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與少子化背後,中國房地產崩潰的本質原因

高思達
592 人閱讀

目前中國政府面臨大部分非特大城市的房地產崩盤風險,其根本原因除了北上廣深核心區域外,大部分房地產的使用價值(提供相對高收入者居住)在經濟發展放緩後,被發現超過了其由當時發展預期決定的售價。

中國政府在輿論導向上,用近期但不長久嚴重影響經濟的封城;以及未來影響嚴重但現在剛開始的少子化,掩蓋了本身對各個區域統治失敗所造成的房地產危機。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與大部分現代獨裁國家不同的是,中國是一個大國。因此有了比其他獨裁國家更嚴重的居住地收益不平等,這與現代資本主義經濟人口至少在國內自由流動相違背,但也不像常見的獨裁小國,主要地域矛盾爲國內不同族裔之間衝突。倘若在人類歷史進行比較,中國情況更接近英法等殖民帝國的宗主國/殖民地體系。

中國房地產發展模式來自最初的不平等。1950年代後期至1990年左右,中國政府爲了控制經濟,以戶籍隔離取代了戶籍登記制度。中國公民不能在國內自由定居,其享有的少量社會福利大部分僅限於其出生地。這一時期中國政府優先扶植發展統治核心區或戰備後方的工業,特別是軍工相關的重工業。因此農村經濟遭到掠奪,失去了原始積累發展自身工業的可能。

雖然此時中國處於計劃經濟,並沒有房地產市場。但在其他的現在價值表象,例如婚姻選擇方面。各省市的核心城市,或接近城市的農村,較之農村的居住收益和地位高出很多。這一時期的價值觀延續到了2020年左右,成爲中國房地產大發展階段的主流價值,即大量通過工作創造實際價值的農民工進城,被各省市政府和相關房地產商,銀行等聯合剝削。

而造成其崩潰的原因是之後出現的第二個不平等,89民運之後,中國政府爲了避免出現通常有民主自治需求的城市市民階層,排斥大部分人定居到核心城市。同時爲了加強對全國的控制,扶植北上廣深吸引全國高階人才,在這些特大城市發展了能控制全國的金融和高科技產業。

同時期全球化造成了各國沿海特大城市自然優勢,加劇了特大城市和其他區域不平等。隨着經濟發展內陸工業城市逐漸沒落,最明顯的現象發生在中國東北,其沒落速度與美國底特律相當。而中國政府的戶籍隔離也從城鄉變成了特大城市和其他省市地區(包括其他省市的核心首府)。但這些內陸省份城鄉隔離逐步開放之時,中國人尚未明白這種趨勢,因此大量農民進入小縣城買房造成了房地產黃金時期。

但房地產的本質價值是當地的經濟發展,而中國的第二個不平等造成了內陸發展緩慢甚至倒退。在2000年之後中國政府爲了在內陸維持統治,豢養相對收入過於龐大的公務員體系,不得不用全國的稅收支付工資。這些內陸縣市沒有任何經濟產出能力,其主要經濟活動來源於對「公務員打手」的服務,根本來源是中國政府的稅收轉移支付。大部分地方政府想到的另一個財源是房地產開發爲主的賣地,這本質上是利用中國內陸農民對經濟發展階段的認知落後,高價出售沒什麼實際價值的內陸城市房地產。

近期中國政府在疫情期間的封城,加速了經濟的崩潰,也終於讓大部分中國人認識了房地產價值的本質,因此在短期內出現了不買房的大趨勢,導致內陸開始的房地產崩盤。

而與其他省市不同,北京房價在此時上漲。大部分中國人已經明白中國政府的不公平本質,而首都的財富會因不敢降低公務員待遇而集中。但投機者不認爲中國政府會垮臺,因此北京房地產有相對炒作價值。於此相同的是大量缺乏資本的年輕人考取公務員或教師,或者考入研究所以爲進入公職體系進行準備。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