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大夫之無恥,峰峰相連到天邊

黎時潮
676 人閱讀

《漢書》卷九十九〈王莽傳〉完整收錄了一篇妙文,那是張竦幫陳崇寫的奏表,內容在幫王莽歌功頌德。

歌頌王莽立下諂媚文風

這兩位算是知名度較低的歷史人物。其中,張竦的祖父就是曾說「閨房之樂有甚於畫眉者」的張敞;張家雖然沒顯赫到四世三公,但連續幾代擔任中央官員,家學淵源下,難怪張竦寫得一手好文章。陳崇和劉歆都是王莽非常賞識的才學之士,陳崇的行政能力非常強,王莽掌握朝政時,特意提拔他擔任大司徒司直,相當於現在的行政院副院長。

陳崇利用職務之便,特意選朝議時,在皇帝、太后、文武百官前,將張竦的奏表一字一句大聲讀出來。整篇文章最重要的是這段:「揆公德行,為天下紀;觀公功勳,為萬世基。基成而賞不配,紀立而褒不副,誠非所以厚國家,順天心也。」簡單說,這段話的意思是:王莽的功勞太大,國家賞賜的太少,沒天理啊,還是趕快把皇位禪讓給王莽吧!

兩千年後的我們,很難想像太后與皇室人員聽到這段話時,作何感想?無論如何,在當時強大的輿論壓力下,漢室終究讓位給了王莽,帶頭鼓動風潮的陳崇、張竦,也得到封侯的回報。

平心而論,就作品論作品,這篇奏表用典精妙、文辭華美,是可以選入各種文選、傳之千古的;但文章立意之卑下,內容之諂媚,至今讀來,仍然讓人噁心想吐!然而,千百年來,每當權力者有需要,總是會有人願意無恥配合;畢竟,一旦事成,回報就是百倍千倍。也難怪王船山《讀通鑑論》十九卷〈煬帝〉第八節提到王莽的三推三讓,也感慨長嘆:「自非聖人崛起,以至仁大義立千年之人極,何足以制其狂流哉?」

利慾薰心的狂流是制不住的,這幾天一本新書的推薦序有這段話:「柯文哲在經營臺北市時,他提出了極為高遠的策略思考,他自承他的中心思想是讓臺灣人過得更好,他要實現的臺灣價值是在臺灣島上實踐普世價值,包括:民主、自由、多元、開放、法治、人權、關懷弱勢等等,這樣的想法已不只是臺北市長的高度,更是臺灣領導者的高度。」

某人的管理學就是御奴之術

這段話的催吐效果委實驚人,雖然機率趨近於零,如果發生意外,台灣人不幸選出了柯文哲總統,千百年後何飛鵬的名字會和張竦並列吧?

文章上的諂媚讓人生厭,心態上的低劣卻更不堪。

《資治通鑑》卷一百七十記錄了一個小故事:北齊權臣和士開生重病,醫生開了黃龍湯當藥。黃龍湯就是發酵過的大便水,和士開錦衣玉食,怎能忍受?有位文人拜訪和士開,聽說了這事,馬上拿起一杯糞水喝下去,表示味道尚可,和大人治病重要,就稍忍一下吧。和士開有感於這位文人的好意,忍著也喝了一杯,病就痊癒了。

可惜史書並未留下這位文人的姓名,中華民族也就此少了個文人典範。歷史上,有太多文人雖然並未真的喝下黃龍湯,但其行為與心態其實相距不遠。近八年來,圍繞在柯文哲身邊的逐臭之輩,不都是每天喝用柯的自大、粗魯、低俗,打成的現代黃龍湯?然後哄著柯一起喝,讓他繼續自我膨脹,編織皇帝夢。

最可笑的大概是民眾黨不分區賴香伶委員,為了桃園市長提名,就可以讓柯文哲把她的屬下當狗。據說,這位是工運出身,還頗有聲望;但工運的目標,不就是維護勞工的尊嚴與權益嗎?

今年的怪事可說層出不窮,新北市衛生單位不敢說清楚的八十一分鐘空白,再次讓我們見識到侯友宜市長一皮天下無難事的態度,以及他深耕媒體關係的成果。以媒體報導來說,侯市長簡直百毒不侵!

勝考一跪,天崩地裂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有趣的是,同黨議員周勝考那一跪,反而把侯友宜的金身跪出了裂縫。

周勝考官司纏身,如果失去議員身分,將立刻少掉一層保護,故此想盡辦法確保連任,必然是第一要務;至於什麼江湖豪氣,還是算了吧。於是攀附民調、聲望都很高的侯友宜,就是他必然的選擇。如果那天他只是自己一人跪下去,後續或許還不會那麼難看;他硬要拉著家長、學校代表一起跪,反而讓侯友宜陷入不義。

長期以來,人人都知道侯友宜也是看著、想著入主總統府,但他一直默默耕耘,低調潛伏;周勝考就像是明朝的潘汝楨,直接暴露了侯友宜真實的心思。

那時,潘汝楨上書天啟皇帝,稱讚魏忠賢「凡屬茲土莫不途歌巷舞,欣欣相告,戴德無窮」,請求替魏忠賢建造生祠,並獲得皇帝賜名同意。看新聞影片中,周勝考稱讚侯友宜的話語,像不像?

潘汝楨蓋了第一座生祠,並因此獲得極大的政治利益,引得後續無數官員跟進;周勝考第一跪,如果能拉抬他的選情,那麼後續會有多少人用各種方法拍侯友宜馬屁呢?

悲哀的是,柯、侯兩位的崛起發生在廿一世紀。這兩人,一位自稱主上、想當皇帝;另一位裝得硬漢柔情,實際推諉無能!但他們都是經由民主程序,投票選出來的,這是不是反映了,台灣的選民結構還停在前現代呢?

幸好近來的網路聲量和輿論,逐漸剝落了這兩位的包裝,越來越多人看見了他們的真實面貌。或許,這就是台灣走入成熟民主社會必須的過程。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黎時潮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