唾棄學歷歧視,找回台灣人的良善!

黃涵榆
817 人閱讀

代表民眾黨參選新竹市長的高虹安回應論文抄襲的質疑,卻鬧出學歷歧視的爭議,佔盡網路負面聲量。相信有不少讀者對此感到厭倦與反感不已,讓選戰因此失焦。

筆者不想在此描述太多細節,但筆者認為若只是對選戰的走向感到厭倦和反感,正符合中國認知作戰的預定目標。我們還是應該看清楚這看似意外的失言風波所暴露的社會與心理的深層結構。

洩漏心機與本質的失言

高虹安以「用詞不夠精確」企圖淡化和轉移歧視的爭議。嚴格來說,即便是失言或無意識的舉措,都洩露了深層的心理結構。說溜嘴、筆誤、夢境、笑話等等,一直都是分析精神結構的重要材料。

要民眾黨公職管好自己的狗的柯文哲第一時間就稱讚高虹安是一級戰將,「誘敵深入、一舉殲滅」,筆者著實不知高虹安的歧視性發言到底是殲滅了什麼。柯文哲這看似無厘頭的發言,事實上顯露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口號狂,但是他卻最喜歡控訴民進黨口號治國。

大家都還記得柯文哲先前怎麼嘲諷林智堅的論文爭議,說是只有ugly一個字可以形容。他現在命令全黨為高虹安反擊,還說高被批評如同被一群男人「強姦」,市議會或政風處沒有把柯文哲移送性平會就是失職包庇。

他用「管你去死」回應議員簽不投降保證書的要求,他叫要死的人去河濱公園自焚,這些話都是經常把「我是臺大教授」掛在嘴邊的「高級知識份子」所說的,應該是只有ugliest可以形容,讓柯文哲目中無人、人格扭曲的本質暴露無遺。

高虹安和民眾黨現在刻意帶風向說民進黨發動側翼和網軍攻擊高虹安,但是如同柯文哲一向對於民進黨的指控,或說「蔡總統身邊的人都貪污」,完全提不出任何事證,反倒是自己執政下的台北市卻創公務員涉貪被起訴的紀錄,應該也是只有ugliest可以形容。

林智堅因在職專班畢業論文瑕疵被用最快、最殘酷的方式取消學位,高虹安領有補助的博士論文難道不應該接受更嚴格的標準檢驗嗎?是什麼特權或暗黑的力量讓她還可以在畢業多年後的最近幾天深夜偷偷修改論文,卻依然大言不慚發表歧視性言論?

高虹安在直播一把鼻涕一把淚,企圖用情緒勒索粉飾歧視,特別強調她不是林智堅。筆者不太知道她比較的基礎是什麼,自己有什麼行政能力和政績可以比,而且林智堅也早已退選,選擇繼續透過申訴為自己的清白而戰。高自己卻是用歧視的言論和情感勒索在面對質疑,她當然不是林智堅,她沒有像樣的行政經歷可以嘴,也不像林智堅家中經濟遭逢重大變故,而必須半工半讀。

圖片來源:蕭瑩燈臉書粉絲專頁提供

學歷與種族化的社會階級

也許會有讀者感到不解,為什麼像高虹安、柯文哲這些人的言行(也可以說是「嘴臉」)如此令人反感。原因可能很多,如果說他們所欠缺的「誠信」已是遙不可及的道德理想,就當是沒有「同理心」吧!

就某個層面來說,高虹安、柯文哲這樣的人是扭曲的社會結構和價值觀的產物。至於是什麼樣的社會,也許有不同的定義和命名方式。Daniel Markovits在透過將人排除在外的方式維持競爭優勢和獨佔利益與資源。

長久以來,臺灣社會裡似乎總是不假思索地認定「菁英」是高學歷者或醫師、律師、工程師、大學教授等專業人士專屬的稱號。即是是在大學專業知識領域裡,也長久存在著重理工輕人文的價值區分。

而現今重排名和量化績效的大學治理,也讓學校之間出現難以跨越的區分和鴻溝,頂尖國立大學掌握的資金和資源和面臨退場危機的私立大學之間,豈止是白天不懂夜的黑,根本已是不同的宇宙。

這樣看高不看低的社會和教育體制以學歷、學校、學科乃至於後來的職業作為本質化的區分原則,人因為這些方面的差異被劃分成不同的社會階級甚至「物種」。

於是擁有辛辛那提博士學位的看不起中華大學夜間部的打工仔,甚至都已經是著名牙醫的陳時中,還是無法擺脫自稱智商157的台大醫科畢業的柯文哲的仇恨歧視。甚至連到底姓什麼民眾都還滿頭霧水的X萬安陣營,也歧視陳時中「只是牙醫」,不是什麼醫生。

至於歧視還有哪些更個別的、更深層的因素,或更根本的歧視的根源在哪裡,恐怕不是本文有辦法處理的。筆者只能弱弱地說,拿學歷出來說嘴的人不僅欠缺同理心,他們的人格特質、價值觀、世界觀和對待其他人的方式都是扭曲的。

