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被刺讓區域緊張局勢加速升高

趙君朔
2.4k 人閱讀

上周五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臨時改變行程,到奈良西大寺車站旁為自民黨參議員佐藤啟的競選連任助講時,不幸遭到槍擊身亡。以自製手槍犯案的凶手山上徹也表示其動機是出於宗教仇恨,而且是在他評估過無法殺害某位應該會出現在競選活動現場的宗教高層人士才決定改以安倍為目標。

姑且不論這個聽來有點牽強的說法是否是他真實的犯案動機,以及背後是否還有出於其他動機煽動、教嗦的共謀,安倍的意外離世對於東亞越來越緊張的地緣政治情勢恐怕會有催化作用。另外他苦心經營許久,終於啟動日本重新往「正常國家」邁進的右傾路線,是否會被現任首相岸田和繼任者遵循都是值得觀注的問題。

日本參議院改選。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是否修改憲法第九條殊為關鍵

首先短期內的兩個觀察重點是在昨晚參議院選舉塵埃落定,贊成修憲的政黨獲得席位一樣超過2/3後,岸田內閣是否會趁勢著手進行修憲,修改第9條的非戰憲法,將日本自衛隊變為國防軍。在2015年安倍便是在修憲時機尚不成熟,但日本周邊情勢越來越緊張下,在國會通過了一系列以行始「集體自衛權」為名,讓自衛隊得以向海外派兵支援盟邦作戰的法案,只是在執政聯盟成員公明黨的反對下,為了讓法案通過,又對得以派兵加上了「日本的生存受到危脅」這個較嚴苛的條件。

第二個觀察重點是如果中共延續,甚至加強六月以來在東海和釣魚台附近海域以軍艦或是武裝民船侵入性挑釁,俄羅斯也像上周發生的一樣不定時加入,會不會再度發生類似2010年福建「閩晉漁5179號」和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船在釣魚島附近海域相撞後全船人員被逮捕,引發日中關係緊繃的新衝突事件。上次的事件當時日本執政的民主黨一開始態度頗為強硬,但在中共堅持日本放人,並以禁止稀土出口做為威脅後,日方決定讓步先後釋放船員及始終不認罪的船長詹其雄。

除了這兩點是很快能看到事態後續發展方向的指標外,這次的事件其實對美日中的三角關係也有可能形成衝擊。安倍意外身亡後,中共民間基於強烈義和團式民族主義,引發的普遍幸災樂禍情緒和各地自發性的「慶祝」,其實已經引起不小的矚目,而習近平在事發甚久之後才發出一個甚為冷淡的悼念電文,一樣是個清楚的「訊號」。

反之拜登政府雖然沒有在第一時間就讓國安外交高層做出反應,但次日馬上下令全美降半旗三天,拜登本人更親臨日本駐美大使館致哀做出大動作來高規格回應這位「印太戰略」構想的實際發起人。可是這也衍生出了另一個問題:若美日關係是如此的緊密,那麽在中共刻意縱容仇日民眾在網上表達幸災樂禍的情緒,美國還應該照原定計畫開始單方面撤除部分中共商品關稅,並繼續準備拜習第三場線上會談嗎?還是至少應該由中高層級的官員先出來放話警告中共刻意縱容這種狂熱、不理性的民族主義情緒發酵,對於區域內和平穩定會産生破壞的作用?

少了安倍,岸田文雄會強硬對中嗎?

回到日本本身,安倍身亡對日本政治接下來的發展還有兩點讓人憂心的可能影響。第一是如果美國選擇對中共趁機炒熱仇日民族主義視而不見,繼續以避免衝突之名去緩和與中共的關係,但又發生和中共民船、軍艦或軍機的衝突,在沒有安倍在背後當影武者挺住岸田讓他堅守強硬路線下,岸田會如何回應著實讓人擔心。而且很不巧的,現在代表自民黨內安倍派在岸田內閣擔任防衛大臣的安倍親弟弟岸信夫,他的身體健康也相當不佳,平日行動都是以輪椅代步。

再者現在的外務大臣林芳正不但還無法洗刷「親中」疑慮,其政治地盤的山口縣眾議員第三選區下次還可能因為人口減少和安倍晉三所在的第四選區合併。現在即使不用和安倍本人在下次大選前在黨內直接對決,還是有要和安倍右翼路線繼承者競爭的可能性,也就是純就政治策略來看,林芳正同樣沒有堅守安倍路線的誘因。

除了上述這些不利的短期因素,就持續長期執政的自民黨黨內生態來看,即使是在安倍派內部,在安倍本人和弟弟都相繼要淡出政壇下,安倍派的大權較可能落到前首相福田康夫一系,但福田系並非主張強硬抗中,行事風格以穩健保守著稱(但不是像安倍晉三被稱為保守派是針對其意識形態上的保守)。

在福田康夫擔任森喜朗內閣的秘書長,也就是官房長官的時代,他和擔任副官房長官的安倍就曾因為是否要冒者得罪中共的風險,核發簽證給李登輝前總統赴日尋求醫療而發生過衝突。

