選的林明溱,深藍選區變綠地。儘管只是一席立委的補選,但過程中兩黨高度動員,甚至被視為總統提名的代理人戰爭,具有高度的象徵意義。最終綠營在深藍選區翻盤勝出,必然牽動兩黨總統大選的聲勢,總的來說,賴清德在綠營中的地位和聲勢更加穩固,國民黨自鐵票區敗選,自然沒有人加分,負責操盤的朱立倫則是重創,爭取代表國民黨角逐2024大位,已經是漸行漸遠。

圖片來源:翻攝自蔡培慧臉書粉專

2024總統大選起手式

此次補選,因第二選區連任兩屆的立委許淑華當選為南投縣長,立委職缺因任期超過一年,依規定舉行補選。從立法院的席次比例來說,因為只有一席,並不會對立法院整體實力的消長產生太大的實質影響,但因為民進黨與國民黨在2022年地方選舉過後,就著手佈局2024年的總統大選,因此這一席的立委補選,對兩黨總統大選的佈局,具有起手式象徵意義,也因此成為關注的焦點。補選的結果,民進黨在縣長選舉失利的蔡培慧以45218票(49.2%得票率),險勝國民黨由縣長卸任轉戰立委的林明溱,得票數為43293票(47.1%得票率),雙方差距僅約2%(1925票)。而整體的投票率為46.35%,對於一場補選來說已經相當高,具有一定的代表性(這個選區前次補選是2015年的37.07%)。

藍營在南投搞封建家族政治

先就此次補選對南投的影響來看,有幾個值得觀察的議題。首先,第二選區被視為深藍選區,是現任縣長許淑華留下來的職缺。事實上,該選區在許淑華之前的第七屆(2008)與第八屆(2012)立委就是後來2015年當選縣長的林明溱。也就是說,林明溱交棒給許淑華,兩任縣長後,兩人角色互換,又變成許淑華還給林明溱。這樣的佈局把南投第二選區壟斷給許、林兩人,縣長與立委輪流當,場景彷彿是花蓮的翻版。

國民黨在該選區的經營模式充滿了封建的色彩,沒有世代交替、沒有培養新秀,以至於正當性遭到質疑。不僅如此,林明溱八年縣長的任期,對南投建設沒有令人耳目一新的突破,此次補選,林明溱最初又有意讓兒子林儒彬接棒,家族經營壟斷南投的意圖非常明顯。林明溱的私心、國民黨無意栽培新秀,也成為難以動員中間選民、年輕選民,甚至難以說服國民黨地方基層的窘境。儘管該選區是藍營的鐵票選區,選前縣長許淑華還請假三天全力輔選,最終動員還是出現疲乏,深藍選區遭到翻盤,對林明溱、對許淑華、對朱立倫、對國民黨都給了一記當頭棒喝。

若非林明溱形象糟,民進黨能否獲勝尚有疑慮

另一方面對民進黨而言,從第七屆立委選舉開始,第二選區分別有湯火聖、賴燕雪、蔡煌瑯紛紛投入選舉,本屆則是甫從縣長選舉敗陣下來的蔡培慧出馬,而最終以極小差距險勝。儘管藍天變綠地,但如果不是前縣長林明溱企圖家族壟斷政治地盤,難以說服藍營基層與中間選民,民進黨是否真的是在選票結構上翻轉此一選區,其實仍存在很大的挑戰。

換句話說,民進黨在這次補選的險勝,主要原因還是在於國民黨與林明溱因為「吃相難看」而敗選。就選區特性來說,從2008立委選舉改制之後,在相對多數決的選舉制度下,南投第二選區,甚至整個南投縣,都已經成為民進黨的艱困選區。民進黨能否利用此次國民黨提名失敗、自亂陣腳而搶下灘頭堡,然後順利建立基層的支持,有待蔡培慧就職後的努力,更有待民進黨在南投自此投入更多的心力來經營。

藍綠總動員,但未必是藍的全面潰敗

回到大的格局來看,這場補選從一開始就被視為兩黨2024年總統大選的起手式。在補選的過程中,兩黨的「大咖」密集投入輔選,提高選戰格局,使得選舉結果自然牽動了兩黨2024總統選舉的聲勢。對民進黨來說,2022年地方選舉敗選後,總統蔡英文辭去黨主席,由副總統賴清德接棒,而這場補選是賴清德正式擔任黨主席後操盤的第一場地方選舉,自然對「賴主席」是否有能力帶領民進黨止跌回升的指標意義。就選舉結果來看,蔡培慧順利翻盤勝出,在氣勢上確實讓民進黨、讓賴清德有了谷底反彈的契機,但極低的投票率、極小的差距,並沒有重創國民黨。這樣的結果對民進黨來說當然是氣勢上的順利止跌,但不能視為國民黨全黨潰敗的跡象。

從國民黨的角度來看,相較於民進黨已經定尊於一,且亟欲尋找反轉氣勢的契機,這場補選一開始對國民黨、對林明溱本來可以說是「以逸待勞」,而有意問鼎2024總統大位的要角,在2022地方選後也都開始各自在檯面下鴨子划水,這場補選也牽動國民黨的「大咖」們後續爭取代表國民黨角逐總統大位的佈局。

朱立倫受到重創

在選舉過程中,朱立倫因為是黨主席,和選舉結果必然有直接的連動。而侯友宜、郭台銘其實沒有積極輔選,選前之夜侯友宜甚至沒有現身。對選舉結果而言,林明溱的敗選給了剛贏得縣長的許淑華和國民黨一大警訊,更是重創黨主席朱立倫,對於侯友宜、郭台銘來說也像是澆了一盆冷水。國民黨自2022基層選舉後一路在幾個補選中持續勝選,但這次在自家選區踢到鐵板,也證明了民意的擺盪仍舊很快,即使是深藍選區,也可以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出現翻盤。未來總統大選,兩黨短兵相接,加上民眾黨勢必加入選戰,選舉的變數將更難以預測。

南投的立委補選結束了,繼台中第二選區之後,又終結了一個地方上家族封建的選舉模式。此外,兩黨總統大選的佈局也接著進入新的階段。賴清德順利帶領民進黨止住跌勢,可以說是打響了第一槍。國民黨在敗選之後,可能對於總統候選人的提名增添一些變數,朱立倫雖然瀕臨出局,但畢竟是黨主席,握有影響提名的大權。看似與選舉切割的侯友宜、郭台銘,要如何爭取最終的提名,會不會受到這場補選而產生微妙的變化,還值得觀察。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學系教授,亞洲政經與和平交流協會理事長。

留言評論
沈有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