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結束的時局,大夢初醒的台灣

陳信仲
424 人閱讀

各自沈醉的政治迷夢

1934年10月,大日本帝國的陸軍省新聞班發表了約56頁題為《國防的本意及其強化之提倡》(国防の本義とその強化の提唱)的小冊子,這份小冊子大致上的內容是強調讓陸軍主導國家發展路徑,也就是以準備戰爭為主的計劃經濟路線,以及某種廣義國防理念的提倡。陸軍希望藉由這樣的宣傳手冊,博取社會大眾對其法西斯國家構想的認同。

日本憲法學者美濃部達吉旋即在雜誌《中央公論》上發表對這份「陸軍國策」的批判,指出這種繞過內閣直接訴諸國民的做法是「無視國家既定的方針,也違背了天皇陛下舉國一致政策的聖旨」。知識分子直言不諱的下場,演變為隔年眾所週知的「天皇機關說事件」,陸軍出身的貴族院議員聯合底下的右翼法西斯團體,就美濃部達吉的學說進行了不敬罪與謀反的指控鬥爭。

當然當時任何有識者都明白,這種對於正經的學理學說進行忠誠審查的作法,除了滑稽的政治鬥爭之外別無他物,只是時值戰爭之際,政府被軍部與右翼團體把持,使得如此荒謬的鬥爭仍能斬獲成效。容筆者按下此案的深入,談談這個「陸軍宣傳冊事件」的支線發展,時任當時日本左派政治勢力的集大成,社會大眾黨的書記長麻生久,看到陸軍宣傳冊之後,竟突發奇想地認為,陸軍在反資本主義的層面上,與社會大眾黨有所共鳴,可以互相合作。於是就在黨報《社會大眾新聞》上發表了支持陸軍國策的社論。往後更將陸軍宣傳冊當中的政策,載入黨的綱領之中。

揭櫫三反主義(反資本主義、反共產主義、反法西斯主義)的社會民主派政黨,居然想要跟軍部法西斯一起反資本主義,這種驚奇的腦迴路是如何在麻生久腦中形成,無人知曉,較為通俗的說法是為了擴大黨勢、討好軍部的投機,但《日本政黨史論》的作者升味準之輔則給了麻生久的行動,一個精準的評價:「在戰時總動員體制當中看見社會主義的幻影」。關於政黨政治與政治行動,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期望與實際行動之間,那些過於一廂情願的冒險,以及面對現實後的破滅,政治史家升味準之輔的洞見尤其適合幫助我們盤整總統大選後,方寸甫定的台灣社會與各大政黨勢力。

民眾黨:在操弄民粹當中看到奪權的幻影

眾所週知,柯文哲及其黨徒為了求官奪權,不惜走上公開說謊、操弄民粹的路徑。對於國家大政,動輒以「監督制衡」的名義,進行沒有限度的吹毛求疵。每當被質疑者問及「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時,就以任誰都不會反對的大原則回之。這種刻意迴避政治實踐當中難處的細節,僅僅只是畫大餅的作法,恰巧就是柯文哲念茲在茲的「務實」的反面。

網路圖文作家蕭瑩燈製作之梗圖。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務虛的民眾黨徒,除了畫餅充飢的誘騙手法(諸如開設百萬新生兒帳戶),也不惜大搞「人設」政治,換言之,盡可能地就貧富問題抹黑對手(如房產問題),試圖塑造己身「接近大眾」的清貧形象,卻也在選舉末期,各大陣營的互相揭發當中醜態百出,柯文哲的副手搭配,更是成為裝窮的敗筆。

無論如何,儘管柯文哲及其黨羽千方百計地不惜透過中共的宣傳平台(抖音)以及網路資源要擄獲首投族和對體制不滿的年輕人,但透過謊言塑造的勢頭,終究無法留住被揭穿後的人心。務虛的政治態度,也會在對其執政成果的檢視之下破功,柯文哲此次在曾經執政的台北的慘澹得票率即可得知一二。

柯文哲及其黨徒為求流量不惜「豁出去」的醜態、撒下的彌天大謊(諸如做假民調),終究會經不起時間的驗證,包括他們沾沾自喜的年輕人支持率。「君子可欺以其方,難罔以非其道」,預示了廣大由粉轉黑的「柯學家」。政治無論多麼「骯髒」,終究仍是一門真誠做實事的志業。

