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警察多方受氣,獨立機關之路尚遙

陳文瀾

台灣自1987年解嚴,迄今雖已30多年,但在方方面面,距離正常、先進國家,還有很長一段路。以警察為例,台灣不僅警力嚴重不足,且警察勤務過於繁重,各項支援業務過於頻繁,導致大多數警察過勞,無法進行種種專業訓練;警政一條鞭制度雖仍存,但地方政治人物卻視警察為奴僕,大大折損警察的榮譽感。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近日,警察負面新聞頻傳,相信這些已曝光的負面新聞,僅是警政沉痾的冰山一角,檯面下還有更多令人怵目驚心的事件。一如大小事故不斷的台鐵,若不根治病灶,徹底進行制度改革,只做些治標不治本的表面功夫,類似負面新聞將不斷重演。

員警法律素養不足,卻沒時間進修

「中壢員警盤查事件」凸顯的是,警察雖是執法人員,卻普遍法律素養不足;屢見不鮮的是,警察宣稱「依法行事」,但被民眾詢問、質疑依何法條時,或語焉不詳,或胡亂引用、詮釋法條,反成激化警民齟齬、衝突的導火線。

因為法律素養不足,大多數警察執勤時,僅憑上司命令、經驗法則與自由心證。膽大者或非都會區的警察,經常憑恃執法者的身分,獲取不當的利益,甚至與黑道、政治人物勾結;而膽小者與都會區的警察,執勤時常「柿子挑軟的吃」,霸凌老弱婦孺,如「中壢員警盤查事件」。

也就是說,許多警察以犯法來執法,侵犯民眾權益而不知,若遇到法律素養、意識較高的民眾,警察便容易深陷官非;結果,有時愈認真的警察愈容易誤觸法網,得過且過、懶惰苟且的警察,反倒無災無難。更有甚者,動輒有警察竭盡心力破案,卻因辦案過程不當取得證據,一切努力前功盡棄,甚至犯罪者逍遙法外,執法者卻深陷官非、難以脫身。

長此以往,愈懂得明哲保身、爭功諉過、逢迎拍馬的警察,愈能趨吉避凶,並獲得升遷;可晉升高位者,泰半是「人精」。於是,警察形象遲遲無法提升,專業能力無法與時俱進,莠者成地方惡霸、毒瘤,良者卻是「帶槍的弱勢族群」。

無可諱言,早年警察多是高中職後段班的學生,涵養法律知識確有困難;但近年來,中央警察大學的錄取門檻,已與頂尖大學齊肩,還有許多知名大學畢業生轉投警界,警察素質已遠超昔日。但除了法律系畢業生,警察法律素養仍嚴重匱乏,關鍵便在於其勤務過於繁重,根本無力他顧。

縮減警察不必要的勤務,並深化、廣化應用先進的數位化設備與技術,盡量以科技取代人力,騰挪出進修時間,進修法律、網路、科技相關知識,並讓警察脫離「人民保母」的角色,回歸國家法律、社會治安捍衛者的定位,才能提昇警察形象、威信。

無論松山警分局中崙派出所黑道襲擾事件之真相為何,但此事件已受媒體高度關注,正副所長仍敢說謊、滅證,從受害者轉為被告,足見其法律觀念之淡薄,更難以「趨小禍以避大禍」。連派出所正副所長皆如此,基層員警的法律觀念必等而下之,滅證事件實層出不窮。

法令雖多如牛毛,警察自不必全部研習,但一定得認識、熟稔與執勤相關的法令。唯有如此,警察才能保護自身權益,值勤時以理服人,而非以力屈人,更可抗拒長官違法的指令,避免淪為長官利益交換的墊腳石,或脫罪、卸責的替罪羊。

政治力都想插手警察

台灣解嚴後,歷經數次中央政權政黨輪替後,軍隊已樹立獨立、超然的形象,但警界地位卻每下愈況,難以抗拒政治力的染指。從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前評委趙映光之子趙介佑涉毒品與詐欺案,牽扯出的種種離譜特權行徑,就可知政治力干預警界之深,與警察之難為。

然而,趙映光只是不具公權力的中階黨職人員,趙介佑更非政治人物;但身為黑幫一員的趙介佑,先前卻穿梭台北市警察局北投分局如「走廚房」,行徑囂張、跋扈。原因無他,北投分局主事者投鼠忌器,或忌憚趙映光的政治影響力,或寄望借助於趙映光的政治影響力,藉此再上層樓,故對趙介佑若干違法作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其實,趙介佑只是眾多胡作非為政治人物與家屬、親信之一,民眾對類似新聞,早已習慣到近乎麻痺,也對警方重振威信,深感絕望。有媒體將之上綱為「綠色黨國下、警察沈淪」,雖嚴重失焦;但台灣政治力獨大,現已是台灣邁向先進國家的重大阻力,更是警界無法獨立的最大障礙。

當下,不僅許多政治人物濫用影響力,親信、家屬狐假虎威,或喬醫院床位、明星小學名額、特權購買熱門時段車票,或施壓警方,塗銷違規停車等,更是稀鬆平常。民眾或無可奈何,或努力沾親帶故,攀附某個政治人物,以圖利自己。

當媳婦、兩頭難,當警察更難,多方受氣。政治人物惹不起,他們的親信、家屬、樁腳、親戚也惹不起,富商通常黨政關係良好,也惹不起;媒體記者惹不起,藝能、網路紅人惹不起,而大黑道或直通高官、民代,或身兼政治頭銜,也惹不起。有時,多方受氣的警察,只能找升斗小民出氣。

當然,在民進黨中,不只一個趙介佑;民進黨此時「清黨」,趙介佑們會暫避風頭,不久後仍將故態復萌。國民黨以此事批判民進黨,實為「一百步笑五十步」;國民黨政治人物與家屬、親屬,欺凌警方的事蹟,更是罄竹難書、無法勝數,且仍是現在進行式!

政治人物決不會停止對警方的干預、騷擾,自棄現有的特權,警方唯有運用輿論的力量,才能嚇阻政治人物的黑手與家屬、親屬。可悲的是,忙著巴結政治人物的警政高層,不會有任何作為!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陳文瀾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