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阿北的奇幻漂流:從「疫苗快點來」到「疫苗太快來」

劉又銘

在微博上自稱台灣阿北要跟中國人民「博感情」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以下尊重柯市長的自我定位,都尊稱柯市長一聲「阿北」),自去年「同島一命」的「順時中」抗疫至今,已失去版面甚久。近日因為在防疫政策上與中央不同調的批評與互槓,因此再度「霸頻」。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天下大亂,形勢大好?

阿北最崇拜的殺人魔王毛澤東曾言「天下大亂,形勢大好」。對偶像的心法,阿北自然是成竹於胸。根據臉書粉專「聲量看政治」的即時新聞社群聲量分析顯示,5月29日因為北市病床數計算方式與指揮中心不同而砲打中央,這個「第一次丟病例事件」是阿北社群聲量的高峰。從這個時間點往前推算,阿北在全國染疫人數上升前,就不停藉著小股兵力騷擾接觸與中央互槓「我來做也不差」,試圖創造「天下大亂」的外在環境。

在諾富特3+11後,阿北期待的天下大亂「改變成真」。接著,更因為「人與人連結」的不限制,萬華成為疫情南北擴散的核心區域,台北市重回新聞熱點,自然又讓阿北每日直播,重返大螢幕成為媒體寵兒,形勢一片大好。但在「第一次丟病例事件」後,阿北的社群聲量極盛而衰。關鍵在於,面對「好心肝偷疫苗偷打事件」,阿北的強勢反擊。一手明面強調「如果疫苗足夠,就不會有疫苗特權階級,更不會有人搶打疫苗」;另一手則遭人質疑暗地在違反醫事倫理的前題下,洩漏好心肝打疫苗的名單,如此明暗兩手試圖藉轉移焦點卸責的操作過於明顯,因此聲勢大跌。

儘管近幾日又有指揮中心爭議性言論的「萬華破口說」,阿北逮到機會希望藉此重抵聲望高地,將指揮中心的失誤,營造成「第二次丟病例事件」。但顯然日常「失言當施鹽誤食當務實」的阿北批評別人失言時,殺傷力自然不如預期。而阿北聲勢真正的破發點,則是端午前夕的「資訊不對稱說」。阿北表示,高雄一周前就發通知單給老人通知施打,是因為高雄市政府早已知道疫苗要提前發放,更已掌握疫苗分配數量。

看過《賭俠》都知道,師傅有教「AK不梭是棒槌」。台北市政府在阿北手上「資訊不對稱說」這對AK的基礎上,兩個副市長也跟著押上了瑞士銀行本票。先是副市長蔡炳坤的「自求多福說」強調,都是因為唐鳳允諾的中央預約系統遲遲不來,北市府只能自行規劃,本來計畫全部都妥當,中央提早配送疫苗,等若突擊打亂計畫;再來是副市長黃珊珊的「私心天譴說」則怒嗆,台北市政府直到6月11日下午4點放假前夕,才收到中央提前發放疫苗7萬劑的電郵,並且限時市府1小時內回應告知「疫苗如何分配」。此舉無疑是私心或私慾讓人民活在恐懼與混亂中,此舉必遭天譴。

洩題高雄,中央婊阿北?

若是以阿北自己最在意的社群聲量在這次的梭哈加注後直落谷底來看,這回的棒槌,阿北大概是當定了。一方面,「資訊不對稱說」的爐主高雄市府率先發爐,強調只要應施打人員造冊完成,依序排列就知道通知單要事先發放給那些標的,這只是「簡單數學問題」。也就是說,北市府一直氣急敗壞的強調中央洩題、高雄偷跑,卻對究竟造冊完成與否莫衷一是。若是造冊完成,疫苗數量與優先排序就只是Excel匡列幾分鐘的事情,根本不值得黃副市長如此動氣。

另一方面,姑且不論唐鳳的系統建置是針對未來大規模接種做準備,而不是為了應付當下這樣的緊急事態,蔡副市長口裡說的那個唐鳳做不出來、台北市政府做出來的系統,結果就是發通知單叫85歲以上長者自行掃QRcode上網預約注射,甚至網站塞車、配送混亂、地點誤植等問題所在多有,而其它城市無論藍綠都採寄發通知單或里長直接通知個人何時何地注射,甚至有計程車免費接送服務。顯然各縣市多福多壽,只有台北市多災多難。

如此看來,整個台北市政府如此動氣,認為中央婊阿北、認為自己15日安排施打的計畫被打亂、認為中央私心必遭天譴,單純就是相較其它五都應施打人員名冊造冊尚未完成,為了將臨的「北市疫苗之亂」打預防針;更為了讓其它五都的施打順利、台北的施打混亂,看起來都是中央從中作梗構陷台北市政府造成的結果。

大家都沒問題,就你台北市毛最多

事實上,針對疫苗提前配送一事,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本就表示,疫苗在各方協力下因此提早開始配送,各地方政府只要做好準備,就可以提早開始施打。針對指揮中心這個直白的描述,且讓我幫忙翻譯翻譯成理組阿北看得懂的睿智語言。簡單來說,指揮中心要說的是「還沒做好準備就不要開始打,可以到做好準備再開始」。人家這樣說是在留台階給你阿北下,沒想到你卻把台階看成了滑梯,把全台救人的大計,看成了另一次無法買榜的縣市政府滿意度調查

阿北對考試成績的看重與堅持有目共睹,我們姑且配合阿北,折衷的把各都的疫苗施打,當作一場課程的期末報告好了。今天老師說期末報告15號要交,但11號晚上突然宣布說,今天晚上可以開始交了,請有提前準備好的同學可以提前繳交報告。也就是說,報告還是可以15號交,那你想15號交報告的人,就繼續15號交就是了,為何要出來「森七七」的說老師洩題,有人11號交報告比我棒,我不開心,請問這對你的期末成績有差嗎?如果今天你不造冊靠預約就能順利施打,那又有誰會說阿北成績不好呢?

