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政治新局面下的台灣機會:我參與哥本哈根民主高峰會的觀察

范雲
249 人閱讀

哥本哈根高峰會的緣起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的那一年,NATO前秘書長,同時也是丹麥前首相的拉斯穆森憂心,美國不願再肩負國際間的領導角色,這讓威權國家有機可趁,民主自由的價值也因此遭受嚴峻的挑戰。

為了團結民主國家、對抗威權擴張,他成立了民主聯盟基金會(Alliance of Democracies),並在2018年舉辦第一屆哥本哈根民主高峰會。為了凝聚共識與找出解方,這個會議決定邀請民主國家的政治領袖、企業領袖、媒體以及公民社會這四方領導者同時參與。而往後的每一年,民主世界的這四群人,都會在夏天齊聚丹麥哥本哈根,共同討論民主陣線遇到的挑戰與解方。

今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威脅下,不僅是首當其衝的歐洲,整個民主世界對威權國家發動的戰爭感同身受。因此,高峰會也特別聚焦在如何協防烏克蘭、以及避免其他威權國家的進一步擴張。

立法委員范雲前往丹麥哥本哈根參加民主高峰會。圖片來源:翻攝自范雲臉書粉絲專頁

科技是民主的助力還是阻力?

在這樣的背景下,高峰會第一天的主題聚焦在「科技與民主」,大會關心的問題是:自由世界是否能繼續領導科技?以及,科技是否會回過來傷害民主?

Google的前執行長Eric Schmidt,當天仔細地幫大家分析了西方國家與中國,從AI到半導體等的競爭優劣勢;他也提醒與會者,要與威權國家的科技發展對抗,需要民主世界的政府更多資源的投入與合作。

資深媒體記者與國安專家共同探討在數位時代,資訊如何透過社群媒體散播,並且因此對「真相」的定義、人民的信任感、甚至戰爭的局勢造成影響。在戰時,社群媒體上的假訊息,也對於民主造成不利影響。

數位與社群媒體的時代,資訊流通被分割與分眾。在演算法的機制下,人們活在同溫層內,只看的到自己想看的內容,就像是活在平行時空。

因此有人點出,最重要的是要重建人民對於機構的信任、強化機構的外部問責機制,例如傳統的大型新聞媒體。同時,現場也有新聞媒體自省,新聞媒體也應重建內部以及外部的問責機制,才能持續生產受人信任的新聞報導。

民主國家如何合作來對抗威權主義?

第二天的主題,就是打開天窗說亮話,從烏俄戰爭討論到中國威權主義的威脅,大家聚焦於民主陣營如何能夠做得更好,以對抗威權主義?

代表歐盟的歐洲議會議長Roberta Metsola,首先就表達對於烏克蘭的支持與守護民主的決心。今年43歲的Metsola來自馬爾他,是最年輕、也是第一位女性議長。她提醒,這個世代,有許多人從未經歷過威權統治,將民主視為理所當然。直到了今年的2月24日,當普丁的坦克車駛過俄烏邊境,才猛然醒悟到,我們以為理所當然的世界已不復存在,即便在這之前早有許多徵兆。

她認為西方國家能夠團結一心,協助烏克蘭,是因為人民如此要求。然而,隨著戰爭時間拉長,人們會疲乏、會忘記。維繫民主,需要付諸努力、勇氣、更需要領導力。

向歐亞對抗威權主義的領袖學習

大會的高潮,是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live視訊演講。他還沒開口,現場就多人起立致敬、掌聲不斷。他的發言,熱力十足、清楚明白;並要求領袖們以行動,而不是言論,來懲罰破壞規則的人,否則規則會失去意義。

澤倫斯基指出,一個圖謀不軌的政權,很容易就可以將他們所散播的不實宣稱,例如某國的領土應屬於另外一國,轉化成實際的侵略行動。民主國家是否有足夠的準備及工具來應對?這在去年的高峰會,只是假設性的問題;在今年,卻已實際發生。當烏克蘭的人民用實際的行動,守護民主與主權時,民主國家也應將他們對民主的承諾,化為行動。

