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無忌終於走到大都了:《倚天屠龍記》中的道統與統戰

蕭育和
2,191 人閱讀

等了29年,作為《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續集,王晶執導的《倚天屠龍記之九陽神功》與《倚天屠龍記之聖火雄風》於日前上映。雖然已經數不清這是第幾次的影劇改編,王晶執導的這幾個改編作品總能引發熱議,某種程度上是因為它大膽的改編,《魔教教主》更因為早期電視台的反覆重播,部分惡趣味橋段更成為台灣一代人的共同記憶。

圖片來源:翻攝Infinityram-Entertainment-Marketing臉書專頁

瞭解《倚天屠龍記》版本演變的人都知道,《魔教教主》中的張無忌,是最接近金庸一開始連載時的性格設定。事實上,儘管影視版本眾多,但《倚天屠龍記》其實是射鵰三部曲中最難改編的一部,不只是因為它在連載過程中兩易男主角,從張三丰、張翠山到張無忌,甚至連女主角都不乏換角斧鑿,讀者一開始可能以為是郭襄,後來以為是跟黃蓉同樣得到「妖女」稱呼的殷素素,接著應該是與無忌名字相稱的不悔,殷離曾短暫得到女主角待遇,直到小說中後段,正牌的女一才登場,而出身內亞貴族的身分設定又顯然是借自小昭。

由於男主角性格轉變以及換角不斷,導致倚天部分情節難免前後不一致,儘管金庸在往後的改寫中努力補洞,敏銳的讀者還是不難從其中發現某些初始設定的蛛絲馬跡。

難以改編的另一個原因,在於《倚天屠龍記》實質上不是武俠文本,跟前兩部曲相比,它更像是政治小說,讀者如果感覺小說中部分情節難以理解,那是因為這些情節本質上都不是江湖恩怨,而是政治陰謀;人物的思考也是政治取向,而非快意恩仇。例如,倚天中兩個關於少林的情節,綁架六大派跟屠獅大會,這兩個情節都沒有表面上這麼簡單。

綁架六大派在引明教跟六大派互相殘殺失敗後,根本沒有必要,朝廷要是想滅六大派,直接在光明頂下動手就是,這整個局包括後來冒充張無忌上武當山,其實是讓趙敏這個高級特工打入明教核心進而瓦解反元戰線的局。至於屠獅大會則是圓真脫離趙敏單幹的手筆,整個手法與《笑傲江湖》中福建少林寺洩漏葵花寶典引發日月神教進攻華山派的佈局簡直一模一樣,林遠圖作為高級特工的角色跟圓真是一樣的,少林即便不是首謀至少也是默許。可是禮教畢竟是禮教,所以小說中這些「特工」等級的人都不是高層,實際執行是顛覆任務是福建少林,然後做壞事的是西域少林,少林本部繼續保持禮教體面。

周芷若的角色設定

不討論選角問題,僅就敘事上來說,王晶所執導的版本,跟其他改編影劇的最大差別,或許是它幾乎是唯一沒有「美化」周芷若的改編。或許是因為早期選角的成功(例如周海媚),加上歷代影劇改編為了戲劇張力加入言情成分,導致周芷若的形象越來越美化,周芷若的形象被美化是一個長期過程,連金庸自己也受影視劇影響加入這個過程,在修改過程中拿掉很多跟她相關的負面情節,最後連結局都改了兩次,甚至可以說在連載過程就已經有意識在美化。

事實上,讓殷離復活是個不必要的情節,而且完全不合理,精通醫術的張無忌居然沒有察覺殷離未死?埋屍也隨便到讓殷離醒來破土重生?但確實也只有讓殷離不在靈蛇島事變中死去,張周的恩怨才不致完全無解。

但是,無論如何修改與洗白,周芷若是負面人設這點是改不掉的,除非整本書重寫。以下對於人物與情節的討論基本依循小說原本,不考慮影劇改編,為了節省篇幅,也略去原文的摘引。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重新翻閱對照。

《倚天》角色設定的基本套路,是用同一組人設,去寫兩個人,然後一正一反,境界一高一低。楊逍與華山派掌門鮮於通是一組例子,角色形象、能左右手互使不同招式以及在男女關係上有不能接受的重大污點,是這組角色設定的共通點。關於楊左使在男女關係上的重大污點,也是歷代影視劇的重點美化情節,但楊逍對曉芙用強這點小說暗示很多次了,歷年電視劇為了洗白楊左使,都拍成日久生情情不自禁的情節,其實不是這樣,事實上楊左使擄人後沒多久就用強,不只用強還限制自由,曉芙不會對滅絕說謊,她說的就是事實。即便曉芙後來不悔,楊左使也確實一往情深,但這些都難以掩蓋他用強的污點,否則,無法解釋他幾乎絕口不提曉芙舊事,以及對殷六特別的愧疚情緒。

