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會不會淹沒於民主之中?

Phil Smith
1,516 人閱讀

民主是好的,對吧?英國戰時領導人邱吉爾曾說過:「民主是最糟糕的政府形式──除了那些已經嘗試過的其他形式。」

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歷史上最巨大且可怕的事件,如果你認為丘吉爾是幫助引導世界度過了二戰那一群人的中流砥柱,你就必須認真對待像丘吉爾這樣的人。他與堅定的民主國家例如美國和其他國家合作,也和史達林的共產主義者合作,領導世界抵抗邪惡的德國法西斯主義和日本帝國主義,要說到政治判斷,他應該是很有資格的。

但邱吉爾也說過:「要得知反民主的最佳論點,就去與普通選民進行五分鐘的對話。」從表面上看,這是對普通選民的極大侮辱,儘管我不認為他的意思是不友善或旨在貶低普通人。

我認為他主要是指那些對身旁親屬和朋友之外的事情不感興趣的選民,那些忙於把食物放到桌上只在乎有棲身之處的人,那些根本懶得跟上時事,或是那些只是偏執,不願意聽取其他觀點的人。

這些態度導致人們開始爭論民主不是一個完美的制度,或是過多的民主開始變成一件壞事。此時平衡必須的,否則人們就可能會淹沒在民主中,甚至滅頂。

以台灣反對黨最近企圖透過公投和罷免來打亂政府政策為例,這只不過是反對黨在缺乏比現任政府更好的想法和政策的情況下情緒勒索選民。他們沒有提出自己的想法或政策,只是試圖說服那些不太關心政治的選民,現任政府做得不好。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煤氣燈效應盛行的今日

這種情緒勒索有個術語叫煤氣燈效應(gaslighting),我不太喜歡這個現代術語,但很貼切。

心理學家使用的術語 gaslighting 是指一種特定類型的操縱,操縱者試圖讓其他人質疑身處的現實、記憶或認知。簡而言之,就是試圖洗腦他人,一而再再而三不停重複,讓他們相信你說的話。例如美國前總統川普反覆斷言美國大選被偷走了,英國首相強生在每次演講中都說英國脫歐是成功的,或者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不斷告訴人民,降息將降低通貨膨脹。

老實說過去管理數百名記者時,我曾經使用過這種技巧。如果你想改變人們的行為或想法,只說一次幾乎是不可能的。例如「我是你的老闆,以後就這樣做。」只說一次絕對沒用。不斷重複是傳達信息的關鍵,這種技巧其實也沒有什麼邪惡之處,許多公司都會不斷重複他們的使命宣言(mission statements),好讓員工專注於公司的核心目標。

然而當這種技巧被邪惡誤用,試圖讓人相信某件事很糟糕,但事實上根本不是那樣,這就是個問題了。

不斷攻擊其他政黨的政客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對手是很糟糕的,卻沒有提出對應的政策或建議,他們只是試圖影響那些對政治不太關心的選民,以及他們的選擇。

遺憾的是當這應用於社會的壓力痛點時,就可以發揮作用,例如川普要在墨西哥邊境修建隔離牆,或是強生提出脫歐的好處。後者更是徹頭徹尾的謊言,例如繳給歐盟的錢將轉而用於國內醫療服務,與歐盟做生意的進出口官僚作風會減低,英國將更有效地地控制移民,這些都沒有實現。

目前這種情況似乎正在台灣發生,反對黨沒有自己的想法或政策,只是試圖在任何層面上攻擊政府,無論那些攻擊聽起來多麼愚蠢讓他們看起來多麼絕望。

反對黨濫用公投與罷免

很不幸台灣的民主結構給了他們以公投和罷免形式存在的武器,而他們正在濫用這種武器,試圖給執政政府帶來一些痛苦,無力地希望那些沒有充分關心時事的選民,最後會被說服並且以他們的方式投票。

這是一種孤注一擲的策略,雖然說一個統治台灣數十年的政黨,竟然淪落到玩廉價政治遊戲,把自己貶低到只會浪費時間和金錢,這看來有點有趣,但看到他們四處掙扎拼命想給政府造成傷害,卻如此一敗塗地,實際上是相當可悲的。就像一個優秀的拳擊手,賭上上一回合的公投和最近的補選和罷免,結果卻以 6-0 輸給了蔡總統。

但鑒於反對黨缺乏原創思考,即便如此我不認為他們會停止利用台灣現行的民主治理規則,他們也許會沉迷於更多的公投和更多的罷免,妄想給政府帶來打擊。

這就是我的標題淹沒在民主中的意思。在大選之間偶爾讓一般人在重大議題上發表意見並不是一件壞事,但如果被濫用就可能是一件壞事。

我已經多次寫過我對公投的看法,就是作為民主的一部分,全民公投很少是一個好主意,而且公投的歷史記錄非常糟糕。輕而易舉就可以舉行的罷免和公投屬於同一類,只應在極端情況下使用。

罷免在英國有嚴格條件

在英國罷免國會議員的前提是,他們必須被判犯有符合某些標準的不法行為,選民只有在議員嚴重違反普通法或議會法的情況下,才能提起罷免。被罷免的議員必須滿足以下三個條件之一。

⑴在英國因任何罪行被定罪並被判處或下令監禁或拘留 ;⑵在標準委員會的報告和建議制裁後,被議會暫停資格;⑶ 根據《議會標準法》被判犯有罪行,例如作出虛假或誤導性費用報銷。

符合以上條件之一後,10% 的合格登記選民需要在請願書上簽名,才能成功提出罷免申請。

但罷免台灣政治人物很容易,從 2017年修法以來,只需要 1% 的選民簽名來提議罷免,然後只需 10% 的選民聯署來推進提案,雖然必須有 25% 的選民參與投票才有效,但這遠低於低於 2017年之前的 50%。

在民進黨政府執政下,為加強民主而修改的公投和選罷法,如今已成為反對黨不斷狙擊政府的工具。

公民參與民主與有效延續民選政黨政策和立法之間,必須存在平衡。在主要大選之間,允許公民更直接地以公投罷免參與民主,目前的台灣,似乎淹沒於她原本非常珍視的民主之中。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Phil Smith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