國民黨:怠惰的親中路徑裡幻想政黨輪替

此次總統大選當中,侯友宜與國民黨候選人的好整以暇令人驚訝,這樣的自信大致上可以歸於台灣八年就會輪替一次的政黨政治慣性,以及地方派系盤根錯節的利益交換體系。這樣的自信使得國民黨在「藍白合」的政治爛戲當中,有失去理智的盤算:「只要進入政黨協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這大概是去年十一月中旬,柯文哲簽下六點協議之際,所有藍營政治人物的心聲。然而他們沒能算盡的機關是,即便柯文哲是如此怯懦而欠缺經驗;即使他在國民黨早已習以為常的宮廷政治當中嚇得不知所措,但民眾黨用民粹煽動而來的支持者們,畢竟有其自主性。在支持者與「求生欲望堅強」的民眾黨黨員一來一往的逼宮之下,藍白合在君悅飯店裡留下了載明史冊的尷尬破局。

另一方面,儘管選舉之前中共當局對台的種種發言,始終成為國民黨的包袱;中國向外擴張的霸權野心,早已成為國際政治常識而被各國警惕。但相信兩岸可以和緩、共同發展經濟的妄想,竟然依舊是國民黨念念不忘的咒語。然而,歷經太陽花運動以及歷年來中國對台灣的「養套殺」策略、以及欠缺契約精神的經濟封鎖,這樣的親中發展途徑早已變得過時而有毒,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只有中毒已久、不知今夕何夕、疏離於台灣社會的國民黨宮廷政客。

結語:大夢初醒之際,守夜人留下的課題

從歷史我們可以推而知之的是,社會大眾黨的黨勢確實在麻生久的忖度(揣摩上意)當中得到擴大,然而過沒多久,在大政翼贊會那促成「新體制」(類一黨獨裁體制)的號召當中,麻生久卻率先解散了社會大眾黨,成為新體制準備委員會的一員,並於隔年逝世。麻生久至死都不明白,他所選擇的、與軍部共鬥的幻夢,並沒有為日本的國民大眾帶來社會主義的理想,反而將整個民族帶往一場他所未能預見的悲劇。

這次總統大選的結果,如同許多人所預測的那樣,是民進黨慘勝後的弱勢執政局勢,小黨急遽萎縮,舊民粹(韓國瑜)復活、新民粹(柯文哲)席捲政壇,我們正式迎來威瑪共和國般混亂的政黨局勢與危殆的國家命運。這樣的結果儘管不容樂觀,但不失為進步小黨從反體制的理想主義姿態中、民進黨從靠勢「天然獨」的樂觀中,大夢初醒後的警覺。

之於前者,必須去積極承認統獨議題在台灣的「實效性」,與後者合作、拓展支持基盤的必要性(此次大選證明,萎縮後的本土支持基盤沒有任何小黨的生存空間);之於後者,必須努力去回應公民社會的要求,並且達至積極有效的溝通、密切注意年輕族群的資訊動向,防堵中國對台灣新一波的滲透與統戰。在穩住台灣國家的同時,增進全體國民的福祉。

舊約聖經〈以賽亞書〉第二十一章關於守夜人(Wächter)的一節,被社會學家韋伯改寫為雋永的段落,有個民族向守夜人問,長夜幾時將盡?守夜人回:黎明將至,長夜猶存,若還想問,留待下次。而那個翹首以盼、反覆詢問的民族,我們戰慄於他們兩千年來的命運。然而你會發現,那個守夜人也對台灣投以相同的回答,急切的我們、尚處漫漫長夜中的我們,卻沒有闔上雙眼作夢、等待救贖到來的餘裕,因為若不向前,籠罩我們的黑夜底下,只有流離失所、備受迫害的命運。

我們不能等待長夜將盡,我們只能追逐破曉黎明。

作者目前就讀於京都大學大學院教育學研究科博士班。關懷德國、日本,當然包含祖國臺灣在內的種種人文社會思想議題。希望有天渺小的自己能為臺灣及其周遭的弱小民族盡綿薄之力。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