況且,要驗證阿北是不是藉著炮打中央來掩飾台北市政府的混亂,最好的方法就是請第四權媒體打起精神做好本分,除了去查北高政府各級官員的通聯記錄外,更是去查各縣市的公文系統,以及縣市政府間與中央聯絡人彼此溝通留下的紀錄,看看到底有沒有獨厚高雄,台北刻意被中央遺忘製造資訊不對稱。

更簡單的思維來看此事,如果中央真的要製造資訊不對稱,那以不對稱詩作的對象,應該是所有民進黨的競爭者,也就是台北、新北與台中這三都才對。但綜觀近日新聞,即使各都首長無論藍綠皆有抱怨指揮中心作業不透明、疫苗劑量分配數不足甚至大家都是到最後一刻才知道疫苗提前發放,但像阿台北市政府團隊如此氣急敗壞的炮打中央,抱怨中央洩題獨厚台南、高雄,堪稱舉國無雙。

將帥無能,累死三軍

就這樣,阿北的奇幻漂流之所以從疫苗不足民眾才需要搶打的「疫苗快點來」,到提前配送疫苗打亂台北市計劃的「疫苗太快來」,說穿了就是因為台北市政府一邊批評中央沒有超前部屬;一邊卻又連應施打對象造冊都還沒做好。若是其它五都能按照造冊發送施打通知,只有首善之區要用很爛的登記系統;其它五都都能在15號之前就能開始施打,只有首善之區要在15號才能開始登記(不是施打),那顯示的就是台北市執政團隊或甚至阿北本人的無知無能而已,而不是台北市政府的問題。

因為對政府組織與功能有基本了解,或是與中華民國公務機關有所接觸的人大概都知道,我國戶政系統與人口普查作業之精細、效率之良好,各都之所以應施打人口造冊毫無障礙,就是建立在既有的官僚體制正常運作之上。之所以只有台北市出包,正是因為六年過去了,素人還是素人,醫生就還是醫生,不是無知無能,連整體政府組織職權配置,以及如何使用的說明書都還沒讀熟;就是自作聰明,小孩開大車,覺得預約制比造冊通知更好。

除了毛主席外,台灣阿北最偏愛的對岸偉人,就是大清國的雍正皇帝,並且經常自比雍正,強調自己的酷吏性格,嚴謹不講情面。但事實上,雍正的「酷吏性格」是奠基在「能吏手法」的出類拔萃之上,也因此才能接下一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康熙盛世」,真正做到承先啟後;但阿北在這次疫苗事件的各種荒腔走板,不要說能吏(力)了,連酷吏的謹慎仔細,超前部署都沒門。

照這樣看來,做起事來完全像個無頭蒼蠅,瞻前不顧後,各種猜忌心又重,權力不下放,凡事覺得自己最棒,親力親為卻又做不到位的狀況來看,比起雍正,阿北更像是大明國最後一位崇禎皇帝,也就是在國破的最後,說出「朕非亡國之君,汝皆為亡國之臣」,死到臨頭還是覺得「都是they的錯」的那位。

因為智商154,自尊1450,所以更沒辦法用智商54的方式照抄人家有效的方法。這種人格問題,通常展現的結果就是,任何事都覺得自己最行,眼看辦不到的時候,就逕自甩鍋。這點上,我看連小當家都得跟著阿北這個柯師傅學習如何當個甩鍋大師。

政黨政治絕非黨同伐異

任何一本政治學教科書都會告訴我們,政黨的存在之所以不同於其它團體,是因為政黨成立的目的,在於「推廣理念」與「取得政權」。但扣除了法制的底線,政黨政治的「權力制衡」與「黨同伐異」,在當代民主社會裡面,經常只有一線之隔;注重政治判斷並承擔政治後果的「責任倫理」,也經常性被遇事兩手一攤下台的「責任政治」所混淆。

正因為這種對「政黨政治」與「責任政治」雙重誤解的中華民國公民教育,足堪民主政治表率的中華民國首善之區選民,才會選出一個像阿北這般毫無底線,視奪權為唯一目標,但既無行使政治判斷的能力、又無承擔政治後果的責任感,連選連任一屆後卻還是個政治素人的市長。首善之區幾百萬市民的人命,就在這錯誤的決策與台北市政府領導團隊的野望裡燃燒。一將功成萬骨枯,他當功成將,你我皆枯骨。

好了,我說完了。自從開始批評台灣阿北(柯文哲市長)之後,就開啟了我的斜槓人生。現在,我總算是一隻合格的1450、柯黑、側翼、蟑螂了。

但說也奇怪,法國詩人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曾於其經典詩作《惡之華》(Les Fleurs du mal)中提及「蟑螂」(cafard)一詞,並且把蟑螂衍伸成了陰暗、憂鬱與負面之意。所以「我感到沮喪」(Avoir le cafard)的字面直譯,就是「我有蟑螂」。

現在,到底是阿北、還是廣大市民有蟑螂(感到沮喪),我真的不知道;但法文的蟑螂(cafard)一詞,又源自阿拉伯文的蟑螂(kafr)而阿拉伯蟑螂(kafr)則泛指「缺乏核心價值沒有信仰的騙子」。「騙子的終極目標,就是要組成詐騙集團」。不知道天下第一號柯黑王世堅議員對波特萊爾是否心有戚戚呢?

望所有人都能遠離超大阿拉伯蟑螂,還有小強。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