拉斯穆森接下來,邀請另一位在歐洲守護民主自由最前線的立陶宛首相希莫尼特致詞,並提醒大家立陶宛曾經因誤信威權國家而付出過代價。

希莫尼特首相提醒大家,威權政府利用許多工具來侵害民主,如創造民主國家對他們的經濟依賴、運用社群媒體來進行政治宣傳、甚至也利用了民主國家人民的天真與良善。

她分享,立陶宛曾經遇過俄國突然停止對他們的石油供應,宣稱是石油管線需要維修,但至今已15年卻從未開始。諷刺的是,這條管線就叫做「友誼」!此外,俄羅斯也會突然禁止立陶宛的產品進口,試圖讓受到傷害的企業將他們將矛頭指向政府。(聽起來,威權國家政府的手段簡直如出一轍啊!)

最後,希莫尼特說,解方只有一個:避免對於單一國家經濟過度依賴,以防被以此政治要脅。立陶宛多角化的提前部署,讓他們得以成為俄烏戰爭爆發以來,第一個完全不依賴俄羅斯石油、天然氣及電力的歐洲國家。

台灣與民主盟友分享對抗威權國家第一手經驗

蔡英文總統連續三年受邀於哥本哈根民主高峰會發表演說,可見主導此大會的民主國家領袖,持續將蔡總統視為亞洲對抗中國威脅第一線的領導者,以及重要盟友。

拉斯穆森在引言時說,儘管台灣每天都面臨來自中國的軍事挑釁、經濟脅迫,以及資訊戰,但卻是疫情下,唯一一個自由與民主指數逆增長的國家。「台灣是一座不折不扣的民主燈塔!」。

透過影像,蔡總統先提到,感謝在過去一年間,歐洲國家向台灣展現出了更多的支持與合作,而這些都是奠基在我們共享的自由民主價值。呼應立陶宛首相所言,蔡總統也指出,民主國家之間的經貿協定,是增強對威權國家抵抗力的一大重點。

蔡總統也切入大會關心的科技與民主的議題,表達台灣的高科技產業能提供一個穩定的全球供應鏈,並且防範威權國家的科技滲透。最後,蔡總統點名感謝立陶宛、斯洛伐克、捷克、波蘭,在疫情期間不畏中國壓力,對於台灣提供的幫助。也重申台灣對於守護民主、維繫區域和平的決心。「如同烏克蘭,我們不會向威權低頭!」

蔡總統的發言,奠定了台灣在這一波國際新興局勢中以民主對抗威權的關鍵地位。民主不只是應當追求的重要價值,也是對抗威權侵略的策略性武器。當民主國家開始反省過去輕忽俄羅斯對其鄰國的領土威脅時,如何協作以守護台灣的民主、對抗威權中國的入侵,就是現在很重要的事。

尤其,台灣如何保持在科技上領先,如何第一線面對資訊戰與政治滲透,如何讓人民不因受到軍事與經濟貿易威脅而讓步妥協,這都可以讓西方民主國家學習。

我在幾個不同的場合,聽到各國朋友提到蔡總統的發言。有美國朋友特別欣賞蔡總統提到的Radical Transparency:極度的透明與民主就是防火牆,是對大家很好的提醒。

之後的幾個論壇,無論是拉丁美洲的民主鬥士Leopoldo Lopez,或是面對中國威權主義的國會觀點,包括非洲、印度、以及台灣林昶佐委員的發言,都提醒大家,作為民主國家的我們必須彼此分享資訊、彼此學習,如何面對民間壓力、市場壓力影響國內政治,力抗中國的各種威脅利誘。

烏干達國會議員Lucy Akello用水蛭來描述中國對他們國家的經濟誘惑,一旦吸附上,你可能整隻腿就會報廢,甚至喪命!然而,國家內部貪腐政治就是中國滲透的溫床,烏干達如此、斯里蘭卡如此,台灣更必須時時戒慎恐懼。

