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暴動與即將來臨的東歐新冷戰?

趙君朔
571 人閱讀

從去年影響全世界,包括晶片在內的供應鏈危機依然延燒,便可看出前年12月中在《紐約時報》發表〈世界上最重要的地方:台灣〉的投資銀行摩根史坦利新興市場部主管Ruchir Sharma觀察世界政經、科技大勢的功力不凡。去年12月他則是在《金融時報》上提出了十個他認為會影響到2022的重要趨勢,其中一項是綠色通膨,意指在朝向綠色能源轉型的過程中,對於各種原物料的投資在過去五年都持續減少,因此大宗物資去年出現了自1973年以來的最大漲幅。

2022 年 1 月 9 日在烏克蘭基輔舉行的 SayNOtoPutin 集會遊行,抗議民眾舉著海報。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哈薩克動亂讓俄羅斯有理由介入

他語音未落,中亞面積最大,也是經濟發展程度較高的產油、鈾大國哈薩克便發生因為液化石油氣漲價引發的抗議失控,在上週三演變成攻佔最大城市阿拉木圖的政府機關大樓、機場以及打劫商店的暴動。雖然哈薩克政府已經發出聲明強調局勢已經穩定下來,但已經造成約160位抗議民眾死亡、還有6000人被逮捕。

該國政府將這次的失控暴動定位成有外國勢力干預的恐怖活動,並基於同樣是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成員的身分,向俄羅斯請求派出軍隊支援以確保國內重要基礎建設的安全。總統托卡耶夫雖然在抗議行動的初期對於民眾做出了讓步,取消了液化石油氣的漲價決定,但在抗議升高為暴動後,便維持非常強硬的態度,除了表示絕對不和恐怖分子協商外,上週五為了快速弭平暴動對軍、警下達的格殺勿論(shoot-to-kill)命令更引起國際側目。

雖然這場暴動本身在總統的強力回應和俄羅斯隨時準備派出更多軍隊的情況下可望平息,但是這場暴動發生的時間點卻會對區域甚至國際情勢有不可小覷的影響,也暴露出該國在發展程度相對較高的表象下,依然潛藏者多年獨裁統治下累積的嚴重社會矛盾。

哈薩克貧富不均問題嚴重

哈薩克在從解體的蘇聯獨立後,直到2019年為止都是第一任領導人納札爾巴耶夫掌權,而他雖然靠國內的天然資源讓國內的經濟得到一定程度的發展,也讓哈薩克成為中亞五國中對外開放程度最高的國度。但該國和中亞其大部分國家一樣(只有吉爾吉斯因為有真正開放競爭的選舉成為唯一的例外),都是長期在位的領導人壟斷了政治經濟上的大部分權力,使得財富也高度集中在獨裁者和他身邊的小圈圈權貴,但一般人卻還是過者非常困苦的生活。

所以即使哈薩克的平均國民所得達到將近一萬美金,是周邊排名第二國家烏茲別克的1.5倍左右。但根據知名全球四大會計師事務所KPMG的一項報告指出,該國光是162個人便囊括了全國55%的財富。在富比士世界富豪排行榜上也有五人上榜,都是從事金融或是礦業的富豪。同時該國的基本工資卻連每個月100美元都不到,《紐約時報》並指出雖然政府的統計該國的平均薪資有570美元,但還有很多人達不到這個數字。

而疫情一樣對哈薩克的經濟有不小的負面影響,讓政府的財政捉襟見肘,因此決定取消對液化石油氣的補貼,這是一個最初在2015年就被提出來討論的政策,拖到今年才正式實行,但最近幾個月哈薩克的通貨膨脹已經高達9%。結果是在液化石油氣價格一夜翻倍後,在90%的交通工具都是靠此提供動力來的西部產油省分曼格斯套先發生抗議再蔓延到全國,並在最大城市阿拉木圖造成嚴重破壞。

普丁試圖逼美國讓步

不過這次嚴重暴動發生的時間點對於哈薩克來說幸運的,剛好就發生在美國、北約和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要和俄羅斯針對烏克蘭問題進行談判的前一周。對俄羅斯來說,哈薩克剛剛發生的暴亂和哈薩克總統主動求助正好可以讓普丁在談判桌上和西方各國強調俄羅斯就是周邊區域秩序穩定的守護者,如果沒有他出手介入協助平亂,像哈薩克這樣的事情會一發不可收拾。

換句話說,普丁又多了一個理由要求美國和北約承認俄羅斯在維護周邊區域安全上的特殊地位,以此為基礎協商北約以書面保證不東擴到烏克蘭、縮減和烏克蘭的軍事合作、承諾不在其境內部署對俄羅斯產生威脅的中程飛彈,以及不在俄羅斯周邊的東歐國家部署北約部隊和武器等要求。