回到周芷若,她的人設是:(1)沒落名門之後;(2)武學天資極高,入門沒多久就被當下任掌門人培養;(3)對人際關係的處理傾向順勢引導,不擅正面主導;(4)對掌門老師有發自內心的愛,最大心願是永遠當老師的學生;(5)對師門有強烈的依戀;(6)人生因為一個沒有實現的婚約產生巨大轉變;(7)最後都背叛了老師的政治路線。

若這個人設的正面是紀曉芙,則周芷若就是負面那個。在連載版結局中,張三丰拔劍指向周芷若,抬出郭襄名號要為峨眉清理門戶,能讓倚天世界第一人張三丰,氣到拿劍指著問話的人,全書也就只有周大掌門一個,愛徒張翠山被逼死時,他都沒這麼憤怒,全書張三丰也就這一次抄起傢伙,當初在武當山被蒙古人暗算甚至都沒拿劍了。進入倚天時代,張三丰也就這麼一次公開表明要代表郭襄清理門戶。

能得到張真人這等對待的角色,當然是反派的最高待遇。

滅絕的政治路線與周芷若的婚配問題

至於「背叛滅絕政治路線」這點需要特別解釋,因為主流的觀點似乎認為周芷若的個性轉變與滅絕所囑咐的遺願有關。但仔細看,芷若後來的做法完全違背滅絕意志。滅絕要求的毒誓,本質上是個政治路線的確認:(1)峨眉派不跟明教統一戰線(不能跟張無忌那個「淫徒」成婚);(2)峨眉派要透過破解倚天屠龍的秘密重新拿回反元統一戰線的主導權,具體方法是利用張大教主對芷若的好感,取回刀劍。

那麼,如果依循滅絕的政治路線,靈蛇島上的周芷若應該怎麼做呢?

首先,既然已經拿回刀劍,就不需要欺騙張教主感情了。所以,可以半夜直接毀掉刀劍,破解秘密,再狠一點,直接殺了趙敏。隔天早上起來,全盤跟張大教主與獅王坦承一切,他們將不得不接受這些既成事實。刀劍中的秘密本為郭靖、黃蓉所有,峨眉繼承有理,殺趙敏則有民族大義名分,張謝兩人再怎麼不高興也沒正當理由反駁。

如果是滅絕師太本人,她就會這麼做。可是,周大掌門這時有不同的考量,最主要原因是他已經意識到張無忌有當皇帝的潛力。

周大掌門的做法完全背離滅絕的政治路線,她的新政治路線是:(1)峨眉跟明教統一戰線;(2)掌握刀劍秘密,透過兩派領導的聯姻,確保峨眉在反元統一戰線上的主導權。其實,周大掌門的政治路線更現實,峨眉收穫更大,她可以當皇后(周芷若想作皇后這是小說明確的)。

如果周遵守滅絕的路線,那麼,殷離的生死完全無關緊要,但是,在周大掌門的新政治路線中,殷離不死,則張大教主的「婚約」問題就無法解決,不解決張無忌的婚約問題,周張聯姻就不可能,其實,非得聯姻不可也是為了解決滅絕政治路線遺留的問題。

萬安寺事件後,六大派只剩下峨眉還沒跟明教統一戰線,新掌門不能公然違背滅絕生前的意志,可是,如果明教教主跟峨眉掌門是婚配關係,這個問題就迎刃而解了(不能跟淫徒結婚的毒誓只有兩個人知道,而滅絕已死)。

殷離:被迫退場的女主角

《倚天》中的婚配雖然也有真愛,但也全是政治聯姻。滅絕師太讓接班人紀曉芙去聯姻殷六俠,既是超前部署後張三丰時代的雙邊關係,也是押寶與支持殷六俠做武當第三代掌門。武當在看待張五俠、殷素素與殷六俠、楊不悔的婚配時,也都是先從政治聯姻的角度評估,其實,武當是六大派中對明教最友善的,張三丰本人只消極要求「不入魔教」,武當六俠中心性最為狠辣的俞蓮舟與「妖女」殷素素之間有著隱微的相知相惜,作為六大派中最強的戰力,在圍攻光明頂的決策中,武當最為消極,也是最後一個響應,看似五俠全員出動,但到了現場全都拖著最後才動手。試想,如果武當五俠一開始就全上,明教高層根本難逃滅團。

