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元首「東協論劍」背景下的日中「岸習首腦會談」

謝文生
196 人閱讀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11月17日在泰國舉行會談。這是3年來首次兩國元首的面對面峰會,也是岸田文雄成為總理後與首次與中國最高領導人進行的會談。

有媒體朋友詢問這次會談,岸田首相想向中國傳達的重點是什麼?以及釣魚台與台海問題,能否藉由此次會談而有所緩和?日中兩國關係能否改善?甚至恢復元首互訪?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三大元首峰會接續舉行在「東協論劍」

關於岸習會能否談出什麼樣的結果?個人認為要先將會談的背景從11月11日在柬埔寨的東南亞首腦峰會、到15日在印尼舉行的G20,再到17日於泰國進行的APEC這一系列國際首腦群星會的舞台來切入,會比較清楚。

其中,美國總統拜登主打前半場,從東南亞峰會到G20;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是出席下半場,從G20到APEC;日本則是打滿全場。

前半場重點在美日的拜登與岸田文雄會談,及美日韓的拜登、岸田加上尹錫悅的會談;重點在針對中國與北韓,要設定跟習近平會談的基調。

中場則是此系列最高潮的美中首腦會談的拜習會,及習近平的一連串跟法國、韓國、澳洲、加拿大等國的首腦會談,作為他的主秀。

下半場則是以岸田文雄跟習近平的日中首腦會談作為系列的尾曲作收。

從這一系列的場面的時序及背景,可以理解這一連串令人目不睱給的會談,其實還是自由民主價值的「天下圍中」主軸,對抗極權登基後的習皇所想展現的「各個擊破」的突圍之策。

不在場的關鍵元首

這次系列峰會的背景,還有兩位重要但不在場的元首,必須提及:一位是北韓的金正恩,由於北韓今年異常的試射飛彈的次數已超過50發,是過去最高紀錄2019年25發的翻倍,而目前對北韓最具有影響力的國家,偏偏又是中國;因此不僅促成日、韓兩國首腦各自背負國內反對勢力的強大壓力而進行「岸尹會」以及罕見的美日韓三國元首的峰會。

另一位則是原被認為是G20鋒頭人物的俄羅斯的普丁,正由於他的缺席,反而讓這次系列峰會的後半場幾乎成了「習近平的個人秀」,讓他用一場又一場的國際元首峰會當作慶祝第三任期啓動的勛章。

是以前半場的美日會談是在為中場對抗習近平的出場作基調設定;而在拜登跟習近平幾乎各說各話的會談之後,就可以了解目前「天下圍中」的態勢仍會繼續下去;而習近平為了要突破「天下圍中」的困局,則是大玩兩面手法;對美仍保持「鬥而不破」的對峙態勢,但對德、法、日、韓、澳及東協諸國,則是企圖用拉攏示好的方式來尋求、制造各個擊破的機會。

日本:天下圍中的真正執行者

如果仔細回顧觀察日本這近三年來的全球外交行為,可以發現其實日本才是「天下圍中」這個戰略的真正執行者、其著力最深。從菅義偉政權到岸田文雄政權,一以貫之!這也是安倍晉三在2015年發表的「戰後70年談話」所打造的「一五體制」的一貫延伸;自此,日本在面對中國的時候,不僅不再隨著中國民族主義的謾駡而起舞認錯,反而是積極地在全球拉幫結派來面對中國。

特別是中國在南海、台海、東海不斷地藉由武力企圖改變現狀的強勢作為,不僅造成東亞區域的緊張,對日本來說根本已經是侵門踏戶的作為。不僅中國的海警船配備著重武,自從2010年起就開始在尖閣群島(釣魚台)附近巡邏,企圖營造中國才是尖閣群島的主權國,更有甚者,就在日中17日談判的前夕,11月15日中國海警船出現配備從過去的30釐米火砲升級到76釐米。日本海上安保廳就直言,雙方首腦會談前這樣的示威,根本就是威脅行為!

因此要從這些脈絡來看日中首腦會談,才能比較清楚雙方想談什麼?能否談出什麼?以及未來關係走向如何?

從習近平跟拜登會談的平行線,再對照習近平跟韓國總統尹錫悅、澳洲總理艾班尼斯、法國總統馬克宏,再加上日前去北京一日遊的德國首相蕭茲間的大套交情;可以看到中國在經濟上的確遇到嚴峻的挑戰,所以習近平雖然表面上裝作談笑風生、把跟各國首腦的會談,當作天朝賜恩,但事實上就是在對美國之外的「天下圍中」成員釋出善意,其目的不外是想突圍以解困境。

但對中國最重要的半導體部份,要裂解美國的制裁,必須要拉攏韓國跟日本,17日的岸習會,如何談到這部份,也是觀察的重點。但是這部份,日本跟韓國處境不同,岸田首相本身在這部份的戰略,基本上跟美國是同一陣線,否則他不會在八月的內閣改組時,將「經濟安保大臣」這個位置交給對中強硬派的高市早苗。

