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了,新北市民有過上「厚日子」嗎?

曾柏瑜
996 人閱讀

11月11日,我在新北市議會宣誓就職,成為史上任期最短的市議員。僅僅44天的日子,我甚至沒有機會質詢新北市長侯友宜,但我想問新北市民:四年過去了,你有過上「厚日子」嗎?

警察的濫權來自於市長的授權

四年來,侯市長最得意的政績,莫過於新北市的治安。

然而在新北市看似治安良好的表面下,其實隱含著侯市長罔顧人權、放任警察濫權的隱憂。

今年9月20日,兩名三重便衣刑警在未表明身份、未出示證件的狀況下,將54歲的黃連順先生誤認為通緝犯,試圖將其帶回警局。

黃先生僅因為不願意回答兩個陌生人的問話,便突然被壓制在地、甚至被兩人毆打,導致其臉部、後腦、胸腔多處挫傷,流血不止。鄰居見狀隨即報警,警方到場後卻未制止這場荒腔走板的鬧劇,還放任便衣刑警繼續打人。

這甚至不是新北第一起警察濫權事件。去年8月,三重警方隨機盤查一名外出倒垃圾的家事移工,竟將對方上銬帶至警局,發現是烏龍一場後又將其隨機丟包至他處,造成該移工身心受創。

這種荒謬的警察濫權事件居然在民主法治的台灣發生,侯市長轄下的警察系統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居然放任警察藐視人權至此?

顯然,侯友宜給予新北市警察局非常大的權限,甚至涵蓋了執法的灰色地帶。

但更嚴重的問題是,這個執法的灰色地帶,一旦被爆出爭議,新北市政府不但沒有檢討做法,甚至也沒有合理的說法。

新北市民的「厚日子」,包含了對人身安全提心吊膽,而需要擔心的對象,不只包含暴力犯罪者,也包含了警察。

兩面手法姿態甚高

今年初侯市長面對記者採訪時表示許多防疫政策是「由新北帶頭」,自豪新北看到問題、願意承擔。

但是,所謂的「有新北帶頭」、「願意承擔」在面對染疫身亡的 2 歲男童恩恩,卻變成「遵守中央指引」。甚至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內容卻不是自我檢討,而是澄清「錯誤訊息」。

恩恩的爸爸試圖釐清延誤送醫的真相,要求新北市政府公布所有求救的錄音檔,卻被以事涉個資阻撓。在吹哨者向媒體爆料、公布錄音檔後,侯友宜市長卻譴責「本次事件遭有心人士利用」。

面對恩恩爸爸的控訴,侯市長一面稱「會反省並負起全部責任」,一面卻又將一切推託給司法,無怪家屬感受不到侯市長的誠意。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一切的一切,無不反映出侯友宜的傲慢心態。我彷彿看到清朝時代的官老爺,把想要告發官員的百姓先打二十大板再說。

疫情造成的悲劇,誰也不希望發生,公務人員、警消、醫護的辛苦,大家也並非不能同理,家屬需要的只是態度和真相。

開誠布公的檢討疏失、承認錯誤,並且真誠地向受害家屬道歉,這些都是政治人物的基本應對,但侯友宜市長卻總是先將質疑的聲音打為「敵對」。

因為錯誤決策,寶貴的生命來不及長大,家長卻求助無門,始終不得真相。更讓人憤慨的是,追求真相的過程,沒有被侯市政府理解、協助,還在媒體上被稱作「有心人士」。所謂「厚日子」的前提,似乎是侯市府不能有錯誤。

否則就是一面宣稱「願意承擔」,一面敷衍,一面被打做有心人士,最後靜待司法調查。

只蓋捷運輕軌,忽視交通癥結

作為居住人口最多的新北市,交通問題,一直是市民最大的苦惱。

這個問題的解方,幾年前朱立倫前市長用一句「三環三線」,將問題化作夢想,彷彿有了這個「未來感」之後,就可以順利解決。然而侯市長延續這個風格,繼續試圖用「三環六線」、「五泰輕軌」等大建設,營造改善交通的假象。實則是,交通的選項從來都不只有捷運輕軌,既有的公車、汽機車、單車,甚至步行,也是「整體交通」需要思考、檢討的內容。

前朱市府著力在大型的捷運、輕軌,後繼的侯市府,顯然繼續這個方向。

兩位市長卻忽視了很重要的事情:並不是大部分的人,都能居住在捷運、輕軌周圍。如果市民移動到捷運、輕軌的路程,危險崎嶇,又充滿挑戰,請問捷運、輕軌,又是為了誰而建設?

事實上,新北的交通混亂,不只是缺乏公共運輸,更缺乏的是通盤規劃。停車位不足、行車動線混亂、忽視機車路權、缺乏行人空間等等,這些問題根本不是蓋捷運、蓋輕軌可以解決的。

更不用說新北許多重劃區,在規劃之初即可預見未來將有大量人潮,交通規劃卻總是跟不上建商的腳步,造成許多重劃區周邊大塞車。包括林口及五股的塞車問題,明明都是可以提早計畫的,卻總是要等人都搬進重劃區了,才來想解決辦法。

新北市需要的是「交通總體檢」,通盤檢討目前的交通政策,回歸人本交通。交通的規劃更應該傾聽民眾的聲音,因為每天通勤往返的市民最了解當地交通的癥結。開放民眾及專家參與交通規劃,才能產生真正貼近用路人需求的交通解方。

諷刺的是,目前新北市政府的作法,仍然在寄託未來。現在,市民走著危險的通勤路,等著未來的捷運輕軌。如果現在危險的通勤路不能持續的改善修正,我們如何期待未來的捷運輕軌,會有改善的空間與機會?

好好做事前,先好好做人

回顧侯市長在任這四年,作為一個新北市民,我並不認為我有過上「厚日子」。作為一個新科議員,我也很難從侯市長這四年的表現,看出他未來如何「好好做事」。更具體的來說,侯市府該面對的,是「做不好」的時候應該怎麼面對。

有一件事是無庸置疑的,那便是作為公僕的姿態。

現代民主國家,民選的政治首長,不再是清朝的「官」,而是「人民公僕」。如何面對你的市民,如何同理市民的感受,如何真正傾聽他們的聲音,如何擺正姿態,了解市長不是一個高高在上的職位,而是為人民服務的角色,這才是我對於新北市長最基本的期待。

因為真誠待人、同理傾聽,並不是對政治人物的過高期待,不過是做人的基本而已。

如果侯市長無法放下高姿態、真誠面對市民,再多的政策宣傳、再多的廣告預算都是枉然,字裡行間流露出來的傲慢疏忽是騙不了人的。

期待侯市長,在說明連任要怎麼「好好做事」之前,先想想如何好好做人吧!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曾柏瑜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