倚天當中一個經常熱烈討論的問題是張翠山有沒有不自盡的選擇?如果武當傾全派之力要保下張翠山,有沒有可能?其實小說已經明確提示真武七截陣完全有與五大派抗衡的實力,這裡甚至還沒考慮到張真人出手的可能。然而,在道統的世界中,武力並不是唯一價值,師出無名的武力只是黑道火拼,不是名門正派;另外,在這個祝壽會上,峨眉的滅絕師太選擇缺席,顯然也是為顧及峨眉武當的實質聯盟關係。

王晶執導的版本將這場極為政治性的情節,改編成張三丰大鬥滅絕,固然增添了「武俠」要素,但顯然也完全放棄原作中各門各派對於維護道統政治用心的細膩描寫。

繼續回到周芷若的婚配問題,周芷若看張無忌的婚配選擇,也是同樣的政治聯姻角度。在她的認知中,明教對於跟峨眉統一戰線沒有迫切,而張是空降的教主,需要鞏固教內權威,殷離是比跟周芷若更合理的婚配選擇。

讀者需要注意殷離的「道統資本」,她是(1)龍王徒弟;(2)鷹王孫女;(3)蝠王欣賞,欽定點名的徒弟;(4)經過靈蛇島事件,還成了獅王親傳後人,這些讓她成為張大教主鞏固教內權威的不二配偶人選,也讓她成了周大掌門眼中的最大障礙。

殷離是全書唯一繼承四大法王遺產的人,在射鵰三部曲中,上一個擁有類似道統資本的人是黃蓉,堪稱主角級待遇,讀者如果還是覺得殷離寒酸,單純因為倚天一書的主題已經來到天下而不是江湖,殷離的「競爭」對手也跟著全部升級緣故,如果故事格局不是天下,張無忌跟殷離就是另一組郭靖、黃蓉;如果明教維持教派格局,也沒有張無忌空降,不想繼續分裂的話,勢必要放棄楊逍提出的「聖火令」教主條件,作為四王認可的殷離無疑是教主唯一人選。這些都是道統考量。

殷離在倚天中的地位非常尷尬,本來應該是女主角的她,在故事中段消失的莫名其妙,小昭的情節本來應該是安排給她的,可能就是被蝠王抓上光明頂然後跟男主重遇,接著開始密道大冒險。只是這樣忌離不過就是另一組郭靖、黃蓉,沒有新意,所以金庸很快就放棄了,最後變成蝠王發病人跑了,而小昭也差不多這時候出場,完全不是巧合。

失去女主角地位,在故事中的剩餘價值也只剩下在靈蛇島事變中被犧牲。金庸或許是同情這個前女一,也是避免往後周張恩怨無解,所以最後才會毫無道理地讓她復活。王晶執導的不管哪個版本都直接將這個角色刪去,難謂無理。

政治天才周大掌門,只是輸給了愛情

回到周大掌門,事實上,她跟張無忌可以說完全不熟,成年重遇後他們根本沒什麼機會做心靈與思想交流,前面說了,靈蛇島是忌敏小倆口蜜月之旅,其他三女一個昏迷,另外兩個基本上是晾著。所以周對張的認知是:如果這人想坐穩教主,殷離是配偶最佳解,其實不只是周大掌門這麼想,小昭回波斯前,也是跟張大教主推薦殷離良配。

在19年的影劇版本,這點被改成小昭向趙敏託付張大教主,理由是小昭知道張大教主只愛趙敏,又是一個政治情節被改寫成言情橋段。然而,在小說原本中,趙敏、小昭之間的關係一直非常緊張。趙敏是第一個明確懷疑小昭身分的人,小昭是唯一一個明確反對張無忌跟趙敏在一起的人。兩個同樣出身內亞權力─知識優越階級的人,很早就感覺到對方沒這麼簡單。比如說,波斯三使出現在靈蛇島大概是趙敏手筆,沒有國家機器的情報支援,波斯總教是沒有能力找到靈蛇島。所以,可以想像等小昭回到波斯,覺得古怪一查,就會發現是趙敏搞鬼。

19年的影劇版本把小昭直接叫成了「小白兔」,但是,整個倚天故事裡面,唯一真心要騙,還成功騙下張無忌的,就只有朱九真跟小昭。而造成不可逆後果(波斯總教拿回乾坤大挪移心法)的,更是只有小昭一個。