安倍雖退居二線,但依舊是強力影武者

總之,原本安倍雖然在2020年無預警的從任職時間已經打破日本戰後紀錄的首相位子退下,但他仍然是黨內最大派閥的領袖,他的繼任者菅義偉本身也不屬於任何一個派閥,但一直長期支持、追隨安倍。

早在小泉純一郎第二任後期,安倍準備出手角逐小泉接班人,提出日本再挑戰(再チヤレンジ)概念時,就是由菅義偉出面發起了國會支持再挑戰聯盟,這個組織表面上是要探討日本的不平等問題,但很快就變成安倍競選自民黨總裁和下任首相的核心。因此菅義偉在獲得安倍的全力支持上台後,不但在外交、國防上都任命了對中鷹派茂木敏充和安倍之弟岸信夫,連副防衛大臣中山泰秀都曾在和美國智庫連線時,公開說出台灣不是我們的朋友,台灣是我們的兄弟,是我們的家人,強烈暗示台海出事日本不會袖手而引起廣泛矚目。

只是很不幸菅義偉應對付疫情不佳,公關表現更是不及格,在失去日本民眾信任後決定提前下台,讓首次和菅義偉角逐自民黨總裁失利的前外相岸田捲土重來。之前抗中傾向並不強烈的岸田當然會引起安倍的疑慮,因次安倍刻意派出在他兩次擔任首相期間都在內閣中擔任大臣的高市早苗出來和岸田競選,高市在競選期間還罕見的和蔡英文總統視訊來凸顯其將延續安倍「抗中保日友台」路線,也對岸田形成壓力。

看到風向大變的岸田很識時務的在競選期間也展現了對中強硬的態度,當選後將岸信夫留任防衛大臣(但副防長中山泰秀離職)。烏俄戰爭開打後更展現了積極配合美國對抗俄羅斯的少見強硬外交手腕,同時安倍以國會議員和派系大佬的身份經常在媒體上發出「抗中保台」的呼聲,保持了各界對於日本延續強勢外交政策的信心。

而拜登於5月23日,在東京舉行的四方安全對話會後記者會上讓人側目的首次在官方場合公開承諾,面對中共武力侵略美國會保衛台灣後,安倍很快出面接受印度媒體Wion訪問,訪談中直指拜登並非失言,而是刻意為之。沒多久另一位安倍執政期間的的副手,自民黨大佬,麻生派領袖麻生太郎在內部的派系會議中一樣肯定了拜登的談話,還開玩笑說拜登從Sleepy Joe變成Speedy Joe。兩位自民黨重量級人物的先後表態其實是在暗示日本樂見這樣的發展。畢竟要美國先出手,安倍當年苦心修法重新加以詮釋的「集體自衛權」才能以支援已經參戰的盟邦之名而有派的上用場的空間。

面對在言語上是頻頻加碼,並積極展現盟邦都團結一致形像,但始終缺乏具體強力動作對付獨裁政權的拜登政府,自己內部是焦頭爛額,已經出現金融體系流動性危機的中共當然不會放過也同步加碼測試拜登發言後美日真正決心的機會。

中共只會不斷測試日美,台灣不可掉以輕心

於是五月底先有大量中共軍機入侵台灣的防空識別區,6月1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宣稱台海不是「國際水域」後,又先後有中共軍機大舉進入台灣的西南防空識別區以及首次出現的中、俄軍艦都出現在釣魚台海域。到了6月30日,日本防衛省更證實有3艘中共軍艦花了半個月左右繞行了日本列島一周,出發的時間就差不多是中共外交部否認台海是國際水域之時。

這時間上的重合當然不會是巧合,只是很不幸的,就在最需要安倍密切關注局勢,當坐鎮的國防外交地下總理的此刻,卻有人因為母親受到宗教團體詐騙激發出來的仇恨,趁機刺殺了安倍前總理。這只會讓中共更大膽地對美日同盟進行更多「壓力測試」,因為中共會想知道真正的鷹派不在了之後,日本是否還是堅守安倍遺志,還是在壓力下變轉向綏靖路線,特別是美國正忙者撐住烏克蘭擋下普丁在烏東的猛攻、加緊團結歐洲各國不要出現挺烏的戰爭疲乏,以及要出訪中東拉攏產油國增産防止制裁俄羅斯石油更進一步惡化通膨之際。

而從過去的歷史經驗看來,遇到獨裁者進逼而退讓只會讓獨裁者更加膽大妄為,一樣是身處於衝突熱點的台灣在感念安倍一路發自內心的各種友台舉動之餘,執政黨應透過各種外交管道提醒美日要為各種強度更大的衝突做好各種應變劇本,要在出事的火花冒出瞬間便以強力回應加以撲滅,切勿重蹈年初無法嚇阻普丁讓美國陷入兩面作戰窘境的覆徹。這才是告慰一心想重建日本成為正常、維護區域和平有責、拾回自信的世界強權的安倍前總理在天之靈的最佳方法。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