目前美國政策分析圈的一些專家對於這場談判美國是否能嚇阻普丁趁火打劫並不感到樂觀。畢竟在美國不將動武視為一個選項,但普丁已經陳兵十萬在俄烏邊境下,美國很可能要做出某些讓步才有辦法讓普丁和他的十萬大軍滿意的打道回府。而且美國願意坐上談判桌,並將歐盟和當事國烏克蘭邊緣化,雙方進行一對一關於東歐安全秩序的談判這個事實本身就已經讓普丁率先得分。

因此美中11月在拜習會之後是否會一步步邁向和解,走出各界普遍擔心的冷戰2.0尚在未定之天的當下,冷戰1.0的核心地區卻有回歸冷戰情勢的氛圍。萬一美國做出過多讓步,那麼自蘇聯垮台、冷戰結束後美國所帶領的北約四波東擴便會就此打住,這些屬於傳統蘇聯勢力範圍的國家要再度脫離俄羅斯的操控和惡質威權政治的肆虐,恐怕就變的得希望渺茫,對於拜登總統外交政策中所強調的團結民主國家對抗威權陣營的擴張也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這樣的悲觀預測並非危言聳聽。去年白俄羅斯發生針對總統選舉出現嚴重舞弊的大規模抗議事件後,一心想繼續霸占權位的魯卡申科總統便得到來自普丁的軍事和經濟援助,兩國在去年九月更在莫斯科簽訂了28項協定,提高兩國政治經濟整合的程度,例如整合兩國的貨幣系統、確立俄羅斯銷售能源給白俄羅斯的價格、共同打擊恐怖主義等。

新的獨裁者取代舊獨裁者

如果回到本文的主角哈薩克,情況一樣讓人無法樂觀。在普丁的支持下,原本被視為國父納札爾巴耶夫可以操控的總統托卡耶夫不但趁機解除了納札爾巴耶夫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的職務,還以叛國的罪名逮捕了前情報首長馬西莫夫。馬西莫夫不但一直是納札爾巴耶夫的愛將,曾兩度擔任他的內閣總理,也被認為是代表幕後操控大局的納札爾巴耶夫監視托卡耶夫的檯面人物,現在連他也身陷囹圄,代表托卡耶夫終於大權在握,脫離國父的掌控。

但是請走了舊的強人並不代表哈薩克的政治會往比較自由開放的道路前進。根據中亞專家,哥倫比亞大學伯納德學院的政治學者Alexander Cooley的看法,傳統上認為中亞國家因為先天地理條件所以和國際社會隔絕、脫軌,缺乏必要的現代化政治經濟改革的觀點其實有很大的偏誤。真正造成中亞國家停滯在強人幫派政治,大規模掠奪國家天然資源讓大多數百姓陷於貧窮的問題根源之一是西方的白領菁英被這些國家的可觀的天然資源所吸引前來,與這些獨裁者和其政商寡頭的扈從們共謀,透過在英屬維京群島或是開曼群島等地設立空殼離岸公司來掏空國家資源。

這些被移轉到海外的可觀財富,除了在歐美各地購買昂貴的房產之外,也用來打擊國內的反對人士,或是在國際上聘請頂尖公關公司來替自己的形象洗白,或是反擊異議人士在海外對政權的批評。所以這些內陸國家的「全球化”」程度遠出乎一般人的想像,只可惜是全球化的陰暗面被這些獨裁政權充分利用來鞏固其高壓獨裁統治。像哈薩克在國內根本已缺乏能夠反映民怨的真正反對黨,結果便是一有問題就只能直接靠上街頭來表達不滿,但在惡鄰普丁的強力支援下,這樣的抗議只能以不了了之收場。

這種畸形損害發展,以哈薩克來說的經典事例便是發生在2010年前後轟動國際金融和新聞界的一場訴訟。因為哈薩克被國有化的大銀行BTA在倫敦的法院發動對前任CEO阿布里亞佐夫的訴訟,在當時是金額最大的詐騙案之一,總金額高達50億美金。BTA指控他掏空銀行的手法便是讓銀行貸款給他設立在海外的十七家離岸空殼公司。阿布里亞佐夫替自己辯護的說法是他是因為在政治上反對總統納札爾巴耶夫,為了避免自己的財產遭到掠奪才進行設立離岸空殼公司的安排,而對他的法律訴訟完全是政治迫害。

但後來在倫敦法院2011要宣判前,阿布里亞佐夫逃離英國,去向不明。2013年7月22日的下午,BTA銀行聘請的私家偵探偷偷的跟監一位可能受雇於他的烏克蘭裔高挑、金髮女律師Olena Tyshenko步出倫敦的法院,上了計程車前往機場,搭上飛往法國尼斯的班機,下機後先被司機載到度假勝地坎城山上的自家別墅,改開一台灰色路虎往南在凌晨3點40分抵達一棟在地中海岸邊的別墅,這時私家偵探看到別墅的臥房窗戶上出現了一張臉,那就是他們已經找了一年半的阿布里亞佐夫!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