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柯文哲無情、無義、無能的「新政治」

黃涵榆
3.1k 人閱讀

從偽君子到惡棍?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以公款宴請中國銀行高層,市議員要求公佈行程內容接受監督,但柯文哲以他一貫高傲的態度表示「不需要回應」。

圖片來源:蕭瑩燈提供

宣稱要建造公開透明新政治的柯文哲,和中共高層聚餐不公開,如同板南線捷運手扶梯發生事故也不公開,花大筆預算的一日北高自行車大肆公開,不僅議員質疑淪為民眾黨造勢大會,半路殺出大S搶攻聲量,轉而罵民進黨不要臉。

筆者認為檢調與國安單位都應介入調查,這樣的密會是否有違反《兩岸條例》和涉嫌任何不當資金或政治利益輸送。柯文哲會不知道政府官員接觸中國官員都應受法律規範嗎?市長行程特別又是使用公款不應受議會監督嗎?至少在政治道德的自我要求下也應力求公開透明,而不是高調高傲地拒絕公開。

號稱智商157的柯文哲不可能連這些基本規範都不知道,任何一個舉動都有高度政治盤算的柯文哲,想必是要刻意挑戰法規和製造衝突,藉由媒體炒作激化對立,政治利益能撈多少算多少。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柯文哲競選第一任期間的「廉政公約」、「光榮城市」讓許多人懷抱希望,他自己信誓旦旦宣布,從今所有市府首長行程都要登錄,否則就可以被合理懷疑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檔。是今日的柯文哲背叛往日的柯文哲,還是柯文哲決心不再偽裝,已然從偽君子蛻變成政治惡棍?

柯文哲與中共高層密會已不是第一次,和遠雄高層也不是只吃過一頓飯才喬好巨蛋,一再放水公共安全標準。大家想想他是怎麼憑空指控蔡總統身邊的每一個人都貪污,事後又四兩撥千斤說是玩笑話,連個小學生都應該做到的道歉都沒有。

要比貪瀆,恐怕柯文哲執政下的台北市紀錄無人能敵,不僅建管處弊案連連,台北市警察局六年內超過兩百人涉貪遭移送法辦,柯文哲可以厚顏地宣傳他的「乳酪理論」,辯稱一塊乳酪那麼大,總會有縫隙漏洞。

柯文哲和民眾黨就是紅,哪需要抹紅?

柯文哲的乳酪恐怕已經臭酸腐敗,他似乎也把自己擺在一個超越公開透明的民主機制與輿論監督的位置。他向來對中國政府畢恭畢敬,對台灣人民透過民主程序選擇的政府,卻是尖酸刻薄、無所不用其極醜化攻訐。

他在競選政見會上可以指著「你們台灣人…」飆罵,在台灣面對中國各種打壓的時候,他嘲笑蔡英文總統和台灣人民「實力不夠跟人家大小聲,會被笑死」,也喜孜孜地訕笑「中國如果要送台灣口罩,那台灣就焦慮了!」

遙想柯文哲上台時,曾霸氣地在媒體前訓斥信義分局長,「再有愛國同心會打人,我就叫你走路」,但愛國同心會、統促黨和其他統派團體還是繼續在101、西門町甚至大學運動會會場打人。

總括柯文哲對中國的種種,他和民眾黨就是紅,根本不需要抹紅。中評委賴岳謙頻頻在中國官媒發言,儼然中國統戰的傳聲筒,不分區立委排名第二的張其祿有樣學樣,跟著柯文哲指責台灣挑釁中國。

師法中國共產黨的鬥爭手段

想必柯文哲非常欽羨中國無所不在的電子監控,所以有樣學樣,廣設智慧型販賣機和強推台北通,把台北市打造成一個數位極權城市是他引以為傲的政績。

柯文哲乃至整個民眾黨靠網軍起家,擅長用假訊息作為政治鬥爭手段。大家不妨回想一下當年柯文哲市政府如何鬥爭吳音寧,蔡壁如如何引用有關蔡總統博士論文的假消息,最近則是用加工製造的元旦典禮照片,塑造柯文哲一個人吹冷風的形象博得同情。

台北市COVID-19疫情如此慘重,確診和死亡人數高居全國第二,疫苗施打和疫調亂無章法,柯文哲夫妻兩人一路醜化AZ和高端疫苗…動用大量預算拍攝的影片宣揚柯文哲防疫政績,恐怕是最昂貴的假新聞。

柯文哲本人每一次的發言(特別是針對蔡總統、陳時中部長和民進黨)都是尖酸刻薄,仇恨值爆表,歧視性的言行多到可以編成字典。說他是台灣近年來仇恨政治最大的推手,一點都不為過。

民眾黨成立至今,博得柯文哲歡心的成為環繞在他身邊的禁衛軍,他們有樣學樣,一些黨公職毫不遮掩地公開以「塔綠班」稱民進黨支持者,嘲笑陳菊院長體型。

無情、無義、無能的新政治?

以往柯文哲總是把「藍綠一樣爛」把在嘴上,標榜「新政治」,但我們看到的是藐視民主監督機制、無所不用其極進行政治鬥爭和仇恨動員。柯文哲目前的一舉一動都在鯨吞蠶食藍營的勢力範圍,他的政治回收事業包括和台中顏家、雲林張家和嘉義蕭家等地方派系和角頭勢力建立同盟。

此時的烏克蘭正處在抵抗俄羅斯入侵的存亡之際,曾是世界重量級拳擊金牌選手、也曾是現任總統澤倫斯基競選對手的首都基輔市長克里契科(Vitali Klitschko),拋開立場差異,身先士卒拿起武器到戰場上捍衛國家。

然後柯文哲跑去和中國高層密會吃飯,拒絕公開行程!對照台灣和烏克蘭的首都市長,不免讓人感慨萬千。柯文哲再怎麼花大錢宣傳、再怎麼抹綠媒體、再怎麼高傲都掩飾不了自己權力欲望薰心、無心市政、施政無能的事實。

手握全國最多的統籌分配款,人口大量流失,施政滿意度年年墊底,今年的不滿意度甚至突破六成。疫苗施打亂無章法,還飆罵老人家太早去排隊,威脅要推土機輾過社子島抗爭民眾,無心市政、整天想著選總統的市長,是要怎麼支持得下去?

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首都市長?

在台北市生活的人都有一個超越政治對立的共同希望,能夠快樂、榮耀地生活在這個首都城市,台南和高雄在過去幾任市長的努力之下的改變大家有目共睹,台北市所具備的各種條件沒有理由做不到。

相信有不少人和筆者一樣,都是帶著這樣的希望在2014年大選投票支持柯文哲。然而,我們的希望破滅了,我們覺得被背叛!「政治素人」和挺學運證實都是偽裝,新政治沒有實現,只剩無情、無義、無能,只剩「兩岸一家親」和中國統戰傳聲筒,讓投票給他的人覺得那是人生的一大缺憾甚至污點。

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首都市長?這是選民們都必須深思的問題。台北不需要靠獨裁者姓氏、看起很暖男但是看不出有什麼行政執行力的人,也不需要和其他女人一樣圍繞在一個無能蠻橫的市長身邊的乖乖牌。

柯文哲的垃圾時間,是台北市民乃至台灣人民的災難,但是人總要懷抱希望才能活下去。是脫離柯文哲無情、無義、無能的「新政治」的時候了!衷心期盼我們未來的台北市長能夠帶領台北市民從墊底的破敗施政中再起,斷開「兩岸一家親」的統戰,找回希望與榮耀。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