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助理未能法制化才是問題的根本

慎之
363 人閱讀

立法委員、新竹市長候選人高虹安因為涉及人頭助理報帳、強迫助理上繳公積金等爭議,引發國人軒然大波。但平心而論,高虹安的案例絕不是特例,在國會運作的不透明狀態下,國會助理長期面臨待遇不佳、勞資關係不對等、缺乏實質的法制保障下,未來這樣的爭議必然還是會發生。高虹安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若要徹底根除人頭助理、虛報假帳等問題,根本之道還是必須將國會助理法制化,才能有效解決國會長年亂象。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專頁

國會助理事多錢少剝削多

外人對於國會助理的生態,大多是霧裡看花,常誤解這是一群擁有特權階級的角色,其實不然。國會助理按照現行運作,大致可以分為法案助理、行政助理,有些國會辦公室會再更細分,將專門做選民服務者,再多開一種助理身分,可能是特助、顧問、選服助理等。法案助理原則上就是負責質詢、提案修法、預算案,大家常在議事廳上看到委員的發言,多是由他們提供資料給委員。至於行政助理宛如辦公室的管家,大小行政事務、委員行程安排皆由他們包辦。至於服務型的助理,多數是負責選民服務,解決各種選區疑難雜症,但這也是操守不佳者最可能犯錯處,稍有不慎,極可能因為收受廠商賄賂處理特定事項,被捕入獄。

然而,目前在制度面上,有關國會助理主要的法源僅有《立法院組織法》第32條:「立法委員每人得置公費助理八人至十四人,由委員聘用;立法院應每年編列每一立法委員一定數額之助理費及其辦公事務預算。公費助理與委員同進退;其依勞動基準法所規定之相關費用,均由立法院編列預算支應之。」除此之外,對於其他助理行為便再無具體專章之規範。

根據立法院最新編列之預算,立委一個月有55萬1668元助理費、11萬334元的加班費,以一個立委必須兼顧台北辦公室及地方辦公室助理費用,由於台灣在2008年國會減半之後,部分立委單一選區服務範圍更廣,聘請的助理自然也會增加,55萬的人事費僅是杯水車薪。既然費用不夠,就更可能激發投機者,試圖鑽營漏洞,甚至配合特定業者而減輕負擔。

更重要的是,有關立委助理行為、待遇、勞動條件等細目,法制上沒有明文規範,導致在國會問政當中,最重要的立委助理,長期宛若免洗工具。畢竟待遇不佳,自然也難有人願久留。多數能在立委助理崗位上服務超過20年者,多必須對國會運作有極高熱忱,否則熱情耗盡,便會選擇離開立法院。但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國會監督應當是極為重要的一環,若連立委助理的待遇都馬虎,讓人對此處無心眷戀,工作品質很難理想,長久下來惡性循環,對民主法治的建構也有害。

若放諸世界老牌的民主國家,如美國的制度設計,國會助理除了有明確的薪資的界定,預算是台灣的數十倍之外,美國國會助理姓名必須定期公布。美國更設有專門的國會研究處,針對立法技術、國內外各種議題進行研究分析。立法院目前雖設有法制局,但很顯然其政策研究結果,對於立法行為而言,幾乎是平行線。

日本的國會助理更有明文考試,設有「政策擔當秘書資格試驗」通過率僅有5%,且多數通過者已具有很深厚的國會經驗,通過考試的政策擔當秘書,月薪 433200 日圓起(約12萬台幣),這也會鼓勵更有志深耕國會者,對未來職涯更有想像空間,至少待遇是相對透明、資格相對公正明確,如此才能形成良性循環。

此外,美國及日本的國會公費助理姓名,均需要定期公告,相較台灣的國會助理姓名則採「隨心所欲」公布制。雖然國會助理工會印有助理姓名手冊,但這並非強制性,且透過工會來維持國會透明,事實上也本末倒置,按照法源對於助理資格是規範在《立法院組織法》下,那就應該由立法院行政部門定期針對立委助理姓名做揭露,才合乎制度的原始精神。

國會助理法制化不可拖延了

自2016年來,民進黨已經取得國會多數二次,許多立委均是自助理出身,我們可以想像,這些立委諸公們不可能當年對助理保障有多滿意。因為早年戒嚴時期,立法院就是橡皮圖章,連立委都只是象徵法統的表決部隊,根本不需要助理協助問政。但從1990年以來,國會已經全面改選9次,國會助理法制面雖有討論,但大多只是定期上調助理費預算,卻從未進行根本制度的檢討,包含「立委助理的任用親等迴避、勞動保障、職務上不得進行之行為」等,全部都是空白。過去國民黨不願積極處理,希望民進黨應當把握得來不易的國會多數,徹底檢討制度的不足。

筆者要再次強調,高虹安的案例絕對只是冰山一角,而會衍生成這種陋習,就來自於制度設計的不足。我們若不要再有下一個「高虹安」,就應該痛定思痛,這屆已經有立委提出《立法院公費助理任用條例》草案,立法院本身至今卻尚未提出任何版本,也導致該案持續擱置,至今都沒有進行排審,連公聽會都不曾進行。甚至多數人視為不可能的國會遷移案,游院長開會討論次數都還比較多。

若連跟立委最親近的國會助理權益都遭漠視,說能多用心的關心選民或監督問政,實在令人懷疑。把握這個關鍵時刻,好好參考先進民主國家的國會制度,給台灣的國會組成帶來嶄新的面貌吧!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慎之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