哀悼那個多讀一點書改變命運的時代

曾經有一段時間,「多讀一點書改變命運」是許多窮苦的台灣人的願望(如果不是幻想),我們也的確可以看到一些苦讀出身的成功典範,這些人有多少變成另外的柯文哲和高虹安就不得而知。

學歷沒有本質上的對與錯、善與惡,對於不同的人生有不同的意義與作用。對某些有豐沛的財力物力支柱的人來說,加上一點點個人努力可以較輕鬆地完成學位。但對某些人卻是需要父母辛苦工作、個人的努力、半工半讀、經過激烈競爭才能到大學術碩士甚至博士。

我的媽媽就沒太多幸運。她只讀到小學二年級就輟學,幼年時父母就已雙亡,家中眾多兄弟姊妹都各自努力求生。我媽媽也許有傳統的台灣弱勢者的自尊心,家中的小孩只要能讀,她靠日以繼夜幫富家人洗衣服(我記得幼年很長一段時間一張開眼睛,我媽媽就是在洗衣服),和我父親製本工人微薄的薪水,供應四個小孩一關一關往上讀。

記得小學期間我媽媽幫我送便當的時候,有時候還會叫同學不要笑我們吃這個那個。傳統的台灣女人不見得有顯赫的家世和學歷,總有能力打理家中的柴米油鹽和小孩的前途。記得我碩士班快畢業的時候,我那小學二年級都沒讀完的媽媽問我要不要到國外讀博士,可以拿家中房子去跟銀行貸款。對此我心存無限感激,但是不願意把家中努力幾十年才得來的自宅全壓在我的學業上。

我並不覺得自己的人生歷程有多特殊,我覺得自己和捷運的清潔工、小七的店員、Uber運送員都是認真活著的台灣人。我沒有醫生、律師或電腦工程師的家世,套句我媽媽說的,「像我們這樣沒有背景的人家,有一份頭路可以吃就不錯了!」

我也沒有國外名校的光環,在各方面都努力彌補家世的差異和社會中對所謂的「土博士」有形無形的歧視。我很珍惜所擁有的一切,感激曾幫過我的所有人,善待我身邊的每一個人。

如我在個人的臉書所提到我告訴我女兒的話,「家中經濟條件許可,我會盡最大努力給她最強的支柱,讓她朝人生夢想前進,但是要尊敬那些辛苦工作的人,也要關心這個社會上因為立足點不平等造成的差異。社會的真相永遠都被淹沒在繁榮進步之中,有同理心的人不只不會炫耀自己的學歷、家世或任何形式的資本,還會不斷反問自己能為那些努力活著甚至受苦的人做些什麼。」(高虹安、張善政、蔡壁如一干人等快看,我有註明出處啦!)

我們還可能對學業抱持信念嗎?

高虹安、柯文哲和許許多多有頭有臉的人都不在我告訴女兒的那些話語的世界裡。「學歷」當然不等於「學術」,更不等於人品,高學歷而不學無術、利益薰心、違法亂紀或欺善怕惡的大有人在。郭明良、陳震遠等團隊偽造論文、詐欺與貪瀆,就不乏台大和其他名校人士涉案,大學教授欺壓助理和用假發票核銷科國科會計畫補助也不是新聞。

著名物理學家理查.費曼(Richard Feynman)也曾說過一句名言:「別把受教育和智慧混淆。你可能擁有博士學位,但仍然是個白痴」(“Never confuse education with intelligence. You can have a PhD and still be an idiot.”)

一個人各方面的成就除了個人因素之外,都是在許多社會條件下才可能達到。許多人因為各種因素而無法晉升到更好的生活條件和社經地位,但他們仍舊為自己和家人最基本而卑微的生存努力,也讓整個社會能夠運作下去。

筆者不確定過去那個透過接受更多教育改變命運的時代是否越來越遙遠,或者是否真的存在過,但是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我相信接受教育薰陶能夠提升自我,而能夠學習照顧自己和他人的靈魂,讓自己成為追求真理、講真話、有公民意識的知識份子。如果命運可改變,不就從這裡開始?

我們要的是什麼樣的民主?

高學歷從政者的自我要求和社會責任感理應更高,對社會和人民回饋更多,貨真價實的資優生羅一鈞和唐鳳就是很好的典範。民主制度不只是形式上的程序和規則,還關乎政治工作者的同理心、溝通與說服能力、人格特質、對民主的信念、價值觀和願景。

整天把學歷和身份地位掛在嘴巴、強調自己姓氏和血統純正優越的政治人物,都是用鼻孔看人。高虹安近日還爆發任職資策會期間,竟有特殊管道無須留職停薪,前後將近一年半以出差名義領用鉅額補助至美國完成博士學位。

高虹安在博士生階段有什麼驚人傑出的學術表現嗎?她的特權待遇恐怕連資深頂尖學者都望之項背,更讓必須辛勤工作才得以維持三餐溫飽的台灣人無限感慨。

像高虹安、柯文哲這樣的人的潛意識裡以統治者自居,他們要的只是順從。政治人物誇大學歷基本上是反民主的,「你們台灣人」(柯文哲在政見辯論會上的用語)還要支持他們嗎?還是用選票唾棄這些人,找回台灣人的良善?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