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性醜聞案的細節與爭點

邱師儀
387 人閱讀

始末

這次川普被紐約23名陪審團過半成員同意起訴的34項重罪,揭開了川普多年前的「捕殺」計畫(catch and kill)。但這個計畫本身並沒有罪責,有罪的是計畫所衍生出來的報假帳或逃漏稅的問題。整個案件要從2015年總統大選前開始談起,當時的美國媒體公司(American Media Inc.或AMI)執行長佩克(David Pecker)同意充當川普競選陣營的耳目。同時由川普的個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和川普集團首席財務官懷索柏格(Allen Weisselberg)擔任白手套,並由他們與AMI共同給付封口費給知情川普醜聞的保全與川普情婦。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大約在2015年12月,AMI支付給一名前川普大樓警衛3萬美元,要求他不得對外洩露川普婚外生子的醜聞,但後來AMI得知這件醜聞根本就不存在,於是想方設法要與該名警衛結束要他封口的合約,但當時柯恩指示將結束合約的時間延到選後,避免惹怒警衛。在另一個例子中,AMI支付給前《花花公子》女模麥克道格(Karen McDougal)150,000美元,以換取「她同意不對外宣稱她與川普有性關係」的醜聞。而且AMI在給付麥克道格封口費之前,還堅持柯恩與川普要先同意償還AMI所代墊給女模的款項,才願意執行這項任務。

最後,檢方還指出科恩曾支付13萬美元給色情片女星「狂暴丹尼絲」(Stormy Daniels),丹尼絲聲稱自己曾於2006年與川普有染。科恩代表川普透過一家空殼公司支付了這筆款項,同時柯恩向川普請款的報銷紀錄也被刻意竄改。值得注意的是,針對科恩代墊的款項,川普在擔任總統期間仍舊繼續償還。2017年1月,懷索柏格和科恩(檢方在文件中稱其為「A律師」)曾會面商定川普給兩人共42萬美元的「還款計劃」。柯恩給丹尼斯的13萬元,川普要還給他;另外,柯恩擔任川普白手套的5萬元「技術費」,川普也要還。有趣的是,由於柯恩需要繳納川普因為謊報名目、而形成錯誤分類所必須多付的稅錢,懷索伯格決定支付柯恩雙倍價錢作為補償,即36萬美元另外再加上6萬美元的獎金。

除了一小部分由川普個人帳戶給付這些用來當封口費的錢,大部分是透過與川普有關的公司管道來給付,主要是「川普可撤銷信託基金」(Donald J. Trump Revocable Trust)。同時,由川普方開出的每一張支票,都以給柯恩的「法律服務費用」為名義來支付,但柯恩實際上就沒有提供給川普任何的法律服務,因此這些付款紀錄被檢方認定為「造假的紐約商業記錄」,這在紐約州是很重的罪。

目前77歲的川普,因為這些造假紀錄而受到共34項罪行的指控,每項都有最高4年的監禁刑期,這也就是為什麼有些媒體會報導總共刑期加起來高達136年。但實務上全部被定罪的機會很低,因此刑期會低的許多。當然,川普對於這34項指控一項都不認。

事實上,柯恩在2017年時就因為這些案子成為「明星證人」(star witness),即在刑事案件中提供重要和關鍵資訊的證人。在某些情況下,一個案件可能有幾個明星證人,他們的證詞可能會導致定罪或無罪釋放。針對在這些封口費支付中所扮演的角色,柯恩對檢方認罪,最後被判入獄三年,絕大部分的時間以在家監禁的形式執行。這次川普被起訴時,柯恩已經出獄,並可以在媒體上看到他的發言。另外,懷索柏格則因為這些封口費案件所衍伸出來的稅務欺詐,被判五個月的監禁。