反過來說,中國能夠讓利給日本的有觀光這塊,在2019年日本的國外觀光客當中,中國觀光客就佔了3分之1;但只要中國還堅持在防疫上進行「清零政策」的前提下,這個觀光紅利的武器基本上是無法起作用的。這點在岸田首相9月去紐約聯合國大會的時機,宣佈開放日本的觀光客政策時,就很清楚地顯示岸田政權並沒有把中國觀光客視為可以交換的籌碼。

敢於表達意見的日本

那麼岸田首相究竟要跟習近平傳達什麼呢?就日本切身的問題來說,具體的部份大致有幾項:⑴台海應保持安全和平;⑵中國應停止海警船在尖閣群島的出沒乃至不時入侵領海的事情;⑶約束北韓金正恩不要亂射導彈、進行核試爆,挑起區域緊張的事情。

但這三樣期待,習近平在跟拜登及尹錫悅會談時所表達的態度來看,即使面對岸田文雄,應該也是相同講法、不會有差別;這部份岸田文雄應該也知道。

但對岸田文雄來說,日本要在國際上成為領導者,他就必須要對日中關係「進行管理」,正如同拜登這次跟習近平的會談,也是在對風險「進行管理」一樣。這就是為什麼在柬埔寨的東南亞峰會上,即便中國出席的是第二號人物的李克強,岸田文雄仍然選擇公開指名抨擊中國侵犯日本的主權。

因此,可以看見在岸習會上,岸田文雄仍然將日本對於中國的不滿,包括台海和平、東亞安全、管制北韓、停止侵犯日本主權,外加人權問題都拿出來唸一遍,這其實是要告訴中國,必須要重新看待日中關係。

所以不論是自民黨幹事長茂木敏充,或是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博一,乃至外相林芳正,在提及對這次日中首腦會談的看法時,三個人的回應詞,都是「日中之間存在著諸多課題,該主張的部份我們會跟中國表達,同時建構出具建設性且安定的兩國關係,是這次會談所期待的目標。我們會要求中國應負起大國應有的責任跟行動」,跟岸田首相的講法根本一模一樣,顯見這就是日本當前的對中基調。

另外,還有一層因素是,根據日本多家媒體披露日本外務省對此次首腦會談的分析時指出:有鑑於習近平在中國已是定於一尊的情形下,中國內部根本不會有人敢講出習近平不喜歡聽的中國實際國際處境;因此,為了避免習近平將來在作決策時產生誤判,因此主張要當面讓習近平聽到「不同的聲音、反對中國作為的聲音」。

熟悉日本在國際作為的人,應該可以發現到,光是當著中國領導人的面前,不論是李克強還是習近平,日本領導人可以一一數落對中國的不滿,就已經是一件「很不日本」的行為了。這就是前述安倍晉三「一五體制:戰後70年談話」的效應。

行禮如儀的岸習會

當然,岸田首相的性格本來就不是咄咄逼人型的,所以也不必期待會有什麼激情的演出,因為也必須留一條線,讓兩國關係「可以進入管理狀態」,這應該是岸田首相對此次會談所設定的主要目標!

就在雙方枱面下安排岸習會的時候,中國駐日大使孔鉉佑特地在11月9日召開記者會提及日中首腦會談時,除要求日本不要隨美國起舞之外,也暗示日本應檢討讓習近平訪日的事宜。

另一個令人玩味的事情是這次首腦會談的日期,一直到11月14日才宣佈;意即習近平在17日跟岸田文雄會談前,已經跟其他十幾個國家元首先行會談了,其用意在「貶低」日中會談的價值,一來是對日本下馬威、不滿日美的聯手,二者也意謂著此次會談,習近平也不抱著什麼進展的心意。

雖然此次日中會談也提到了同意中方邀請日本外相林芳正去中國訪問的事宜,至於未來兩國之間能否藉由這次會談而有高層次的互訪交流?我認為目前美日的對中步調,在拜登跟岸田文雄的默契下,應該在行動上會較為一致;能否有進一步的互訪,有二個因素要放進去考慮,一個是日前拜習會中提到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明年初去北京訪問的事情,以及明年春天在將日本舉行的外務、國防的2+2會議,要將這些放入脈絡中,才會比較明朗其後續的可能性。

至於中國期待的習近平訪日,在中國沒有提供足夠的善意之前,例如至少是撤離在尖閣群島的海警船,以及管控金正恩不再發射導彈或進行核試驗這樣的善意的話,以日本國內的氛圍,習近平要訪日根本是海市蜃樓;不然也不會連岸習會都要挑在第三國而且是夾在一連串令人目不暇給的各國首腦的各種會談之中了。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