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該怎麼借鏡俄侵烏戰爭?

詹順貴
911 人閱讀

美國總統拜登在未事先宣布的情況下,於距離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即將滿週年的2月20日突然造訪烏克蘭首都基輔(後來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表示,在拜登出發前幾個小時「出於消除衝突的目的」提前通知了俄羅斯),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會面,除進一步援助烏克蘭包括新的火砲彈藥、反坦克系統以及空中偵察雷達等重要軍備外,還包括經濟與人道援助。

最值得台灣關注的是,拜登總統還宣示「對民主、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定不懈承諾」,美國作為世界領袖(至少是民主國家領袖)、國際秩序警察,這句話其實應該是說給俄國與中國聽的。對此,俄羅斯總統蒲亭則是在國情咨文宣布暫停與美國的《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形式意義遠大於實質意義。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俄侵烏之戰重創全球經濟

俄羅斯是在2022年2月24日突然發動侵烏戰爭,原以為可以快速迫使烏克蘭屈服割地投降,孰料嚴重低估烏克蘭人民與政府抵抗決心,加上先是周邊國家基於唇亡齒寒的危機感積極提供武器彈藥援助烏克蘭,繼之以美國為首的大部分西方國家跟進,除沒有出兵外,積極提供全面性援助,讓俄侵烏戰爭迄今周年卻仍陷入泥沼,無人預期有快速結束的可能。雖然讓世界看穿了俄羅斯的外強中乾,但全球經濟也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受俄侵烏戰爭衝擊最大的自然是能源、糧食皆苦的歐洲,其次是缺糧的非洲。遠在東亞的台灣,當然也不可能倖免於難,雖然影響程度相對較為輕微,但相較於全球其他國家,對時時面臨中國侵吞威脅的台灣而言,不僅能源、糧食,包括地緣政治、國際局勢與外交,乃至軍事,都是具有全面性借鏡價值的戰爭。

先談能源議題,筆者曾於去年6月1日、6月15日在本專欄分別撰寫〈俄侵烏戰爭下逐漸形成的另一場風暴〉、〈台灣如何看待與調適這波全球性能源危機?〉,詳細整理說明俄侵烏戰爭將引發一場橫跨糧食(包含化肥與禽畜飼料)危機、能源與金融市場陷入混亂的「完美風暴」,對全世界數十億人口造成負面衝擊,並分析對台灣的影響,提醒政府應早妥善因應。

接著在6月29日的〈企業巨嬰還有臉以出走要脅反對調漲電價?〉一文中提及,台灣的住宅及工業用電電價之低,均名列世界前茅,如無法採用累進費率適度反映成本,可能導致台電虧損2000億元以上。果真,不僅台電,甚至連中油去年都因國營事業身份被迫吸收成本而虧損2000億元以上。

國民黨與八大工商團體昧於事實胡亂栽贓

可笑的是,繼國民黨團於2月13日召開記者會,牛頭不對馬嘴地指責蔡政府全力發展再生能源是錯誤的能源政策,加上俄侵烏戰爭,造成國際能源價格飆漲,導致台電、中油各虧損超過2000億元之後,八大工商團體趁2月21日拜會蔡總統的機會,又接棒重彈建議蔡政府重新檢討能源政策,希望核電廠延役,以求穩定供電,並憂心經濟部於3月召開的電價費率審議會勢必調漲電價,漲幅如過高將增加企業成本等老調。

國民黨為了2024大選,厚顏在記者會昧於事實、邏輯不通地胡言亂語,可以理解,但這八大工商團體領袖竟對國際能源情勢發展完全無知,著實令人訝異,好奇他們究竟如何帶領自己經營的企業集團進行全球競爭?抑或只能蹲在台灣靠政府「族繁不及備載」的租稅優惠與補貼繼續苟延殘喘?

殊不知核能發電占比高達69%的法國,到去年8月電價也已經上漲了5倍,原因是從2021年底起,許多核能機組發現裂縫,被法國核安主管機關要求整批停機檢修,加上極端氣候下的高溫與旱象,導致部份核電廠因缺少冷卻水而被迫暫停運轉,不得不向德國購電。而同樣飽受化石燃料上漲之苦的德國,之所以有餘力輸電給法國,正是拜梅克爾擔任總理任內積極發展再生能源的成果。

烏俄戰讓歐盟全面能源轉型

事實上已有不少智庫、專家指出,俄侵烏戰爭改變的世界局勢,不僅僅是政治、軍事面向,也讓歐盟各國政府意識到過度依賴俄國能源供給的危險性以及發展再生能源的重要性。危機也可以是轉機,歐盟各國除了開始積極分散供應來源,以舒緩過度依賴單一國家的危險性外,同時加速朝綠能發展(尤其核電占比最高的法國),以分散對單一能源(法國核電)或化石燃料的過度依賴。

國際能源總署執行董事比羅爾(Fatih Birol)便直言「全球各國政府的回應作為,讓這次危機(指俄侵烏戰爭)成為邁向更乾淨、更便宜且更安全能源體系的歷史與永久轉捩點」;英國石油公司能源展望首席經濟學家戴爾(Spencer Dale)也分析指出各國渴望強化供給安全,減少化石燃料為主的能源進口,同時積極提升本地再生能源。

歐洲環境與能源智庫Ember在今年1月底發表的報告具體指出,風力發電和太陽能共占2022年歐盟電力來源的22%,首度超越天然氣和核能,成為最大供電來源,其中波蘭和比利時的風力發電已增加一倍,德國與芬蘭也各成長56%和50%,而且可以預期2023年再生能源將持續大幅成長。

也就是說俄侵烏戰爭,已普遍被認為是意外促成歐洲能源轉型的關鍵因素。台灣最可悲的卻是,明明蔡政府走在一條正確的能源轉型道路上,在野的國民黨卻指鹿為馬,硬誣成是錯誤的能源政策;而長期在國民黨執政時期餵養茁壯的所謂八大工商團體,對國際能源發展情勢完全無知,只會盲目配合國民黨起舞擁核!

