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立言偷訪中國,意在2024大選

林艾德
512 人閱讀

還記得在4年前,強颱「燕子」侵襲日本,多名台人受困大阪關西機場。當時國民黨立委曾銘宗、江啟臣、陳宜民在立院黨團召開記者會,依據中國捏造的假新聞,稱台灣人都靠中國駐日大使館派車接送脫困,引起輿論譁然,也間接使台灣損失了一名優秀的外交官。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夏立言頗為洋洋得意

4年後,國民黨副主席夏立言在中國對台大規模軍演後造訪中國,回台第一件報告的,就是他已經與中國海協會會長張志軍及國台辦副主任陳元豐會面討論柬埔寨台灣民眾受騙事件,且中國願意提供協助。

這是中國慣用的手法。他們習慣在經濟上製造障礙,然後指稱是台灣政府不願兩岸交流,罔顧人民生計,彷彿台灣人的生活只能依靠中國施捨讓利;在國防上,他們部署飛彈武力威脅,然後指稱是台灣政府主動挑釁、破壞台海和平,彷彿台灣人的安全只能仰賴中國的同胞關懷;外交上也是一樣,阻礙台灣與他國建立正常外交關係的正是中國,當海外台灣人陷入天災、詐騙甚至人口買賣的危機時,中國想的卻是進行政治操作,營造台灣沒有中國不行的假象,影響我們的內政及選舉,藉此完成統一大業。

透過這套劇本,中國把自己的角色從惡意的壓迫者洗白成了善意的協助者,而這套劇本在台灣的代理商就是中國國民黨。夏立言返台後報告,他在中國除了柬埔寨詐騙,還談了軍演、航班以及ECFA取消等等。這些全部都是中國主動製造的問題,在他口中卻成了民進黨造成兩岸關係惡化後,在國民黨的居中溝通協調之下,才讓中國對台灣手下留情。

國際社會都知中國國民黨是親中勢力

除了幫中國洗白,國民黨身為最大在野黨卻在軍演之際出訪,也是給國際社會放出了不確定的信號,表明台灣內部有著一股不容忽視的親中聲音,不僅讓國際友人挺台時有所遲疑,更緩解了中國內部對裴洛西訪台的不滿,成為中國大外宣的重要素材。

正因為時機敏感,於是我們更要問,這趟訪問的主要目的是什麼?為什麼朱立倫一定要夏立言跑這一趟?

朱立倫在6月造訪美國時,曾提到九二共識是「創造性、建設性的模糊,又稱沒有共識的共識」,並將中國國民黨未來路線定義為「親美愛台」,當時雖引起黨內統派如洪秀柱、張亞中的抗議,但青壯派卻是一片叫好聲浪。畢竟,在國際現實的大環境下,國民黨的親中路線已然背離主流民意,朱立倫急欲改造在政黨民調中積弱不振的國民黨也是情有可原。

可是短短兩個月後,換黨內的青壯派跳腳。早在夏立言訪中之前,7月底九二共識30週年座談會上,中國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就再次重申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是「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並且直接打臉朱立倫,強調「過程和內容均有明確的文件和文字紀錄,任何人、任何勢力都否定不了、歪曲不了」。而在朱立倫不顧黨內青壯派反對,執意派夏立言訪中後,國台辦也毫不意外地發出新聞稿,再次強調兩黨是基於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基礎下合作。

中國國民黨就是在美中間走鋼索

在我看來,朱立倫訪美跟夏立言訪中,是同一個品牌策略下的兩種執行方案。比起年底的地方大選,國民黨更在意的是2024年的總統大選能否重掌執政資源,因此他們必須積極重塑國民黨的品牌形象,避免重蹈地方獲勝後,卻在總統選舉時敗在中國議題上的覆轍。因此別說「親中」,即使是「和中」或「友中」國民黨都不談,而是透過朱立倫的訪美,透過「親美愛台」的宣示,重建國民黨隸屬民主陣營的品牌形象。

在這個形象中與民進黨的差異在於,國民黨想走回傳統上更溫和保守的路線,有別於民進黨強調台灣主權,國民黨則希望以「沒有共識的共識」來擱置爭議,比起民進黨在美、中之間堅定抗中的立場,國民黨更想游移在兩大國之間,保留與中國對話的可能。

但和民進黨做出區別還不夠,因為2024年時,同樣搖擺的路線上,還有提出三角形理論的柯文哲。比起民進黨,柯文哲才是國民黨真正的對手,如果沒有柯文哲,無論國民黨如何腐敗,只要討厭民進黨執政的人夠多,國民黨就永遠有重返執政的機會。但如果2024年柯文哲成為泛藍共主,甚至進一步贏得總統大選,那難保國民黨內逐水草而居的政治遊牧民族不會帶槍投靠民眾黨。

藍白競爭會更激烈

換言之,與民進黨只是政權上的競爭,與民眾黨卻是生存上的競爭。朱立倫不但要表現出他能比柯文哲更親美,在柯文哲獨排眾議、於共機頻繁擾台時仍要舉辦雙城論壇後,朱立倫也需要表現出他比柯文哲更能與中國溝通。

夏立言形容自己是「做該做的事,沒有考慮到選情」,某種程度上是誠實的,此行考慮的不是年底的地方選舉,而是一年半後的總統大選。屆時台海關係會再次被拿出來討論,而軍演的群情激憤已過,朱立倫大可強調他是唯一在緊張時刻仍可保持溝通管道、維繫和平的候選人。剛辦完雙城論壇的柯文哲,得知夏立言訪中卻一反常態地表達不滿,無疑也是發現了朱立倫邊緣化自己的企圖。

無論如何溫和,就是鬥不過中國

可以想見無論柯文哲或朱立倫,都認為自己有處理美、中間平衡的智慧,可是如果時間回到2008年,馬英九取代立場強硬的陳水扁總統之初,也同樣想走美、中之間游移的溫和保守路線,但這個路線永遠會遇到的問題就是,面對中國直接的威脅,最溫和保守的選擇就是接受中國的「讓利」,深化雙方交流,讓中國企業逐步進入台灣,最終導致過度傾中的國安危機。這正是馬英九執政後期的狀況,也是太陽花運動爆發的根本原因。

柯文哲或朱立倫需要展現的,遠不止是與中國溝通的管道,而是當中國每次溝通都基於「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前提時,他們有什麼能力化解中國經濟或武力併吞台灣的意圖?夏立言回台後洋洋得意地說自己當面表達了對軍演的不滿,卻不提中國回應他軍演乃是「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正義之舉」,這樣的溝通可以說毫無意義,因為當台灣的不滿涉及到主權時,中國強硬的統一立場是不可動搖的,那這時若需要朱立倫或柯文哲決策,他們會選擇抗中、走蔡英文路線?還是選擇傾中、走馬英九路線?這是朱立倫跟柯文哲在政治上一直逃避的問題,卻是持續面對霸凌的台灣人不得不面對的實際選擇。

留言評論
林艾德
Latest posts by 林艾德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