唾棄政治渣男,邁向成熟民主

黃涵榆
760 人閱讀

驚濤駭浪中的公投帶給台灣的啟示

上週末完成的四項公投從投票前到開票之後的整個過程高潮迭起,再次驗證台灣政治局勢的高度不確定性。雖然投票前幾週隨著民進黨公職在全國各地密集舉辦公投說明會,以及國民黨方面代言人荒腔走板的言論,不同意與同意票的民調已顯示拉近的趨勢,對於結果是4:0全數否決提案,而且每一案不同意票數都領先超過20萬,恐怕也不是任何一方有辦法預期的。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有心人士(特別是藍營)單就投票率評斷公投正當性顯然是邏輯謬誤。四百多萬的反對票若代表性不足,那不到三十萬的提案人數代表性又如何成立?不投票不也是法律所允許的一種表達立場的方式?經過合法程序決定的結果,哪怕是只贏一票就具有法律效力。

國際媒體第一時間大多將公投結果解讀為台灣再次拒絕中國在台的代理人勢力,繼續走向國際社會與全球經貿體系。拋開這次公投過程中的各種謠言和仇恨動員,即便公投已經結束,台灣若要成為一個更成熟、更有公義的新興民主國家,對於能源分配的公平原則、公投審議程序、公投資金來源和運用透明化、控管與打擊假訊息等,都還有艱鉅的工作有待完成。

時代已經在變,不變的是國民黨不認輸的反民主心態

此次公投另一個值得關注的面向是國民黨如何面對投票結果,不過,國民黨在第一時間的反應並沒有帶給台灣人任何驚艷,或者說並沒有讓大家失望,畢竟我們看到的還是熟悉的國民黨,那個永遠不認輸、永遠只會檢討對手的國民黨。

原本殷切期盼、精打細算想藉由公投案給蔡英文總統和蘇貞昌領導的政府致命一擊,豈知結果是四大皆敗的國民黨,最不缺的就是需要檢討的事項,包括提案的正當性、宣傳過程散佈的各種謠言、荒腔走板的代理人的言行、過度激化兩黨對決的選戰策略、投票前夕想藉由炒作李秉樞家暴案妖魔化民進黨、以及黨內撻伐表態帶不支持重啟核四的侯友宜的各種聲音,諸如此類。

一如往常,只要國民黨選輸一次,台灣就要毀滅一次,我們看不到深切自省,而是藉由各種末世論詛咒整個台灣和迴避自己的問題。朱立倫選前說,「公投是直接民意的展現」,選後變成「民主已死」。他要國民黨「不找戰犯,找回戰友」,百分之百是在轉移自我檢討和咎責的焦點。

而號稱戰鬥藍盟主、因三中案被調查而懷恨在心的趙少康,整個過程從頭到尾到投票結束,不斷顛倒是非、製造矛盾與仇恨,指稱南部選民都不看公投內容,逼全台灣吃萊豬。如果民進黨要感謝誰激發選民站出來投否定票的意志,恐怕趙少康會是第一號。

被趙少康這樣立場偏激的深藍份子綁架的國民黨還能有什麼未來?國民黨應該認真看看民進黨內的政治領袖,還有最近才剛被惡罷的陳柏惟,人家是怎麼在面對失敗,怎麼安撫支持者的落寞,怎麼重新出發。

國民黨、統媒、民眾黨和時代力量黨選前吹捧公投,選輸口徑一致把公投詆毀成國家機器的工具。國家機器有那麼好用,還需要一場一場說明會,還會有各家民調一面倒吹捧議案的同意支持度?投票是民主常態,如此這般反民主的態度令人不齒,如同題目自己出,考試又不用功,考輸別人就說別人作弊和考試不公平。

黃士修這個人

統派媒體和政治人物一片「民進黨沒有贏」的神邏輯(看,票都投完了還在情緒動員,而不是安撫支持者)目的當然是在玩弄公投之後,繼續鬥臭公投,其行徑與渣男或噁男無異。

林秉樞和王力宏兩人的色腥羶新聞在公投前後被引爆,並且如同病毒迅速擴散,全面攻佔媒體版面絕非意外,和國民黨操作公投的策略如出一轍,當中頗令人玩味的當屬黃士修這個人。

筆者在先前的專欄文章裡以評論過國民黨食髓知味持續「韓流化」、「民粹主義化」和偏激化,黃士修和韓國瑜、川普、杜特蒂等任何民粹主義狂人——民粹主義狂人事實上和小丑/渣男是一體兩面——一樣口無遮攔,正是這個趨勢的產物,他也是國民黨的工具人,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狡兔死走狗烹,他自己本人覺不覺醒是他自己的事。

民粹主義狂人/小丑/渣男們都是口號製造機,黃士修也不例外。他在整個公投宣傳過程中,高舉「科學終將戰勝一切」的大旗,但是他所說的和做的都是反科學。電視說明會上面對真正的科學家和專業人士無法以理服人時,就口出惡言和威脅,這是什麼暗黑科學嗎?

