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錫悅當選,南韓新政權將如何處理北韓與美中外交課題?

楊虔豪
1.4k 人閱讀

南韓大選在3月9日落幕,保守派候選人尹錫悅以0.7%的極小差距,險勝進步派的李在明,當選總統,實現南韓自1987年民主化後第4次政權輪替。即將於5月9日上任的尹錫悅,預料處理北韓與美中外交議題上,會和現任進步派的文在寅總統,有很多層次上的不同,尤其是更積極向美國靠攏,預料兩韓關係也會回歸硬碰硬的局面。

保守派候選人尹錫悅以0.7%的極小差距,險勝進步派的李在明,當選總統。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以親中/反中定位韓大選,完全不正確

文章開始前,筆者得先對一現象提出嚴厲糾正:因美中矛盾衝突日增,加上泡菜正名與北京冬奧引發對世人對中國的負面觀感,至近來俄國入侵烏克蘭,讓不少台媒與閱聽眾跟進將「親中」與「反中」框架,直接導入並評判本次南韓大選;更有甚者,直接以「尹錫悅因反中而當選」、「李在明因親中而落選」作結。

南韓民意對中國的負面情緒上升,是不爭事實,也會是選民評價與選擇領導人的其中一項指標。但外交安保議題,在近幾次大選中,能發揮的影響力已非常有限;特別是這回大選,輿論圍繞在新冠疫情、經濟衝擊、房價上漲、性別平等等議題討論,篇幅更大,選民對貼近生活的國內問題,會比外交安保或親中反中,考量更多。

因此完全忽視南韓國內各項政經與社會因素,只將大選觀察視角側重於外交,還獨斷將候選人勝負之因,和親中反中劃上等號,是愚蠢且不負責任的行為。此番脫脈絡化的偏狹認知若擴散,忽略更重要的國內議題變數,若長期持續,將導致對韓半島問題的理解,與南韓主流民意脫節,造成嚴重偏差,相當危險,不可不慎。

言歸正傳。尹錫悅的對外政策,在細部內容仍未揭示的當下,目前能看出來的方向,是恢復並強化美日韓的同盟關係與軍事合作,對北韓更有原則,減少南韓方面的主動讓步與示好,將視北韓對核武問題的「實際行動」多寡,來決定應對態度,不會再如進步派的文在寅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保持溫順與緘默。

文在寅時代與日本關係搞壞

文在寅總統和力圖延續進步派執政卻失敗的李在明,分別打出「均衡外交」與「自主外交」口號,希望夾在美中強權間的南韓,能像個槓桿般,誰也不得罪誰,藉此「左右逢源」,讓南韓在處理北韓問題上,獲得主動的決定權。

面對美國,文政府在韓美同盟為基礎下,主動牽起美朝對話;面對中國,文政府極力避免刺激,希望透過與中國交好,逐步改善朴槿惠前總統末期、因佈署薩德而從高峰跌到冰點的韓中關係,深化經濟交流,並力圖透過中國友情施力,促使北韓強硬態度能軟化,這確實讓北韓幾年來,未再展開洲際彈道飛彈(ICBM)試射或核子試驗。

但文總統上任後,再次因歷史問題,與日本撕破臉,日本並在2019年挑起對南韓的半導體原料出口限制報復措施,雙方關係陷冰點。在美中對決持續升溫同時,美國希望傳統盟國加入合作行列,日本相當積極,南韓卻礙於與日本的糾葛,與對中國的克制,而顯得興致缺缺,必然讓美國在表面上與南韓「禮尚往來」的同時,感到頭痛。

尹錫悅認為,文總統的外交路線是「恥辱性屈從」中國與北韓;在此同時,北韓仍持續開發武器,強化軍力,對南韓與東北亞的威脅,並未因南韓對北韓的友好或緘默而降低,還讓南韓與美日漸行漸遠。所以當選後,尹先後與美國總統拜登及岸田文雄通電,之後才跟中國駐韓大使邢海明會晤,可見尹在外交上的順序排列,已非常鮮明。

尹錫悅可能採親美、開放的西方路線

在撰寫此文同時,尹錫悅團隊以英文發布了未來新政府的外交政策路線文件,正式表達未來將尋求加入美日印澳四邊安全對話(QUAD)的意願。事實上,拜登總統就任後,美方多次拉攏南韓加入QUAD,但或許是考量中國將QUAD視為亞太地區「反中」的延長線與「東亞版的北約」,多次批判,使文在寅政府一直表露消極、興致缺缺。

但面對中國,尹錫悅的態度也非台媒與輿論所說的走向「反中」,而是強調「基於相互尊重」下發展合作關係。南韓進出口額目前都有25%上下倚靠中國,除非尹能在就任前幾年,逐步減低對中國的依賴,否則這樣的大比例貿易依存,要讓尹錫悅公開走向「反中」,不太可能,而且風險極高。

目前評估,尹錫悅可能就韓中之間的連串爭議問題(文化財產、限韓令報復措施、空汙)更勇於表態,要求中國平等與有原則處理,不會公開挑明對決;但在新政府預告將強化美日同盟與尋求加入QUAD下,南韓往後間接納入美國抗中架構夥伴的可能性,也就大為增加。

進步派的文在寅政府,基於南北韓本為同一民族的立場,會將解決南北韓僵局與自主促進和解,視為外交安保的首要課題與前提。但此路線,隨著新冠疫情爆發,拜登又取代川普,美國無暇顧及北韓,而美中貿易戰後的對決態勢漸趨激烈,使外界將目光放在台海,導致韓半島被邊緣化,讓文總統任內後半期,在外交安保上,苦無成果。

即將上任的保守派尹錫悅政府,則會希望讓南韓自己先積極融入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秩序架構,而且解決北韓問題,也是依循此體系下的原則與慣例來解決。這樣的路線,將讓韓美日同盟更緊密,南韓不會再只拘泥於北韓,預料會在北韓問題以外的外交舞台上更為活躍,對如烏克蘭等問題,會有更明確的立場表態與實際行動。

從俄國入侵烏克蘭這半個多月,中國只顧著呼籲各方克制的曖昧態度,還有先前西方情報文件披露中國要求俄羅斯「勿在北京冬奧結束前攻打烏克蘭」,顯示中方對俄國的企圖與侵略計畫,早已知情。看在南韓眼中,應能體會「力圖透過與中國交好來促進中國改變北韓」的主張,已不切實際。

但新冠疫情爆發後,北韓不僅承受制裁與國境封鎖,與美國的對話進度也持續停擺,如今對北韓更為強硬、而且也反對先行鬆綁制裁的尹錫悅要上任,往後北韓對南韓與週邊的文攻武嚇,或將退回文總統執政前的高頻度,未來局勢「重返緊張」將難以避免。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