烏俄戰讓美日等國強化對中國的防備

回頭看軍事、政治面項議題,近日有民調顯示超過一半的台灣人擔心台灣成為烏克蘭第二,有這樣的擔心其實很好,但需要更進一步想清楚的,是不想淪為被共產黨極權統治、沒有民主自由的人民?或只要有飯吃,不在乎自己或子女被威權獨裁統治乃至奴役?筆者試想絕大部分的台灣人真正在乎的應該是前者。在此情況下,如何做最壞的打算,並做最好的準備,以降低所擔憂的事情真正發生的機會。

中國戰狼心態與取代美國稱霸全世界的野心,幾乎已是普世皆知,鑒於俄侵烏戰爭的慘痛經驗,不管是出自地緣政治危機意識,如逐漸受「台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思維影響的日本政府,開始增設大型彈藥庫,置放可在敵方射程外發射的長程飛彈,如日本「12式岸艦飛彈」和針對離島防禦設計、預計二○二六年部署的高速滑翔飛彈,以及向美採購的「戰斧」巡弋飛彈。奠基於2015年新制定或修訂的《國際和平支援法案》、《和平安全法制整備法》所賦予集體自衛權,這些彈藥庫被定位為自衛隊機動部署據點,在緊急事件時可以向前線運輸飛彈的據點,同時也開始增加傳統彈藥存量,並積極在接近台灣的西南離島增設儲存彈藥庫(包括極靠近台灣的宮古島保良訓練場新設彈藥庫),防備中國的事態非常明顯。

又或美國為維護民主國家領袖地位尊嚴的兩大黨已趨一致的政治共識,為保持美軍在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實力,以嚇阻中國野心,同時警告北韓莫要輕舉妄動,不僅陸續將先進戰機F-35A閃電II隱形戰機(日本岩國基地也有部署)與愛國者防空導彈部署到帛琉,將戰略轟炸機B-1B與陸戰隊使用的F-35B 戰機部署到關島;其空軍也將在關島部署六架B—52H「同溫層堡壘」重型轟炸機,出現在東海的F-22隱形戰鬥機,責備證實是原本駐紮在夏威夷的中隊,已前置部署到沖繩基地,美國更將在關島建立70年來第一個海軍陸戰隊基地。

此外,今年2月初,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到菲律賓訪問,2日與菲國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Bongbong” Marcos Jr.)會面後,五角大廈宣布雙方達成協議,菲國將再開放4個軍事基地供美軍進駐,美軍在菲國獲准使用的軍事據點將一口氣增加至9座。英國廣播公司(BBC)進一步指出,此4座新開放基地會有3座位於呂宋島,菲律賓形同提供美國「海景第一排」座位監控北京在台灣及南海周邊的活動,華府因此補上了南韓、日本和澳洲組成的島弧防禦缺口。

中國是否攻台取決於獨裁者心態與台灣自我防衛的決心

以上不管是美軍在西太平洋地區的兵力重新部署,或日本的軍事部署調整,在在都被認為是為應對中國日趨具體的威脅挑戰。這兩國都有如此警覺與決心,台灣社會需要擔心的,其實不是會不會成為烏克蘭第二,因為這取決於難以預測的中共領導人心態與政治氛圍,而是萬一中國決定侵台,我們自己是否做好相對應的準備?中國能否承擔得起需要付出的代價?

軍事準備部分,由於涉及國防機密,筆者如一般人無從知曉,但從政府積極發展無人機、短中程反艦或防空飛彈、火箭等,以及從近年來台美日益頻繁軍事交流(包括近日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外交部長、國防部副部長前往美國的國安會談),應可窺出端倪,足以相信蔡政府應該有積極因應中國侵台的相當準備。

加上台灣有約170公里寬的海峽做屏障,軍事上防衛條件比烏克蘭好上許多。但國際現實是,唯有先自助,才有可能獲得人助。俄侵烏伊始,烏克蘭不管是政府體制內或人民(尤其靠近俄羅斯的東部),也有許多抱持綏靖主義者,但在充分展現決心的澤倫斯基總統帶領下,堅持至今,終讓民主國家義無反顧地積極援助。

對美、日而言,台灣的地緣戰略位置,固然遠比烏克蘭重要許多,從前述近來美、日的軍事部署可知,這兩大國對於圍堵中國、協防台灣,已有相當決心並持續加強準備。會讓美、日不放心的,最主要應該是台灣政治上有甘做馬前卒、第5縱隊的最大在野黨──國民黨、充當傳聲筒的紅媒聯手在台灣社會散佈恐懼、製造分歧,抵消了台灣防中、抗中的決心。

作者是因為喜歡大自然與賞鳥,而把法律用到保護環境與土地上,卻滿身不合時宜的律師。

留言評論
詹順貴
Latest posts by 詹順貴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