缺乏創意的起訴

很多不了解川普醜聞案的媒體喜歡在「醜聞」部分著墨,但其實這與川普可能需要付的刑事責任無涉,主要還是在這些封口費金流的管道上,涉及到「造假的商業紀錄」所衍生出來的刑事罪責。也因此前布魯克林檢察官尤瑞斯(Adam Uris)才會說:「在某些意義上,起訴川普的理由很有趣,因為它展現了檢察官缺乏創造力…曼哈頓地方檢察官想傳達的是,儘管川普使用這些不光彩、卑鄙的策略來消除負面新聞,但這並不是罪行…有罪的是川普不正確報告商業記錄…川普與丹尼爾斯發生關係或付錢讓人保持沉默並不違法,真正的罪行是當涉及到這些事情時,沒有正確地報告相關訊息和篡改稅務申報表。」

外界也許可以從尤瑞斯的評論中得出一個結論:檢察官辦了這麼久,也沒有辦到一個動搖川粉支持,甚至搞到川普無法再競選連任的效果。但川普的刑事案件讓川普從2022年期中選舉中川普風潮有點退卻後又激起不小的漣漪,連帶的也捧紅了承辦此案件的曼哈頓地方檢察官白艾榮(Alvin Bragg),他是民主黨籍的非裔檢察官,儘管他受到川普與川粉不少攻擊,但其實他一開始的就是持「政治擺兩邊,證據放中間」的專業態度,所以對於最後是否能夠成功起訴川普並不抱太大希望。反而是陪審團一路以來不斷接收到關鍵證詞,包括丹尼絲等人的說法,才逐漸形成川普有罪的立場。不管如何,白艾榮已成為第一位刑事起訴美國前總統的檢察官。

坐牢一樣能選總統

川普已創下了太多的第一,不但前無古人,大概後也很難有來者。崛起過程之驚奇不論,他是歷史上少數幾次普選票輸掉仍能當選的總統;他是被眾院彈劾兩次的總統;他也是第一個在下台後仍受到彈劾的總統;他是不承認敗選結果的總統;他甚至可能是煽動支持者火攻國會的總統。而這次受到刑事起訴更是絕無僅有,然而彈劾川普與刑事起訴川普不同,前者是負政治責任,後者是負刑事責任。

過去有刑事上無罪但仍被提起彈劾的總統,例如柯林頓的緋聞案。過去也有刑事上有罪但卻未被提起彈劾的總統,例如福特的副總統安格紐(Spiro Agnew),1973年安格紐被馬里蘭州的地方檢察官以指使犯罪、賄賂、勒索、逃漏稅等罪名起訴,儘管最後黯然下台卻未遭彈劾。

2021年川普被彈劾第二次時,就算最後參議院通過,其實對於川普再選2024年完全沒影響。除非參議院也通過彈劾且川普還在總統任內,他就必須下台,否則在川普敗選卸任後對他彈劾,就算參院也通過,對他競選2024年大選的計畫一點影響也沒有。退一萬步來說,就算2021年參院也在川普下台後通過對他的彈劾,根據《卸任總統法》(the Former Presidents Act),他的終生退俸(lifetime pension)也還是會有。

最後,尼克森當年因為水門案下台,除了是因為即將在眾院被彈劾之外,也有一說是因為尼克森與繼任他的福特已經說好,福特從副總統繼任總統後,不會允許檢察部門追訴尼克森。的確,福特在上任後馬上就特赦(pardon)尼克森,當時有一派說法是總統除了不可原諒的內亂、外患罪,不應該受到任何刑事追訴。因為沒有美國人想要看到自己選出的總統,即使是曾經的元首,也要上銬穿囚服的模樣。

不過這種總統的神聖性,似乎在川普總統身上起了化學變化,討厭他的左派,巴不得看到他鋃鐺入獄。川普被彈劾兩次不影響他參選2024年總統,川普被起訴同樣不影響這項權利。甚至如果川普被定罪已經關在牢裡,他一樣能夠選2024年總統。1920年德布斯(Eugene V. Debs)就以社會主義者的姿態參選美國總統,特別的是他當時因為叛亂罪(sedition)已經在亞特蘭大的聯邦監獄中服刑,選舉結果吸引了93萬選民把票投給這個囚號9653的總統候選人。由此可知川普沒什麼好擔心的,尤其是他一遭到起訴,短短幾小時就有超過一億新台幣來自於全國的捐款湧入。可以說被起訴反而為川普的總統初選鳴槍起跑。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