開放國會工作坊分享台灣的成果與努力方向:降低參政門檻

除了參加民主高峰會之外,我以及參訪團也在美國國際民主協會(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NDI)的安排之下,與瑞典、科索沃、拉脫維亞、丹麥的國會議員和公民團體,交流各國在「開放國會」上的經驗。

我與林昶佐委員,代表台灣國會,報告台灣在開放國會上已有的成就與未來的挑戰。台灣在開放國會上展現出的精神與行動,正好呼應蔡總統高峰會演講中提到的Radical Transparency ─透過全民監督國會運作,防堵反民主勢力滲透。

我在報告中強調,開放國會的終極目標,就是為多元背景、缺乏資源的年輕人,創造更友善的政治環境。如此一來,國會也會更多元、更廉能、更被信任。

我們的國會,1995年時只有14%的立委是女性。在婦女團體的努力倡議下,成功在2005年修憲時納入不分區立委女性保障名額;今天,台灣女性國會議員比例來到42.5%,不但是亞洲第一,更高過許多西方民主國家。

台灣女性進入國會的門檻已大幅降低;然而,還有另一個平等參政的挑戰,就是金錢。因此,我以及民間團體不斷倡議降低選舉保證金,讓缺乏資源與家世的素人,也有公平競爭的機會。

結盟各國友台政界人士,鞏固抗中、護民主陣線

這次的旅程,最大的收穫,除了親眼見證西方國家抵抗威權意識的覺醒之外,就是認識了理念相同的國際友人、為台灣爭取更多盟友。

如拉脫維亞國會議員Inese Voika,在疫情前曾以國會議員身分訪問台灣,很欣賞台灣人的堅韌與民主活力。我與她深入討論、比較了台灣與拉脫維亞國會運作方式的異同,及彼此民主遇到的挑戰。對於拉脫維亞,俄羅斯及中國都是潛在威脅,但Inese慶幸自己國家是歐盟與NATO的一員。

我也見到了瑞典國會的友台大將─Kerstin Lundgren,她也是瑞典中間黨的外交政策發言人,今年四月才拜訪台灣。她在瑞典國會推動通過了要求深化台瑞關係,以及將瑞典駐台代表處正名為House of Sweden(與丹麥駐美機構瑞典之家同名)。我與她在兩國的托育制度、開放國會做法上,都有很愉快的討論。

這次哥本哈根之行,也看到歐洲興起的政壇新世代,展現出守護自由民主,面對中國威脅無所畏懼的一面。Thomas Rohden就是這樣的代表。他是哥本哈根社會自由黨的市議員,26歲。他因不滿中國在國內與海外的作為,選擇用圖博的雪山獅子旗作為競選海報,旁邊寫上停止與中國合作,作為他的競選訴求。他還成立了中國批判社團,揭露丹麥採購大量中國製造的監視器,恐有人權危機等。期待他在政治上更上一層樓,成為抗中的堅實盟友!

我也有幸,因為在這趟旅程中盡力宣傳台灣在爭取及守護民主上的努力,而獲邀擔任總部設在德國柏林的民間組織─Democracy Without Borders(DWB)的諮詢顧問。DWB的理念是推行跨越國界的民主改革、民主治理。他們的執行長邀請我擔任顧問分享台灣視角,顯示了國際社會對於台灣經驗的重視。

民主自由價值就是台灣站穩國際腳步最大的籌碼

為期兩天的哥本哈根民主高峰會,今年有多達800位的各國代表實體參與,匯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民主鬥士。台灣,作為一個國際地位受到壓迫、遠在太平洋西岸的小國,也能憑著對於民主自由的堅持,在民主聯盟的國際盛會擁有一席之地。

有人會說,民主、自由不能當飯吃,有什麼能比經濟發展、人民發大財更重要?然而,世界各國在見識到中國、俄羅斯等威權國家的野心與謊言後,已紛紛覺醒,認知到唯有與遵守國際規則的民主國家打交道,才能發展永續、互惠的經貿關係。

台灣堅守的價值,就是台灣最大的籌碼。台灣需要繼續堅定、大聲地與民主陣線站在一起,甚至成為對抗威權的戰略及技術輸出者,世界,才會與台灣站在一起。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