繼續回到周芷若,如果張無忌有心打造反元統一戰線,那麼周大掌門無疑才是良配,掌門聯姻解決了六大派與明教因為滅絕遺留下的最後障礙;而如果張無忌想做皇帝,那麼,比之殷離,反元後裔的周大掌門(這個出身設定後來也被金庸拿掉了)更是最佳解,而周芷若也早在靈蛇島時,已經意識到張有潛力當皇帝,因此,殺殷離等於幫張無忌解決問題。

在周芷若的新政治路線中,殷離非死不可,至於趙敏,經過靈蛇島蜜月之旅,她與張大教主基本上已經互許終生,只差政治身分問題還沒解決,所以,周芷若殺不殺趙敏都很棘手,不殺的話,恐會拖累峨眉跟明教的聯姻;殺的話,理論上可以事後逼婚張教主,但前面說了,周並不擅長主導人際關係,若是對趙敏動手,周大掌門根本不知道要如何面對憤怒的張無忌,甚至開口逼婚;不殺的話,周大掌門很清楚自己根本搶不贏趙敏。所以,放走,然後再用擅長的人際關係順勢引導,成為周芷若的最佳選擇。

周大掌門的政治判斷可以說非常精準,金庸自己也明言周芷若是政治天才。周芷若這段堪稱教科書等級的政治判斷太經典,其實,正常人不太會這樣思考事情與應對,這樣的情節寫在武俠小說其實很麻煩。看看金庸關於後續真相揭露的情節改了多少次就知道,光是獅王在其中的角色就很棘手,其實原版本最合理,但卻不合獅王本人人設,但一合獅王人設,整個情節就漏洞百出。被改編成言情電視劇後,這段更是麻煩,以至於歷年電視劇要各種洗,像是失手錯殺或衝動殺人,硬生生把不世出的政治天才周大掌門,改成手會滑手會抖的傻妹。

張無忌真的是渣男嗎?

當然,周芷若完全錯解了張無忌。但讀者是從上帝視角才知道,張無忌其實不想當教主也不想當皇帝,他只想擺脫這一切回頭當野人,前半段愛情還沒出現前,他想回冰火島陪他的義父,愛情來敲門後他只想跟敏敏私奔。事實上,張周的世界觀有巨大衝突,四女當中,只有極度缺乏安全感,對師門重度依戀的周芷若,沒有辦法跟張無忌回頭當野人,但沒有愛情還是可以政治聯姻,其實周大掌門的計畫執行非常成功,最後會破局,除了她不夠瞭解張無忌以外,也因為她完全低估了張大教主跟趙敏對彼此的愛,實屬非戰之罪。

最後,再說個萬年老問題,也就是張大教主的真愛是誰?整本書張大教主其實只愛過兩個人:朱九真跟趙敏,一樣同一組人設,一正一反,一高一低:(1)名門之後,郡主就不用說了,朱九真是射鵰時代漁樵耕讀後人;(2)朱九真的「初登場」是一堆狼犬,趙敏則是一堆朝廷鷹犬;(3)都成功騙到張大教主;(4)都在張大教主的身體上留下永久的印記,大家只記得趙敏後來咬了張無忌一口,但都忘了朱九真的狗也在張無忌身上留下了一個疤;(5)只有這兩個女子,讓什麼人都可以原諒,什麼人都可以不恨的張大教主,明確表達「恨」的情緒,小昭也騙了張無忌,但張無忌根本不恨,因為張大教主對小昭根本沒有愛,所以也恨不下去,張無忌自己說對趙是「又愛又恨」,有愛才有恨。

基本上,張大教主的博愛是不分性別的,但(跟楊過比)並不渣,而且區隔很清楚。只有朱九真跟趙敏在愛情層次;楊不悔是「妹妹」,張大教主全書也只對楊不悔叫「不悔妹妹」,從來沒聽他叫過「芷若妹妹」或「小昭妹妹」,芷若、小昭與殷離都是因為某些機遇所以讓張大教主特別關注,但嚴格來說,她們連妹妹都稱不上,各大改編影視劇讓張大教主對每個人都叫妹妹,完全是戲劇張力考量。

其實每一個改編也都是對文本的重新詮釋,王晶執導的影劇改編儘管嚴重偏離原作中對於道統的意識,以及統戰的暗筆,但也確實讓整個故事更武俠化,僅就沒有著力洗白周芷若這點,就不失為相當有勇氣的改編。當年的《魔教教主》剛上映時其實也是差評如潮,李連杰更坦承是他最失敗的作品之一,不過,誰也不知道,今天的「惡搞」,會不會變成明天的「經典」。

留言評論
蕭育和

延伸閱讀