他利用神秘的經費和神秘的管道取得的電話號碼,在投票前密集催票,告訴大家他正在絕食,無異於電話騷擾和跟蹤。加上他宣稱自己是亞斯伯格症患者,再再都是情感勒索,都是渣男的行徑。大家也別忘記,黃士修先前到過校慶擺攤收費與人聊天的北一女學生臉書,問她們有沒有做S(“special”,也就是性服務),這還只是他到處騷擾和出征的其中一例。

渣男都有極為強烈的自戀性人格,將自我無限擴大,活在自己虛構的世界之中,其他人都只是背景或器具,無法真正與人共享生命。而政治場域的渣男無法真正與他人合作,融入民主程序,一樣活在自己的妄想之中,甚至讓妄想取代現實。所以黃士修「真的以為」蔡英文總統邀他入閣,公開表態願意擔任政務委員,花了不知道從哪來的200萬一個人對抗國家機器,諸如此類。

為什麼會有黃士修這樣的人?

黃士修不是什麼值得一説再説的角色,本文的目的也不是在檢討他個人。我們很容易可以找到嘲笑他、鄙視他的點,問題是罵過笑過之後又如何?筆者必須強調,我們應該要嚴肅看待黃士修出現的脈絡與條件,如果只是把他當作笑話看,不是放縱就在強化對他的(潛意識)認同,似乎觀眾也從當中得到滿足,就越會(潛意識)離不開他,黃士修之後勢必還會有黃土條、黃土修、黃士條……。

毫無疑問地,黃士修具有十足的媒體效應,而台灣日趨綜藝化的媒體生態形同為黃士修架構起免費的鎂光燈,給予他渴望的關注,讓他更愛把「膨脹」(任何一個場域裡的渣男都有濃厚的性意涵,讀者不妨各自解讀)的自我暴露給觀眾看。這樣的媒體生態在韓流期間最為明顯,至今仍未有消退的跡象,國民黨對於「韓國瑜路線」或韓流似乎也像是吸毒一樣吸上癮。

所謂的「戰鬥藍」不也就是這個趨勢下換湯不換藥的一股國民黨內的新興勢力?包括羅智強、徐巧芯、游淑慧、黃士修、還有國民黨其他許許多多政治新秀,都不是從草根性社會實踐與民主運動出身的年輕世代,他們就是因為某些具有媒體效應的特質(主要就是極度欠缺邏輯剖析的能力,但是敢噴一些激烈的言論),被高層擺進某些位置,得到聲量和關注。

國民黨裡其實並沒有真正的年輕世代,戰鬥藍也好,什麼藍都好,年輕人在那樣的環境裡就被染成反動份子,畢竟國民黨就是一個與年輕世代為敵的政黨。反同婚、反台灣正名、反年金改革、反美豬(反國際自由貿易)、反能源轉型,有哪一個政策立場是為年輕世代設想的?

國民黨重用黃士修這樣的代言人是要如何引起年輕人的認同?國民黨還要繼續與年輕世代為敵多久?還要繼續放縱幾個聲量頗大的代言人餵食支持者謠言和仇恨多久?國民黨這樣面對失敗的態度是要如何讓年輕人認同?國民黨裡還有務實的本土路線嗎?還是只會製造一個又一個的政治渣男?

唾棄政治渣男,邁向成熟民主

此次公投前後,特別是統派媒體一窩蜂報導林秉樞和王力宏的八卦新聞,完全蓋過對於公投議題的關注,結果揭曉後又痛批國家機器控制公投、民主已死,其行徑無異於渣男射後不理,黃士修不過只是這種公投亂鬥的一個工具。

自戀性格的渣男不懂得尊重他人,不懂得腳踏實地、實事求是,擅長情感勒索,不願承擔責任。國民黨要重生或自求毀滅,台灣人繼續看下去,又或是就把他們放生,我們自己向前行,不用carry他們。

台灣年輕世代沒有政黨認同包袱,不會像老一輩的含淚支持。當中共的認知作戰已深入台灣媒體,當PTT早已被白色網軍攻佔,事實查核中心也是有不當的政治力控制,年輕世代拜網路科技之便,能讓自己成為積極能動的知識主體,不受政治渣男、劣質政黨和媒體操控。

哪家媒體特別喜歡炒作八卦新聞、萊克多巴胺是什麼、核四可不可能和應不應該重啟、哪個政黨對進口美牛和美豬態度前後不一或者隱藏什麼事實,動一動鍵盤再過濾一下就會有初步的事實,作為判斷政治人物話語的依據。

年輕世代從政治人物如何面對失敗的態度,遠比從他們誘人動聽的話能看到更多,誰用心研究政策和積極投入社會實踐,誰只會叫你恨誰,誰只是為了博得聲量爽一時,幹話連篇、一再失言,像是某直轄市長炒作網軍議題,要民眾一人一信給蘇貞昌院長抗議網軍治國,自己的網軍頭被抓包一樣射後不理,要他辭職自己出來面對媒體。

台灣在每一次關鍵的歷史時刻和選舉都有年輕人挺身而出,筆者對台灣年輕世代充滿信心,相信他們有唾棄政治渣男的勇氣與能力,讓台灣邁向更成熟的民主。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